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83章 气吐血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叶老太后都懵了,已经顾不上脸被白燕语掐得生疼了,心里头就只存着一个念头:这林寒生的外孙女、白家三xiao jie怕不是个傻子吧?

    她再落魄她也是太后,要说白鹤染同她叫板还有点资格,这白燕语算什么?区区庶女,妾生的庶女,这算是个什么东西?上得了台面么?

    可是偏偏白燕语说的话让她的一颗心扑腾扑腾乱跳,跳得她都得张开口来喘气。

    她跟林寒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偷偷摸摸的,从来都没被摆上台面过,即便是上次林寒生进宫唱戏,她跟林寒生单独会面已经引起了权烟的怀疑,可权烟是她的近侍,自然是不会说。

    但是眼下,这种关系却被白燕语如此直白地道了出来,还是用这种质问的语气,问的话直接到她是不是对林寒生有非份之想。这让老太后在愤怒的同时,心底竟升起了一种小女儿般的娇羞,就好像待嫁的姑娘被家人问是不是喜欢某个公子。

    叶太后心里的矛盾大了,脸色是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瞪着白燕语,却是半天也没说出话来。因为她实在是怕自己一开口,会情不自禁地说出一声:是。

    但是她的沉默却愈发地加剧了白燕语的愤怒,这种愤怒不仅仅是因为叶太后而生,也来自于她的外祖父林寒生。

    她现在是把叶太后跟林寒生都给恨上了,捎带着还恨上了她那从未见过面的外婆。你说你勾搭戏子就勾搭戏子吧,生完孩子你自己养不行吗?非得送出来给林寒生,就林寒生那一身媚功,什么孩子到他手能养出好来?

    此时的白燕语已经看出来了,这老太太就是跟她外公有腿,虽然年龄相差的多了些,但是她不了解太后,却了解她外公啊!那林寒生什么事干不出来?那一身媚功上至七老八十的老妇,下至五六岁懵懂无知的孩童,只要使出来了,就没人能躲得过。

    只是她万没想到林寒生的胆子居然这么大,居然敢招惹太后这种级别的存在,这不是寿星老上吊,找死吗?那人是不是疯了?是不是见着女的就走不动路?

    白燕语从未像这一刻这样憎恨过林寒生,也从未像这一刻这样恶心自己也学到的一手媚功。她真想把所学全部还给林寒生,狠狠地甩到林寒生脸上。祸害了那么多女人还不够,居然还想着祸害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这特么的是外公么?简直是老鸨子。

    白燕语恨哪,可是林寒生又没在跟前,她这种恨意无处消散,正好报在了老太后头上。

    于是她指着面前这颗猪头,一股脑地把满腔怒火发泄了出来,给予了叶老太后这一生都未曾有过的痛骂——“臭不要脸的老婆子,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多大岁数了,你勾搭一个小辈,你脸皮怎么那么厚啊?你这张老脸是怎么好意思在我外公面前招摇的?你都不知道自己脸上有多少褶子吗?你站到我外公面前,就不会自惭形秽吗?他都能当你儿子了,你个老娘好意思勾引自己的儿子吗?你老成这样,脖子下面都埋土里了,还惦记着勾搭男人,你怎么这么不要脸?你这脸皮到底有多厚?是不是比这宫墙还厚啊?”

    她说着,又伸了手往叶太后脸上掐,这一下可是用了力,直接把肿成猪头的脸给拎起了半寸,疼得老太后嗷嗷叫。

    门外,于本听不清楚白燕语在说什么,但老太后嗷嗷叫的这几声他到是听得清清楚楚。

    身边的小太监也听见了,吓得直咧嘴,一个劲儿地冲他使眼色,意思是问这样真的没事吗?太后明显是在被虐,咱们真的站在这里什么都不管吗?会不会出事啊?

    于本撇了他一眼,又看看边上另两个小太监,压低了声音说:“记住,你们是鸣銮殿的人,不是德福宫的。德福宫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与你们无关,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把嘴闭严实了,这才是生存之道。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有些话说多了是会掉脑袋的。”

    几个小太监立即点头应是,再不敢理会殿内的叫喊之声。

    白燕语的心头火可不是掐这老太太一把就能压得下去的,她现在就想知道这老太太跟她外公到哪一步了,于是又拧着叶太后的耳朵问道:“说,你把我外公怎么样了?你们两个都做了什么?你是不是也为我外公生过孩子?”

    这话一出,别说叶太后惊呆了,就连白鹤染都惊呆了。

    这三妹妹的脑洞可以啊!她怎么就没想到呢?这也是一个可利用的点啊!

    于是她也凑近了些,八卦的火焰在眼中熊熊而燃。

    叶太后看着面前这两个人,心头没来由地就升起一种恐慌,她下意识地开了口问白燕语:“你什么意思?怎么可以说这等胡话?到底是谁教给你如此胡说八道的?”

    白燕语也很干脆:“没有人交给我,是我自己分析的。你要是跟我外公没有一腿,为何你如此仇视我外婆?又为何一提到我外公你就脸红心跳的?大姑娘上轿也没见你这么娇羞过,你知不知道自己刚才是个什么样?真是看一眼都叫人恶心!”

    叶太后有点失措,刚刚她脸红了吗?心跳了吗?她一说起林寒生,真的露怯了吗?

    白鹤染的脸也凑了过来,“太后,春心荡漾啊!真没想到咱们东秦的太后娘娘,居然还怀着这种小女儿般的心思。你说,我是该夸你心态年轻,还是该骂你恬不知耻?又或者我把这件事情公布出去,你说,皇上会如何处置你?后宫会如何处置你?还有那些朝臣,他们会给皇上上什么样的折子?是继续保你,还是纷纷请求杀了你?”

    她一边说一边琢磨,“光杀了你还是不够的,如此大罪,怎么可能只杀一人就能泄群臣之愤?要知道,你丢的可是整个君家、整个东秦的脸啊!可是叶家已经没了,还能再拉谁给你陪葬呢?哦,对了,还是叶家,叶家也不是全都灭了,灭的只是叶府,叶家还有挺多人都活着呢!不过他们也活不长了,只要你这个事儿一被揭露出来,势必要将叶家灭族的。”

    叶太后听闻此言,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她是不怎么在乎叶家,但也没心狠到眼睁睁看着叶家全体覆灭的程度,特别是叶家还有一个很小的孩子,那是个男孩儿,只要活下来就可以为叶家延续香火。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事就让叶家的香火断了,那样她将来死后,也没脸面对叶家的列祖列宗。

    一想到这,她又打起了精神,一双怒目一会儿看看白鹤染,一会儿看看白燕语,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哀家同那林寒生没有关系,你们莫要将如此罪名生生扣在哀家的头上!”

    一听老太后否认,不等白鹤染说话,白燕语就先急了:“我呸!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了?刚才一说到我外公时,你那个娇滴滴的样儿是骗谁呢?你当我们瞎啊?这么大岁数了还做一副小女儿态,看了都叫人想吐!还污蔑我外公外婆寡妇勾搭戏子,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外婆就算是寡妇再嫁,那也是天经地义!东秦律法没规定寡妇不能再嫁人,他们是合法的!”

    她拧耳朵的手酸了,于是换了另一只手继续拧,“何况我告诉你,我外公对我外婆好着呢!这些年桃花班唱戏的银子,我外公一文不少地都交给了我外婆保管,而且每到一个地方,我外公都会给我外婆买礼物,一直到我外婆都老了,我外公依然把他宠在心头。”

    她越说越起劲儿,虽然这些都是无中生有的,但是这样的家庭环境却是白燕语心中的梦想。她做梦都希望自己也能有一个和睦如红家那般的外祖家,可惜她没有,所以只能在心中幻想。没想到今儿这老太后到是给了她一个把幻想说出来的机会,于是白燕语一股脑地,把自己心里想过无数遍的美事,都当真事一样说给了老太后听,听得老太后肝儿颤。

    “当然,男人三妻四妾这没什么关系。”白燕语继续道,“像我外公那般风流倜傥之人,怎么可能没几个红颜知己。所以我外婆也不强求他只娶一人,也不只一次地跟他说过,让他把红颜知己们娶回家,她身为主母定会好生对待。可是我外公说了,外头的都是逢场作戏,在他心里就只认定我外婆一人,这一生也只肯取我外婆一人,就是纳妾那都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不允许自己的家里住进除我外婆之外的任何一个女人,哦,当然,我跟我姨娘除外,我们是真真正正的一家子,是血脉之亲。”

    她说到这儿,好奇地问向身边的二姐姐:“姐,你说像这种连妾都做不成的、还被人睡过的女人,她算什么呀?都说一妻二妾三小四奴婢,可她这种,是不是连奴婢都不算?”

    不等白鹤染说话,叶太后一口血喷了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