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93章 时间越来越紧迫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燕语随着白鹤染去了今生阁,她原本在上都城里也没有什么事,这个时辰城门都关了,她也回不去天赐镇,最主要的是她不想回国公府。所以干脆一直跟在白鹤染身边,想着大不了在今生阁住上一宿,明日一早便回天赐镇了。

    红振海的伤势十分的重,虽然不至于像老太后那样凄惨,但也没有乐观多少。宋石一边捻动着手底下的银针,一边跟身边另一位今生阁的坐堂大夫蒙术说:“这种情况下其实应该先接骨,但又因为许多筋都断了,就得先把筋接起来。也不知道阁主什么时辰能回,我的能力有限,实在是怕耽误了红大老爷。”

    蒙术说:“阁主在宫里已经将最主要的几条筋脉都重新接好了,剩下的我们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如果什么都依赖阁主,会不会显得我们太没用?”

    宋石失笑,“我反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要不你试试?”

    蒙术赶紧摇头,“我也没辙,如果阁主再不回来,咱们就得到国医堂去搬救兵,兴许大国医应该会有办法。就算没办法,他的医术水平也比我们强,有他在便有几分保障。”

    宋石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但愿阁主能早些回来,总归是她亲自治疗比较好。”

    正说话间,身后传来推门的声音,两人回头,正看到白鹤染带着白燕语和冬天雪走了进来。二人面上一喜,宋石拔出手下银针,赶紧走上前道:“阁主您可回来了,在下无能,红大老爷这个伤在下治不好。剩下的几条筋脉在下试了许多次都接不上,还请阁主亲自出手。”

    白鹤染往床榻上看了一眼,无奈地叹了声,“我来吧!”

    这时,外头又有一阵脚步声传了来,紧接着是迎春的声音:“xiao jie您可出宫了,奴婢取来了您的药箱,一直在这儿候着您呢!”

    白鹤染接过药箱,将自己的所有金针全部取了出来,然后对三个姑娘家说:“你们先到外面休息,有宋石和蒙术协助我就行了。”

    冬天雪点点头,跟着迎春和白燕语一起离开房间。到是宋石和蒙术二人面上现了欣喜,因为他们知道,能亲眼看到白鹤染出手救治重伤病患的机会并不多,但每一次都会给他们许多启迪,不但开了眼界,也会让他们有所明悟。

    于是二人一脸郑重地关注着白鹤染的每一个动作,从白鹤染开始给金针消毒起,一直到白鹤染开始在红振海的后腰处布下针阵,每一步都看得仔仔细细,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白鹤染当然也明白他们对于医术的渴望,于是一边结着针阵一边给他们讲道:“这个针阵名为催筋固骨阵,顾名思义,就是可以催生筋脉巩固骨骼。可以说,催筋和固骨是同时进行的,这样就省去了先生筋再接骨的麻烦。但是这个针阵也有弊端,就是效果会十分缓慢。”

    宋石不由得问道:“需要多久?”

    白鹤染算了算,“每日行一次针阵,如此要连续十日。然后改为每三日行一次针阵,如此还需要再进行十次。这样加起来大概四十天吧,病患才算是真正好起来。不过在前十次针阵结完之后,就不用一直卧在床榻,可以下地尝试行走。”

    宋石和蒙术二人都惊呆了,四十天就算是真正的好起来?

    蒙术声音有些打颤:“阁主,真正的好起来是接好到什么程度?”

    白鹤染告诉他:“自然是同没有受伤之前一样。”

    “四十天就可以跟没受伤之前一样?”蒙术差点儿没惊叫出声,这太假了吧?他也是大夫,而且还是医术算是高超的大夫,可他也绝对不敢说伤成这样的人还有治好的可能。这种伤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以后不是躺着就是坐着,怎么也不可能站起来啊!

    最关键的是,阁主居然还在说这四十天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四十天什么时候都成缓慢了?这简直就是神速了好不好?

    蒙术看向白鹤染的眼里充满了震惊,就连宋石也是一样,但也只是震惊,却没有不信。

    今生阁的人对于白鹤染已经生成了一种盲目的自信,别说白鹤染只是说能治好红振海的伤,就是白鹤染说她现在已经掌握了长生不老的方法,他们都不带有一丝怀疑的。

    白鹤染自然也知道他们的想法,只是四十天对于宋石他们来说是太快了,对于她来说却实在是太久了。而且不只是因为时间久,还要她自己亲自行针,这就相当于把她在上都城内束缚四十天,她至少得有十天不能离开上都城,剩下的三十天也最多只能到天赐镇去,再远却是不敢多走的,因为万一有事耽搁了,前面的努力可就前功尽弃了。

    要说平时她还不太在乎这四十天,左右也没有什么事非得离开上都城。可是就在刚刚,君慕凛在宫车里和她说起了无岸海的变化,她便隐隐地生出了一种担心。

    实在是怕无岸海在这四十天内生出变故,一旦天灾降临,必是生灵涂炭,她不可能在上都城里坐得住的,今生阁也必须派出医者前往灾区参与救治灾民。

    所以她的时间很紧迫,四十天,实在是太久了。

    “这个针阵不难掌握,你们这几日就跟在我身边,我会在施针的过程中详细同你们讲解,但愿十日之后,你们能够将这种针阵融会贯通,后面的施针可以让我放心交给你们来进行。”

    这是白鹤染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今生阁的医者虽然不像东宫元那样正式地拜了师,但对于她来说也相当于弟子。

    如今她不再是一个人,她的身后有今生阁在,那么她就有义务将自己毕生所学尽可能地传授下去。虽然不可能一下子全部教给他们,她也不见得就能一下子把自己会的所有针阵都想起来。但至少遇着了一个案例就讲一个案例,这样在她实在抽不出时间时,也好有人能将她的患者接手。

    医治江越的时候,她授针阵给东宫元,那么如今医治红振海,她就也可以将这套针阵授给宋石和蒙术。阁主是一回事,亲传弟子就又是一回事,如此也更近一步地接进了她跟今生阁这些医者之间的距离。

    一有了这样的想法,她便又道:“从今日起,往后再遇到重症病患,我都会将治疗的方法传授给你们,不只是你们两个,还有今生阁其它的坐堂大夫。今生阁不能只依靠我一个人,你们才是今生阁发展的关键力量。”

    宋石和蒙术瞬间感觉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许多,但同时也激动起来,因为他们太知道白鹤染针阵的价值了,哪怕只学会一阵,对于他们今生行医生涯的帮忙也是巨大的。

    于是二人郑重地点了头,再一次全身心投入到对红振海的治疗中。

    白鹤染的针阵施了一夜,一直持续到寅时末才停下来,而这时,天已经蒙蒙开始见亮了。

    “不要急着去理解,你们通过这一夜的观察,只要能将行针顺序和涉及到的几处隐穴记下来就可以。哪怕是死记硬背都没关系,我们还有时间,十天的时间足够你们掌握了。”

    白鹤染一边说着一边吩咐蒙术去打一盆温水来,然后她就当着二人的面将自己的食指刺破,滴了三滴血在那盆温水中。

    “取一块布巾,蘸着这盆水在伤处轻轻擦拭,擦完一遍就将布巾扔掉换新的,直到这盆水全部用完为止。”她一边说一边亲手示范了一遍,宋石和蒙术二人立即点头表示看懂。

    算算那盆水应该也就半时辰就能用完,宋石和蒙术也能很快回去休息,于是她又嘱咐二人几句,便起身离开了房间。

    这一出去才发现,默语回来了,于是赶紧问道:“哥哥呢?可是送回红府了?”

    默语摇头,“灵犀公主说,红府如今肯定都是人心惶惶的,红忘少爷也一直惦记着找父亲,这种情况下回到红府对少爷没什么好处。于是小公主做主,将少爷送到礼王府去了。”

    白鹤染愣了愣,没想到关键时刻君灵犀的心还是挺细的。又想到陈皇后对二人的搓合,不由得摇头轻叹。只道世事无常,谁也无法预见明天之事,虽然她也觉得君灵犀跟红忘是不靠谱的,但万一两人真的就被促成了呢?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她也不会阻拦,但是一定会对红忘的治疗更加慎重,更加尽心。

    不管红忘的良配是谁,她都必须给红忘一个健康的人生,让他在良缘到来之时,能够欣然面对,而不是像现在这般,懵懂无知。

    “去礼王府也好,有四殿下在我也安心。”只是不知道四殿下筹划去歌布的事情怎么样了,不过眼下又出了无岸海的事,她不想再让四殿下在这种时候往歌布去。

    大难面前,个人恩仇什么都算不上。她上一世只为自己而活,这一世虽也没有心怀大义,却终究不再像前世那般狭隘。

    大陆以西,无岸海边,一群人面向海面跪着,口中念念词。

    一个落魄书生被捆在最前方,一半身子已经浸在海水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