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92章 无岸海异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红忘这话把白鹤染给吓了一跳,把在场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唯独陈皇后最兴奋。

    “忘儿,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红忘还真是认真地又说了一遍:“灵犀妹妹谁也不嫁。”

    “为什么呀?”陈皇后问他,“你是不是喜欢你灵犀妹妹?”

    红忘就有点儿懵,“什么叫喜欢?”

    陈皇后好生尴尬,君灵犀好生无奈,她劝自己的母后:“能不能想点儿正经事?您这一天到晚的都想什么呢?我今日才第一次见着红忘哥哥,你能不能帮我留个好印象?”

    陈皇后瞪了她一眼,“怎么就没留好印象了?你小孩子家家的不懂别乱说话,以后你就知道母后用心良苦了。再说,你红忘哥哥怎么了?就他这长相,除了你这些哥哥,你在京城还能找出比他更好的?近水楼台,都不知道先去得月,我看你是傻了。”

    君灵犀实在是不想再跟这位母后说话,于是扯了红忘了一把,“走,红忘哥哥,我带你到宫里转转,别跟这儿听他们胡言乱语。”

    红忘被君灵犀扯得不得不站起来,但还是一边走一边解释了为何刚刚会那样说:“灵犀妹妹嫁远了,我以后就见不着她了。”

    这是红忘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然后人就被君灵犀拉着跑了,到是听到君灵犀的声音,是以埋怨红忘:“你跟他们瞎说什么呀?那群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以后少跟他们接触。”

    白鹤染摸摸鼻子,这是把她也算里面了?

    陈皇后十分得意,挑衅一般看向天和帝:“你大道理说得一串一串的,我就不信你的小女儿真正心有所属了,你还舍得把她送去和亲?”

    天和帝一瞪眼,“朕什么时候说要送她去和亲了?这不是也没有小国提出和亲的要求吗?是你自己杞人忧天,别到时候搓合不成,还伤了和气。”他说到这里,看向了白鹤染,“阿染,你说是不是?”

    白鹤染点点头,“灵犀是我疼爱的小妹妹,我只希望她过得好。我会尽全力治好哥哥的病,但是也有可能真的就治不太好。不过如果真的有一天灵犀要走上和亲这条路,只要她有一丁点不愿意……父皇,阿染愿亲自统兵,平了那痴心妄想的番邦小国。”

    “好!”天和帝猛地一拍桌子,“这才是朕的女儿!这才是皇家的魄力!阿染,朕答应你,如果真到了那一天,朕就把朕的亲兵交给你,由你统领,去告诉天下人,东秦的女儿不是什么人都娶得起的!”

    大家都知道,老皇帝这是喝多了,刚刚还在讲着大义,这会儿却又赞成如此强硬的手段。

    但是同时他们也清楚,老皇帝也是心疼闺女,只是天下和亲情总难平衡,让他别无选择。

    君慕凛送白鹤染出宫时,红忘还没回来,不知道被君灵犀带到哪去了。九皇子君慕楚答应在宫里多留一会儿,等红忘回来后亲自将人送回红府。

    白鹤染好心提醒他去红府时千万别空手,这亲事订了,就也是姻亲关系,红家可还有位老夫人呢,你这小辈上门,哪怕提几包点心呢,也是心意不是。

    九皇子当即后悔自己的决定,他实在是不太擅长这个,便想着跟他们一起出宫,让宫里人去送红忘。

    结果被天和帝跟陈皇后二人一起给拦了下来,说什么也要他亲自去送。

    九皇子相信了君灵犀的话,这二位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白鹤染是坐君慕凛的宫车走的,白燕语跟冬天雪上了马平川的车,默语则留下来等着红忘。马平川急着打听宫里的事,三人到也是一直有着话说。

    只是临出宫时,白燕语回过头往后看了去,眼中闪过失落,心里亦轻轻叹息。

    这是五皇子出生的地方,如今她也能进得来皇宫里面了,可是那个人又在哪里?

    离开了昭仁宫,话题便不再停留在红忘那里。因为不管是白鹤染也好还是君慕凛也好,他们都并不认为红忘跟君灵犀会有可能。特别是君慕凛,他只要一想到红忘跟君灵犀成了一对,他就感觉自己的人生实在是太悲催了。

    红忘是白鹤染的亲哥,那将来他们成了亲,红忘就是他的大舅哥,而白蓁蓁又跟他九哥订了亲。这媳妇儿的妹妹成了他的嫂子,他的妹妹要是再成他的嫂子,他的人生可怎么过?

    哪有这样的?这也太欺负人了!

    所以从这一点上,他就决定不赞成这门婚事。

    而对于白鹤染来说,她则是完完全全没有把君灵犀跟红忘往一处想过,陈皇后的想法太让人意外了,脑洞实在是太大了。

    于是二人都刻意地避开了这个话题,白鹤染戳了戳身边一脸郁闷的君慕凛,问他:“你说父皇对老太后是不是真的没有半点母子之情?今儿个我和蓁蓁可是没手下留情,老太后被我俩打得都没有人样了,身子都快成两截儿了,这万一父皇知道了,会不会生气?”

    君慕凛一愣,随即失笑,“你想什么呢?还母子之情,那算哪门子母子之情啊?他们两个原本就不是母子啊!父皇又不是叶老太太生的,那老太太不过是先帝爷的一个妃子,你把她收拾得再惨,父皇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放心吧!”

    白鹤染点头,“恩,那行,那我就放心了。我已经让于本派人去找东宫元了,让他在太医院留上几日,专门看护老太后的伤势。一旦养得差不多了,我还得再来几回。”

    君慕凛对此表示赞同,“如此千锤百炼,才能让她记住教训,染染,我支持你。”

    宫车往今生阁的方向行驶而去,君慕凛斟酌了半晌,还是将一件事情如实讲了出来——“染染,这几日得到了一些消息,是关于无岸海的,你想不想听?”

    白鹤染心里一紧,无岸海?“想听,当然想听。”她抓向君慕凛的腕,“你快跟我说说,无岸海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吗?是不是海的对岸那片大陆有了消息?”

    君慕凛摇头,“没有,海的对岸是不是真的有大陆都是未知,千百年来都没有过消息的地方,怎么可能突然就有了动静。我们只是得到消息,说无岸海最近很不平静,风浪大到足有两人多高,还在两个多月前出现了成片的死鱼。东秦在无岸海沿线的布防不得不退后了五十里,因为据推测,很可能会有大啸的可能。”

    “大啸?海啸吗?怎么会这样?”白鹤染拧紧了眉,心底泛起深深的担忧。

    “无岸海虽说没有岸,但也从未有啸情发生过。那一直是片宁静的海域,所以才吸引了无数敢冒险之rén dà胆驶入,去探索它究竟有没有岸。所以,这次征兆来得非常突然,东秦人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未免有些无措。我跟九哥分析,应该是海中发生了一些特殊的变故,才会引发出如此异象来,你觉得呢?你给分析分析。无岸海会有发生大啸的可能吗?”

    白鹤染的眉皱得更深了,心中忧虑也更甚,因为她突然发现,对于海啸她一点都不了解,且一旦海啸来临,她竟然没有丝毫的自保能力。自保都不行,更别提去保护别人,脑子里一切关于海啸的信息,全部来自于后世的那些灾难电影。

    见白鹤染这种状态,君慕凛如何不知她也是没有办法,不由得叹了一声。看来还得将防线再退后,若无岸海的这种情况更严重一些,少不得就要豁出去一座城池。

    历史上不是没有发生过大啸,哪一次不是天灾临世死难无数,哪一次不是夺城掠池,毁灭性的打击。比起人祸,天灾才是最让人们无力的。

    更可怕的是,历史上的大啸都不是发生在无岸海,无岸海一直风平浪静,所以他心里才没底。一直平静的无岸海突然不平静了,这意味着什么?

    “你说……”白鹤染终于又开了口,“如果无岸海真的发生大啸,那么大啸过后,无岸海还会是从前的模样吗?”

    君慕凛一心,继而摇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因为无岸海从来没有发生过大啸。”

    白鹤染长叹,“未知是最可怕的,偏偏我们又无力改变。除了躲避,我们甚至连防守都做不了,因为任何防守在海啸面前都没有任何意义。让将士们退后吧,沿线所有城池也要做好撤离的准备。向天灾低头,东秦不丢人。”

    君慕凛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面对海啸,神仙也没有办法。

    气氛变得沉闷下来,直到宫车行到今生阁门前,白鹤染这才又说:“我这几日怕是都要留在今生阁,你若有事就到这里来寻我。如果有无岸海的消息就派人来告诉我一声,即便挡不住天灾,我们还得考虑天灾之后如何面对那片海域。我总有一种感觉,无岸海没有岸这件事,会随着这次大啸有所改变,整片海域的格局也将发生变化。不能抵抗是一方向,但是也必须去面对,一旦发生改变,东秦必须先一步做出打算,不能让其它势力抢了先。”

    君慕凛明白她的意思,无岸海太大,沿线可不只有东秦一个国家。大啸引发海域变动,那么大陆上呢?格局会不会也随之有所改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