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88章 太恶心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随着德福宫宫门被拉开,一道红影风一样冲了进来,开宫门的小太监吓得差点坐地上。

    那团红影冲到了院子里,在院子中间停了下来,然后左右看看,在看到白燕语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三姐,你怎么在这儿?”

    白燕语也没想到白蓁蓁突然来了,也冲口问了句:“蓁蓁你怎么也来了?”说完就反应过来了,对哦,红家人挨了打,白蓁蓁能不急眼么。于是赶紧起身上前,一把将白蓁蓁拉到桌子边上,还按坐到一张椅子上,“蓁蓁你先别急,先听姐跟你说。”

    “我怎么不急吗?”白蓁蓁都要跳了起来,“我大舅舅被抬到了今生阁,打得人都废了,今生阁的大夫说他腰部骨头全断,筋也折了,就剩一层皮肉连着。如果再打得重一些,人就会被拦腰打断,简直比腰斩之刑还要残酷。三姐,你知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老王八蛋她为何把我大舅舅和红忘表哥叫到宫里来折腾?我舅舅都被打成那样了,红忘表哥呢?”

    白燕语赶紧道:“表哥没事,已经跟着十殿下和皇上走了,这事儿是这样的……”

    寝殿里,白鹤染把老太后又打晕两回,但是依然没有停手。

    寝殿外,白蓁蓁总算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听了个清清楚楚,当时就怒了。

    “三姐你先吃,我进去一趟。”白蓁蓁站了起来,一张脸阴云密布,看着吓人。

    “你进去干什么?”白燕语有些担心,“你可别冲动,那老妖婆子现在不能死,二姐姐说过,留着她还有用,就是皇上也不想她现在就死。所以你可去可以,就是一定要拿捏好分寸,就是上手打,也得控制在二姐姐能治好的范围内,知道吗?”

    “放心吧!她死不了。”白蓁蓁扔下这么一句话后,抬步就往寝殿走了进去。

    冬天雪看着那个火红的背影,想到这位白家四xiao jie是九皇子的未婚妻,而九皇子是阎王殿殿主,她又是刚刚才从阎王殿的暗哨营回来,不由得对白蓁蓁生出几分崇拜之意。

    这白家的两位xiao jie,一位能把阎王殿殿主拿下,一位居然拿下了东秦战神,真是姐姐妹妹齐头并进,耀眼得让人羡慕。

    砰,寝殿的门被推开了,然后又“咣啷”一声,被反手关上。

    白鹤染早就听到院子里的动静,不用看也知道是白蓁蓁进了屋,于是将手里的板子往老太后身上一扔,“来吧,你继续。”

    白蓁蓁也不多话,走上前抄起床板子,轮起来就往老太后身上砸。

    没错,是砸,不是打,也不是拍,就是砸,而且还是不管不顾逮哪儿砸哪儿。

    她可没有白鹤染那样的准头,经常是板子轮起来了,眼睛瞅着的也是腰,但板子一落下下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有的打在屁股上,有的砸在后背上,有的拍到小腿上,还有的直接糊上了后脑勺。老太后在白蓁蓁这一轮狂风暴雨下,都没挺过五个回合就再度晕死过去。

    白蓁蓁皱着眉瞅了一会儿,不满地道:“这是死了还是晕了?这么不禁打?”

    白鹤染点点头,“岁数有点儿大了,是不太禁打。不过没关系,我给她扎几针,醒了你再继续。”说完便抬步上前,金针落下,不多一会儿,昏迷的人悠悠转醒。

    “好了,继续打吧!打准着点儿。你打她哪里都不要紧,但是脑袋就不要打了,万一再给打开花,我就算是神仙也救不回来。”

    白蓁蓁一脸狠厉之色,“姐,这老王八蛋真不能打死?我特么现在就想把她给剁了。你不知道,大舅舅伤得特别重,上半身几乎所有骨头全断了,筋也断了,就剩皮肉连着。宋石说凭他的医术,就算能救活,这辈子这人也是废的,只能在床榻上躺着,动都不能动。姐,大舅舅多好一个人,居然被祸害成这样,你说我要不剁了他该如何解恨?”

    白蓁蓁说完,抬起一脚狠狠地踹到叶太后的头上,“老妖婆子,你简直就不是个人!”

    趴在桌子上的叶太后突然笑了起来,桀桀的声音,像一只老鬼。

    “有本事你就剁,哀家反正已经这样了,活着到不如死了好。可是你敢剁哀家么?哀家一死,那藏在外头的数十万私兵,君家就再也没有收回来的可能。但是他们也不会各自散去,他们会成部落,也有可能投靠别家,总之,他们将终其一生跟东蓁作对。你们敢冒这个险么?”

    白蓁蓁拧着眉看向白鹤染,见白鹤染冲着她点了头,这才深吸了一口气。

    “既然你活着还有如此大的用处,那便留你一条狗命。不过想活着可以,却妄想好好地活,今儿个姑奶奶不把你打成残废,姑奶奶就不叫白蓁蓁!”

    新一轮的暴虐开始了,白蓁蓁的愤怒比白鹤染来得还要猛烈,打法比白鹤染还要疯狂。

    于是白鹤染彻底沦为了辅助,就负责在老太后快不行了的时候施救,不停地扎针。

    一个打手,一个医生,简单是一个完美的组合。

    从晌午到傍晚,老太后一直就在死去活来中千锤百炼,一只脚就不停地在生死路上不停徘徊。她已经记不清自己晕死过去多少次了,只知道刚死一会儿就又活了,然后再死,再活,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院子里,白燕语已经又吃了一顿晚膳,还喝了甜品,用了水果。直到实在没什么可吃的,只好站起身走到了寝殿门口,“那什么,姐,蓁蓁,你俩累不累?要不我替你们打一会儿?”

    不多时,门开了,白蓁蓁一把将她给拽进屋去,然后把床榻子往她手里一塞:“你打!”

    白燕语点点头,轮起板子就要往下拍。可还没等拍下去呢就惊呆了,大惊之下还叫了一嗓子:“这是什么玩意?你俩剁饺子馅儿呢?”说完,竟是扔了床板子扭头就往外跑。

    于本和冬天雪几人见白燕语进去了又出来了,然后跑到墙角哇哇开吐。

    于本不明所以,不知道白燕语为什么突然就吐了,难不成白家三xiao jie怀孕了?

    他摇摇头,怎么可能,还是个小孩子。可既然不是怀孕为什么要吐?这不是糟贱了那些好吃的吗?晚膳可是比午膳要精品得多呀!

    于本对白燕语突然就吐了这件事十分好奇,于是把头探了进去,试探着问道:“两位王妃,奴才可以进去看看吗?”

    “进来吧!”是白鹤染的声音,于本跟冬天雪对视了一眼,一齐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于本也冲了出来,冲到离白燕语不远的墙根儿底下扶墙开吐。

    太恶心了!

    到是冬天雪比较淡定,她看了看外头吐着的两个人,再回过头瞅了瞅桌子上像摊肉泥一样的老太后,只抽了抽嘴角问白鹤染:“主子,您真的确定打成这样还能活?”

    白鹤染点点头,“当然能活啊!我非常确定。”一边说一边又去给老太后扎了几针,不多一会儿,冬天雪就听到老太后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哼哼声。

    她信了,信外界对于白鹤染的传闻了。这还真是神医,都打得没个人样儿了,人却还没有死,还能恢复神智,这简直比死了要痛苦一百倍。

    不过她一点都不同情老太后,没有理由,她的主子看不上的人,就是天上神仙,她也绝对会跟主子站在同一站线上,一起对立。

    “主子,四xiao jie,你们还打吗?不打的话属下先把她处理处理,骨头肉渣什么的拼一拼,总这么散着也不好。于公公他们不用指望了,三xiao jie也帮不上忙,他俩已经吐得不行了。”

    白鹤染表示理由,“先拼一拼吧,默语回来了吗?”

    冬天雪说:“回来了,但又听说红家少爷那头情绪不是很稳定,她就又赶过去稳定少爷的情绪去了。xiao jie可是有事要找人办?”

    白鹤染点头,“你先拾掇着吧,不过是回家取一趟我的药箱,这事儿谁办都行。”她说完,拉了白蓁蓁往外走,“出去吸呼一下新鲜空气,这屋里太臭。”

    白蓁蓁还是没怎么解气,但老太后已经这样了,她也实在不能再打下去。

    说实话,今天也就是有白鹤染在场,否则借她个胆子她也不敢下这么重的手。

    她是九皇子的未婚妻,又参与整理了阎王殿的卷宗,可以说她对老太后干的那些事也是有一定了解的。所以她知道这老太太现在不能死,在她蓄养在外的私兵没有被捞干净之前,她绝对不能死。甚至如果是老太后自己不行了,大家还得想办法救治。

    总之,人活着,那些私兵才会被叶太后紧紧握在手上。叶太后握着私兵,君家握着叶太后,这是一个死循环,老太后操持半生,终究是算计不过皇家。

    冬天雪处理着老太后残破的身体,她虽然不恶心,但心里压力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的。

    却不是因为老太后伤太重,而是因为伤得这么重,她的主子居然还能保证人不死。她主子是神仙吗?这绝对是只有神仙才会有的手段呀!

    白鹤染走出寝殿,外面的空气果然新鲜许多,只是白燕语跟于本一下接一下的呕吐声,让人听着不是那么舒服。

    但是她此时也顾不上这些,因为就在刚刚,她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