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96章 阎王殿密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为红振海施了一次针后,又同宋石蒙术二人约定好当天傍晚再来施针一次。以后就每天酉时到今生阁来连续十天,之后的施针就交给他们二人进行了。

    她也没回国公府,直接陪着白燕语往天赐镇去,只让冬天雪随从,迎春和默语则被打发到礼王府,去时刻关注红忘的情况。

    白燕语告诉她:“公主府基本上也快完工了,我每天只要一有空就会过去看看,听那边的工头说,最多再有半个月就可以全部交工,二姐姐可以考虑下搬家。”

    白鹤染点点头,“也好,待公主府落成之后我便搬到天赐镇去住。回头我叫人留出一个院子给你,你也搬过去吧!”

    白燕语却摇了头,“我现在在作坊那边住得挺好的,出入也更方便些,不想搬家了,二姐姐不用给我专门留院子。不过到是可以在客院儿给我留出一间房,我偶尔过去几日,陪姐姐说说话。”她说到这里欲言又止,后面明显有话就没说出来。

    白鹤染明白她的心意,便主动道:“林姨娘若是在府里待得烦闷,也可以过来小住几日。但她到底是国公府的姨娘,小住几日可以,像你一样长久留下却是不行的。”

    白燕语一听这话可乐坏了,“能小住就已经是天恩了,绝不长留。每个月我只接姨娘过来住两天,只当散心,燕语谢谢二姐姐。”

    “不谢,我们姐妹之间不必说谢谢。昨儿你在宫里也算是帮了我的忙,我不也没同你说谢谢么。”她笑看着白燕语,“燕语,你是不是很惊讶那叶太后同你外公之间的事?”

    白燕语愣了愣,半晌点了头,“是惊讶,但也不是太惊讶,我自己的外公自己了解,别说是太后了,只要对他有好处,哪怕是只母猫他都不会放过。不是我做小辈的说话不好听,事实上就是如此,何况那老妖婆子还有个太后的身份,能勾搭上太后,他心里别提多得意了。”

    “他以前在你们面前有提及过这件事吗?”

    “没有。”白燕语说,“我一年到头见不着他几次,多数时候都是过年时他会回京一趟,唱几场堂会,住几天就走,有的时候甚至两三年都不回来。所以他对我来说,其实跟个陌生人也没什么两样,只是听姨娘说得多了,才会觉得那是我的外公。如此祖孙之情,他能跟我说多少话呢?他告诉我最多的,就是教给我如何去练媚术,如何勾引男人,如何嫁一位皇子,将来成为人上人,不再受一个庶女身份的束缚。”

    白燕语一边说一边叹气,“他哪里是希望我出人投地,他分明就是自己想出人投地,是自己的希望太渺茫了,所以才想从我这里下手,让我去走这条路。上回他来京城,跟我姨娘说要进宫去唱戏,让我姨娘一定要帮他。我姨娘没办法,只好去求了二夫人,走了老太后的关系。却没想到他想进宫唱戏只是个借口,他是想要去会自己的老情人。”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歪着头拧着眉沉思起来。不多时,突然眼睛一亮:“姐,你说我外公跟那个老太后究竟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他俩该不会真的有孩子了吧?那孩子如今在什么地方?男孩女孩?该不会……该不会我姨娘其实是外公跟老太后的女儿吧?”

    白鹤染不得不佩服这个三妹妹的脑洞,这脑洞实在太大了。

    “放心吧,林姨娘跟那老太后长得一点都不像。何况你以为深宫里的女人说生个孩子就生个孩子的?整个皇宫的人都在盯着,满朝文武都在盯着,她想悄无声息地生个孩子,再送到外头去给那孩子的爹抚养,你当东秦皇宫是她们家厨房呢?”

    “就只是有私情,没有子嗣?”白燕语有些失望,“如果有就好了,咱们就可以把那个孩子拿捏住,然后将那老妖婆子紧紧地握在手里,让她以后不敢不听我们的话。”

    白鹤染突然想起李贤妃,这么多年,李贤妃不就是白燕语口中的叶太后吗?被人拿住了把柄,一次又一次地威胁,以至于她不得不疯傻起来,只有疯了傻了,才能活下去。

    可最终到底还是搭进去了自己的儿子,若不是她手下留情,那五皇子早在困阵中耗尽体力,成个人干儿了。

    “不是那么好握住的,要真的能握住,这些年皇家早就握住了。”她叹了一声,再问白燕语,“你想不想知道太后要说的那件事情?关于白家的,关于五殿下的?”

    白燕语怔了怔,有那么一刹那的失神,可很快就又展了个灿烂的笑出来:“姐姐别开玩笑了,她那都是吓唬人的,是被我气得没着儿了才口不择言,故意搬出五殿下来气我。可我怎么会上她的当,我是不会当真的。”她笑嘻嘻地,一副没所谓的模样,“再说,咱们白家能有什么秘密?就咱们那个爹,他哪有承受秘密的本事。二姐姐别多想了,天赐镇快到了,咱们一块儿去看看公主府,再到作坊里去看看咱爹劳动的样子。最近他可没少祸害作坊里的材料,我都给他记着呢,回头让他照价赔偿。”

    白燕语开始扯起天赐镇上的事情,比如张家的新屋落成,放了两挂炮仗;比如李家在院子里开了菜园,引得许多邻里都跟着效仿;比如说开在天赐镇上的天赐书院已经开始招收学员,几乎有孩子的人家都把孩子送到了书院去上学,就是没有孩子的人家也在打听着,想知道天赐镇上的书院会不会跟上都城里的一样,除了教孩子也教大人;再比如说,用来开今生阁分阁的房子也造好了,上下两层,因为地方够用,建得比上都城里的还要大上一些。

    白鹤染听着这些话,一方面为天赐镇有条不紊地发展而高兴,一方面也知这三妹妹是在故意引开话题,对五皇子和白家辛密之事避而不谈。

    她很想告诉白燕语,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许多事情只有直接面对,才能够迎刃而解。

    但是这话她说不出口,前世她从不碰触爱情,所以不能理解在爱情中受到伤害是怎么个痛苦法。可如今她亦心有所属,若是谁突然告诉她君慕凛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她不必保证自己一定能接受得了那个现实。

    所以她说不出口,只能任由白燕语将话题完美地岔开,却在白燕语的眼中读出无尽苦涩。

    白鹤染在天赐镇待了一整天,先是参观了公主府,又去了新落成的今生阁,再去了天赐书院,然后还在每个作坊分别了转了一圈。

    最后,她还是走进了阎王殿设立在天赐镇的分殿。

    分殿这头的布局比较接近上都府尹衙门,不像阎王殿总殿那般阴森恐怖,刑罚上也没有那么复杂,像十八层地狱这种东西,天赐镇是没有的。但一些专属于阎王殿用的酷刑还是保留了下来,毕竟如果没有那些东西,阎王殿也就不是阎王殿了。

    有副官在这边坐镇,将天赐镇协理得井井有条,白鹤染无意参与阎王殿对天赐镇的管理,她只是走访性的过来看一下,毕竟她是这儿的主人,分殿的人也是为她服务的。

    只是没想到,一个简单的走访,才走到阎王殿门口,正好撞见总殿那边过来报信的官差,她听到那官差说:“有急报,来自无岸海的消息,听闻天赐公主往这边来了,殿下让赶紧送过来一份。你们见到公主殿下了吗?她是在分殿这边还是去了公主府?”

    分殿守卫先是一愣,然后往报信那人的身后指了指:“你回头,公主殿下就在你后面。”

    那人赶紧回过头来,一见果然是白鹤染,于是立即迎上前,将手里的一封密函递了上去:“公主,八百里加急,无岸海那边有了新消息,殿下知道您惦记,让属下赶紧给您送过来。”

    白鹤染心中咯噔一声,无岸海,难不成海啸已经发生了?

    她将密函接过来立即打开,面上神色愈发的阴沉。

    “谢谢。”她只留下这么一句,转身便上了马车,匆匆往上都城的方向而去。

    分殿门口的守卫不明所以,便问那个来报信的人:“这是怎么了?无岸海出了什么事?”

    那人摇摇头,“具体的我也不知,只是听闻一向平静的无岸海突然起了大浪,是特别大的那种。沿线的唐兰国已经连失两座城池,九殿下也下令让东秦布防后撤五十里。”

    守卫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也不安了起来。

    无岸海不只对于唐兰人有着非凡意义,对于东秦来说也是一个大忌讳,甚至对于这整块大陆都是一个不详之地。

    之所以不详,是因为没有人能够了解它,终年的迷雾将整个无岸海都笼罩起来,无数冒险者在无岸海中丢失了性命,更有无数冒险者在无岸海中下落不明。

    所有人都说无岸海不详,如今又起了大浪,这是要将不详传闻给坐实了啊!

    唐兰失了两座城,会不会有一天整个唐兰国都没了?大浪会不会拍上东秦的国土?

    白鹤染坐在马车里,不停地催促马平川将车赶得快点,再快一点。手里的密函已经握成了一团,唐兰连失两城的消失让她愈发的担忧这场天灾,而与此同时,更让她如此急迫的一件事,是密函中说,唐兰人找到了那个撰写杂记的疯书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