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86章 白燕语懵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哪有那样轻松?一个身怀媚功、原本打算魅惑人生的女子,突然之间爱上了一个人,爱到愿意为了他摒弃一身媚态,换掉妙曼衣裙,好好的做一个良家女子。

    让这样的人说她不在乎,哪有那么轻松?

    可是白燕语说了,用尽她所有的力气,每一句话都像是刀子在剜心一般,她还是说了。

    因为她看出来了,这是她二姐姐在跟老太后博弈,而她绝不能拖二姐姐的后腿。

    她就是个小小庶女,她的姐姐不计前嫌帮助她,接受她,她本就无以为报,又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拖姐姐的后腿?

    其实很多事情她是在意的,在意五皇子,在意老太后口中的白家的秘密。因为她心里清楚,那个秘密一定跟五皇子有关,而且对她来说,绝对不会是一个好消息。

    可是她必须装做不在意的模样,不只对老太后装,也得对她的姐姐装。因为她看出姐姐并不想让她知道这个秘密,似乎一旦她知道这个秘密,会让她的姐姐很难做。

    何况她也不敢去问,甚至哪怕白鹤染要告诉她,她都不想去听。维持现状就好,毕竟维持现状还能让她保持在一个芳心暗许的状态上。她不愿放弃,更不想忘记,她喜欢那个人,不管发生什么,她都喜欢那个人。

    所以她必须把今日所见所闻统统忘了,只要记得自己说的话,只要记得自己无论任何时候,都要站在姐姐这一边就好。

    只是心却乱了,整个人就像一叶孤舟飘浮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一个浪就可以将她打翻,她却必须勇敢向前。芳心已许,就再也没有退路,路是她自己选的,跪着也要走完。

    “三xiao jie,您没事吧?”不知何时,于本已经到了白燕语跟前,正蹲在地上扶着她。“三xiao jie,您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奴才请个太医来给你瞧瞧?”

    于本跟白燕语一点都不熟,他从前甚至对这位三xiao jie没有半点印象。文国公府如今只得两位主子让他记在心上,一位是天赐公主,一位是未来的慎王妃。至于白燕语,其实于本也只觉得她就是个小小庶女,没什么身份地位,更没什么权势,这样的存在实在太多了。

    但是今日天赐公主召这位三xiao jie进宫,两人还在一起在太后的寝殿里待了这么久。他在外头虽然听不清楚,但偶尔还是能听到那么一两句话,那不是白鹤染的声音,是这位三xiao jie。

    白家三xiao jie在骂老太后,这可是让于本结结实实吃了一惊,什么时候文国公府一个庶女都这么火爆了?是文国公府崛起太快,还是老太后如今真的已经混到人人喊打?

    不过不管是哪个原因,他都乐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他可是九殿下十殿下以及老皇帝的忠实追随者,他这一身脾气秉性那可是江越给培养出来的。如今江越不在宫里了,皇上把江越的位置给了他,虽然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继续向着皇上和两位皇上,这是没跑的。

    至于江越,有人传说江越生了重病快死了,也有人传闻说江越做错了事得罪了皇上,被秘密处死了。但于本绝不相信,两种可能都不信。

    他太了解皇上了,皇上那是拿江越当干儿子对待的,哪那么容易做错个事就处死。

    所以他的立场是十分坚定的,如此坚定的立场驱使下,便让他对白燕语这位三xiao jie也生出了几分好感。此刻见白燕语出来之后突然就跌倒,一张小脸儿惨白惨白的,可把他吓够呛。

    “三xiao jie,您这究竟是怎么了?”他声音压得很低,不想让里头的人听见。毕竟刚刚白燕语还在里头装爆脾气来着,这要是让老太后知道人一出来就吓傻了,还不得笑话死。

    对,于本就是觉得白燕语吓傻了,怎么说那也是太后,敢骂太后,兴许当时是冲动,可是一出来就腿软,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来,奴才扶您先起来,咱们先坐一会儿,稳一稳情绪。”于本一边扶着白燕语一边劝她,“三xiao jie啊,其实您真的不用有那么大的心理压力,虽然骂了太后,但骂也就骂了。奴才说句犯上的话,老太后的生死如今都握在九十两位殿下的手里,这两位殿下一个是您未来姐夫,一个是您未来妹夫,有他们撑着腰,真的,骂也就骂了,太后不敢把您怎么样。”

    白燕语心中苦笑,怪不得人人都想要争权夺势,原来这有权有势真的好,权势滔天之后,即便是骂了太后也没人敢把她怎么样。

    白燕语做了个深呼吸,心情恢复了一些。不管怎么说,今天也是过着瘾了,这辈子连在文国公府里她都不敢造次,从前面对父亲和二夫人,更是要低三分头。没想到今儿直接翻了身,把老太后给骂了一顿。虽然五皇子和白家的什么秘密让她有些郁闷,不过有骂太后这件事垫底,心里多少也能舒服一些。

    心思通达,白燕语这才反应过来是于本一直在边上劝她,于是赶紧就要起身说话。

    于本一哆嗦,赶紧把人给按了住:“三xiao jie您要干什么?”

    白燕语愣了愣,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于公公,你别紧张,我就是想站起来跟你见个礼。”

    “不用!您可千万别跟奴才见礼,哎哟,您这不是要折煞奴才么,哪有当主子的跟奴才见礼的呀!您可快坐吧!”他可不敢招惹白燕语,这暴脾气,太后都敢骂,万一侍候不好再骂他一顿可受不了。“那什么,您口渴吗?要不要奴才给您倒水?奴才这就叫人去沏茶吧,想来王妃还要在里头待一阵子,您一边喝着茶一边等她,可好?”

    白燕语想了想,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有些口渴了,还有点儿饿,来得匆忙,就早上吃了一顿饭,于公公能不能给我弄几块点心来?我稍微垫垫,万一一会儿我姐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得把力气攒足了再进去。于公公您是不知道,如今跟那老妖婆……不是,跟太后,太后,跟太后说话可费劲了,她年纪大了耳朵背,不大声一点她也听不清楚。有时候神智还不太清,我少不得还得伸手拧几下她的脸,才能让她好好听我说话,可累呢!”

    于本又一哆嗦,白家的女儿真是彪悍啊!这文国公到底是怎么生的闺女啊?这怎么一个比一个脾气暴?闹了半天刚才不仅仅是骂了太后,这还动上手了。

    不过一想到白燕语拧太后的场面,于本就觉得很过瘾。他是奴才,这辈子肯定是没那个机会了,但是现在让他看到白燕语有这个机会,他也是跟着开心的。

    “三xiao jie您等着,奴才这就给您传膳去。您都爱吃些什么?哎呀算了,各种各样荤的素的都来点儿,您爱吃什么就吃什么。您稍等,奴才就这去。”

    于本一溜烟的跑了,不多时,先是有宫人往这边送了茶水,白燕语喝了两盏茶后,便又陆续有宫人进了德福宫,变戏法一样在白燕语面前变出一个大桌面来。

    白燕语愣愣地看着一道道菜肴被摆上这张大桌面,果然如于本所说,有荤有素。

    但是这菜也太多了吧?足足十六道,不但有菜还有酒,于本甚至还亲自给她满上了。

    这是要干什么?她先前是怎么说的来着?她只要几块点心和一壶茶,这是……摆宴呢?

    白燕语看向于本,声音都打着颤,“于公公,这,这是给谁吃的?谁这么好的胃口?”

    于本笑呵呵地道:“这都是给三xiao jie您预备的,匆忙之下稍显简陋,还请三xiao jie不要见怪。下回您再来时提前打个招呼,奴才一定让御膳房给您备一桌像样的菜肴。”

    白燕语都无语了,就这席面儿还叫简陋?你们皇宫里的人不装能死啊?这种程度叫简陋,你们平时吃啥啊?就这饭菜,国公府过年的时候才吃得上啊!

    其实她还真是误会于本了,于本真没装,这个席面儿在皇宫里的确算是简陋的。当然,这个也是相对于皇上皇后以及小公主这种身份的主子来说,至于其它没受过宠也没有子嗣更没有靠山的妃嫔来讲,平日里也就吃吃这些。

    但是白燕语不知道啊,她就是觉得这实在太夸张了,于是她小声问于本:“为何搞这么大阵仗?我就是想垫垫肚子而已,你这弄这么大一桌子,我一个人怎么吃得完啊?”

    于本乐呵呵地跟她解释:“三xiao jie,您不用吃完,您就捡喜欢的吃,能吃多少是多少,剩了也就剩了。宫里主子都是有份例的,不管吃不吃得完,这叫排面。”

    “太浪费了。”白燕语由衷地说,“实在是太浪费了,这些东西要是拿到天赐书院去,够那些孩子们改善好几次伙食。要不这样吧,我吃不完可以打包吗?我拿回去给孩子们吃。”

    白燕语常来常往天赐镇,对于镇上的情况很熟悉,开在天赐镇上的天赐书院她也常去,所以更直观地了解那些苦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望,也更直接地看到了那些孩子们的勤俭节约。

    所以她想着,这些菜如果打包起来,自己一会儿出宫后走快一点,兴许能赶上给孩子当晚饭。这可是很好的一次改善伙食的机会,还不用花银子,孩子们一定高兴。

    两人正说着,却在这时,突然听到寝殿里头传来老太后的一声惊叫——“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