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84章 哀家告诉你五皇子的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也是服了这个三妹妹,真能说啊!这得是憋屈多久了,看样子在国公府这十几年的委屈全都发泄到老太后身上了,也是活该这老太后倒霉。

    不过她的目的也达到了,先前让迎春通知白燕语进宫,为的就是用白燕语是林寒生外孙女的身份气死这老太太。不过她之前并不能确定老太后真的跟林寒生有那层关系,但此刻见这老太太的反应,好么,还真是让白燕语给说着了。

    心中不由得感叹之老太太实在是作死无极限,不但想要拥有滔天权势,居然还内心怀春,想情场权场双丰收,这得是多大的心?果真是天有多大心就有多大。

    老太后一口老血吐出来,恨不能掐死白燕语。可惜,她已经被那五个假太监打得动不得,别说掐人了,就是抬手都费劲。反到是白燕语一直掐着她,一会儿拧耳朵,一会儿掐嘴巴,满腔怒火在这一刻烧得淋漓尽致。

    但是这还不够,白燕语今儿是铁了心要羞辱这老太后,于是又继续道:“其实这些年外公也不是没提过你,恩,之前是我忘了,现在想想,有几年前外公就提过你一回。”

    老太后眼一亮,林寒生提过她?虽然已经料定白燕语不会说什么好话,但好奇心还是驱使她开口问了句:“他说哀家什么?”

    “他说你就是个跳蚤,一个老跳蚤,一个老得跳不起来的跳蚤!”白燕语狠狠地道,“我外公说了,宫里有一个老太太不知廉耻不守妇道,居然存了想要与他一度春宵的心。可是他怎么能让那老太太得逞,老太太都老成那样了,脸上的褶子里灌上水都够养鱼了,他只要看那老太太一眼都会觉得恶心,怎么下得去手?偏偏那老太太也以为自己是十八怀春如花美眷,一心想要勾引他。所以他这些年都不敢回上都城,不敢进宫,就怕那老太太再缠上来。以前我以为那可能是个老宫女,但如今看来还真不是,不是宫女,是你这个老妖婆子!”

    叶太后的心理防线再度崩溃,跳蚤?脸上的褶子能养鱼?林寒生居然这样说她?

    “不会的,不会这样的。”下意识地,她开始呢喃出声,“寒生不会这样说哀家,哀家虽然老了,可是他说过,哀家在他眼里依然是年轻的模样。而且他也老了,对,他也老了,我们都老了,就谁也别嫌弃谁。”

    白燕语都气笑了,“我呸!还年轻的模样,你年轻时候是个什么模样我外公也没见着过呀!他是你的小辈,你俩差着一辈人呢,他见着你的时候你都已经半老徐娘了,还好意思提自己年轻时的模样。你年轻时候是宫妃,是先帝的妾,对,还是妾,你这辈子也就是个妾的命,因为根本不会有人娶你为正妻,没有人会要你。先帝不要你,我外公也不要你,你也就只能守着一座空空的宫院,一辈子惦记着别的女人的男人,孤独终老。”

    “你住口!”叶太后真气疯了,挣扎着就要起来,可惜试了几次都没成功。她死死瞪着白燕语,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白燕语此时此刻已经被她杀死无数次了。

    然而,目光并不能杀人,甚至她那一双肿成桃的眼睛射出来的目光也失去了凌厉。

    白燕语还在威胁她:“再瞪我就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叶太后看懂了,这林寒生的外孙女就是个疯子,跟她是讲不明白道理的。于是她转看白鹤染,希望能够从白鹤染这里寻求个突破口,将这个话题制止住。

    好在虽然被打,但脑子还没大乱,很快就让她抓到一个关键。

    于是她盯着白鹤染说:“你就不怕我将你们白家的秘密抖落出来?你就不怕你们白家被抄家灭门?白鹤染,别太得意,你们白家握在我手里的把柄,足够葬送白氏一族所有人的性命。不信你就试试!”

    白鹤染眯起眼,她知道这老太太指的是什么,除了白兴言和李贤妃那一档子事,还有什么能威胁白家到灭门的地步?

    要说之前她还很在意这个把柄握在老太后手里,还觉得这就是一枚定时zhà dàn,老太后什么时候想按钮,白家就得炸了。

    不过经过了白燕语的启发,如今她到觉得那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解的难题。比如说:“我若是把你和林寒生的jiān qíng先一步说出去呢?哦对,还有你们的私生子,皇家应该会在意这个孩子的存在吧?那么到哪里去找这么个孩子呢?好找,我们家就有个现成的,我可以说我们家那位二夫人就是你跟林寒生的孩子。别跟我瞪眼睛,是不是想说滴血验亲啊?哈哈,真是笑话,你也不想想我是干什么的。我是毒医,想让两滴血相融,多么简单的事情。”

    白鹤染笑眯眯地说着这些事情,白燕语却还在思考老太后说的什么白家的秘密,白家究竟有什么秘密竟能让白家有被灭族的危机?

    但是此刻的叶太后却是已经慌了,因为白鹤染的话分明在向她透露一个讯息,那就是,当年白兴言和李贤妃的事情,并没有证人。当然,虽然她算是一个证人,可她这个证人有说服力吗?如果白鹤染指她是在说谎呢?她又能如何来证明?

    还有歌布国君,淳于傲也知道这个秘密,但是同样的跟她面临着同一个阻碍,那就是,白家可以说他们在说谎,因为他们跟白家都有仇。

    五皇子是他们最大的底牌,原本老太后以为,只要有五皇子在,白兴言就抵赖不过。滴血验亲,只要一验,真真假假即刻得知。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白家出了个白鹤染,这个从前被虐得都快要死了的孩子,居然学了一身高超的医术又回来了。而且现在还在告诉她,滴血验亲已经没用了,人家既然能让她跟叶之南的血融合,就也能让五皇子跟皇上的血融合,当然也能让五皇子跟白兴言的血不融合。

    叶太后迅速地分析出这个因果,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刚才挨打的时候她都没有如此绝望过,但是现在她却深深地意识到,这个局势真的已经开始失控了,她精心布设了几十年的大业,已经开始崩塌,只要白鹤染再动一动手,大厦就会立即倾倒。

    叶太后的心乱了,她开始迷茫,开始去思考一旦自己的大业覆灭,她该如何自处?死了还是好的,可万一死不了呢?君家留着她一是为了她的私兵,二是为了维护这个天下的稳定,他们需要一个太后来保持皇族三代和谐。这是做给天下人看的一个假象,虽然当事人明知这是一个假象,却都愿意一直维持下去,直到有一天她寿终正寝。

    不对,不是寿终正寝,君家人如今是不愿意让她轻易去死。死是最好的解脱,而他们,不想让她解脱。

    “你真的认为那件事情一点都不会对白家造成影响吗?”老太后盯着白鹤染,突然又觉得这似乎也不完全是一个死局。她问白鹤染,“你真的以为那件事情说出来之后,君家一点都不怀疑吗?皇家从来都是多疑的,哪怕你用你的方式证明了,可终究会有一丝疑虑存在皇帝的心里。而这一丝疑虑,足以令你们白家覆灭。”

    白鹤染笑了,“是吗?那灭就灭吧!我相信凭我一己之力,能够保住我想保住之人,而至于白兴言,呵呵,他是死是活又与我何干?你该不会以为我对那个父亲还会有所顾念吧?真是笑话,我巴不得他死在别人手里,也省得脏了我自己的手,还留下个杀父之名。”

    她看着老太后,勾勾唇角,“如果你能动手将白兴言给杀了,我会感激你。”

    白鹤染与叶太后的对话说到这里,白燕语终于回过神来,怔怔地问了句:“你们在说什么?白家的什么秘密?父亲做了什么竟能导致白家覆灭?”

    她有些害怕,心里愈发的没底。直觉告诉她,这件事情与她有些关系,可却怎么也捋不明白,这层关系究竟在哪里。她不过白家庶女,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

    白燕语当然想不到,所谓的关系,竟是牵扯到那五皇子,而五皇子偏偏又是她心心念念之人。一个白家庶女,就因为对一个不该付诸感情的人许下芳心,硬生生扯到这件事情中来。

    “呵呵,想知道吗?”叶太后突然笑了起来,因为她突然记起了一件事情。坊间传闻,白家三xiao jie看中了五皇子,还亲手为五皇子缝制了一件披风。这件事情在上都城里一度传得沸沸扬扬,自然也瞒不过老太后的耳目。

    今日一直被白燕语压着骂,她心里憋屈得死的心都有。特别是白燕语专挑捅心窝子的事情损她,直损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不过,这世间之事还真是风水轮流转,这才多一会儿工夫,她突然想到了白家三xiao jie爱慕五皇子的事情。叶太后几乎要笑疯了,她就一连笑一边看着白燕语,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捅哀家的心窝子很舒爽是不是?那么,礼尚往来,就让哀家也告诉你一件事情,关于你们白家,关于你的父亲,也关于你心尖尖儿上的那位五皇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