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97章 我媳妇儿厉害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君慕凛君慕楚二人都在阎王殿,桌前摆着一张无岸海周边的疆域图,九皇子君慕楚正指着唐兰国的位置说:“如今唐兰人已经退到第三城,整个唐兰有城十座,但其中有几座是并行的。也就是说,无岸海的大浪一旦继续下去,最多只剩下四座唐兰城池可以淹没,然后就要蔓延到东秦的国土上来。算算时日,最多不到五个月。”

    君慕凛也拧着眉道:“这还是最好的打算,是无岸海的大浪不再起变化的情况下,一旦浪袭更强,怕是这四座城池会很快被淹没,留给我们的时日就更少了。到时候不但东秦边境城池要受灾,唐兰难民也会蜂拥而至。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最可怕的是唐兰也好,东秦也好,经了这一场大啸后必定死伤无数。治疗是一方面,还要防着生出疫。一旦疫情蔓延,对于两国来说都是毁灭性的灾难。”

    二人正说着,有官差进来禀报:“两位殿下,天赐公主到了。”

    “快请!”九皇子的视线终于从疆域图上移开,再看君慕凛,已经冲下去接他媳妇儿了。

    “晚点我还要去今生阁为大舅舅施针,我们长话短说。”白鹤染一边走进大殿一边开了口,同时扬了扬手中密函,“这封密函传到京都,用了多少时日。”

    君慕凛闻听她这样问,不由得叹了声,“用了将近两个月,这还是加急。”

    “如此就是说,无岸海距离京都很远,快马加急将近两个月,若是乘坐马车,最少也得三个月往上吧?”

    九皇子把话接了过来,“怕不止,四个月出头都是有可能的。”

    这话说完,三人都沉默了。特别是两位皇子,他们突然想到刚刚还在分析唐兰国能坚持多久,这一下就近两个月过去了。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这两个月无岸海的大浪到是挺给面子,并没有大肆蔓延,在吞没了唐兰两座城之后也紧紧向前又推进了十里,还没有淹到第三座城池。也就是有了这个机会,才发生唐兰人绑了疯书生孟黎,要祭献给海神之事。

    “如此我们就没有多少时间用来准备了。”白鹤染走上前去,看了眼那副疆域图,然后指着东秦最后一座城池道:“我们东秦的城池很大,几乎可以抵得过唐兰两个半到三个城的大小,所以我们目前只要空出来一座城,就能暂时缓合一下。我建议还是先空出来一座城,以防万一。”她说着,抬头看向两位皇子,“不是我危言耸听,海啸一旦真正来袭,小小唐兰国被吞没也就是瞬间的事,东秦这一座城空出来够不够都是两说。所以我的意见是,不要再犹豫了,赶紧迁移百姓,以免造成更大的损失。”

    君慕凛点头,“没错,以防万一才是最要紧之事,而且就算大啸冲不到空出来的城池,还可以用来阻隔一下唐兰灾民。我们不可能将灾民完全抵挡在东秦防线之外,那不是东秦大国会做的事情,但是我们也不可能让那些灾民肆无忌惮地冲进东秦领土,所以就需要一个地方来容纳和整顿那些灾民。至于尸体,则一定要挡在东秦领土之外,一具都不能放进来。”

    “凛儿说得没错。”九皇子也道,“如此,空出来的城池就可以缓解这方面的需求。但是我们还是要做进一步的准备,一旦一座城池不够,立即就要迁移另一座城的百姓。总之,要尽可能地降低东秦损失,尽可能地确保东秦百姓的生命。”

    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白鹤染听着二人的分析,也在心里默默地算计着,越算越郁闷。

    “原本我可以立即动身先行前往西方城池,可是现在却不行了,我最少还得在上都城逗留九日,再亲手为大舅舅施九次针。后续的治疗可以交给今生阁的大夫,这还是他们能通过这九次学会了我针阵的情况下。一旦学不会,我就还要多留。”她越说越烦躁,“真想宰了那老太太,要是没有她弄出的这一桩事,就还能再抢出些时间来。”

    “我先走,你九日后跟来。”这是君慕凛的打算,“但是不要直接冲到边境,一定要看准形势,一旦发现大啸有蔓延的趋势你务必要停下来,然后派人去寻我,知道吗?”

    君慕凛很矛盾,他其实不想让白鹤染去,那不是战场,打不过还可以跑,那是天灾,在天灾面前,人类是渺小的。就连他都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在大啸来袭时保住性命,何况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

    “染染,但凡有别的办法,我都不愿你去冒这个险。”一种无力感泛上心来,他说,“别人家的姑娘都在闺阁中描红绣绿,我们家染染却要直面风浪,甚至要冲到最危险的地带去,我这心里怎么想都不好受。”

    他是真的不好受,他的染染跟了他,没过上一天好日子,从府里到宫里没有一天消停过。他这个未婚夫非但没能给她一个太平盛世,反而他的家族还不只一次地为她造成困扰,带来灾祸和负担。他有时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皇子,遮天蔽日的似乎总是他媳妇儿,而他才是需要被保护的那一个。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总觉得愧对他们家小姑娘。

    九皇子也沉默了,因为不只是君慕凛觉得愧对白鹤染,他在面对白鹤染的时候也会感觉到不太好意思。

    保家卫国是男人的事,天灾来临时,就算要用人头去填,也要男人去填,把老人女人和孩子紧紧保护在后面。他是东秦皇子,他是阎王殿殿主,他有责任护一方平安,保国泰民强。

    可是当大难临头,却发现他能做的实在是少之又少,除了提起刀剑去拼命,除了坐镇阎王殿听着四面八方汇集来的消息,他还能干什么?

    偏偏白鹤染不同,人家不但能妙手回春,人家也能提刀上战场,这小姑娘简直是全能的。

    多少回了,汤州府毒灾是人家解的,罗夜毒医挑衅是人家给镇压的,如今无岸海有大啸爆发的趋势,还是要人家冲上前线……跟白鹤染一比,他们这些东秦皇子简直不够看的。

    “我媳妇儿厉害吧!”君慕凛干笑两声,强挤了这么一句出来,然后去握了他媳妇儿的手,握得紧紧的。“染染,你要是不会那么多就好了,安安心心地留在上都城里等我,外面的一切事情都由我来替你摆平。你只管做你的天赐公主,只管做你的白家二xiao jie,只管穿漂亮的衣裳,吃好吃的茶点……不用这样累。”

    白鹤染知道他这是心疼自己,可还是被他的话给逗笑了,“我要真的只会穿漂亮衣裙吃好吃的茶点,怕这个天赐公主的封号也落不到我的头上,而我也失去了吸引你的地方,否则你为何头些年看不上国公府的二xiao jie?”

    君慕凛哑言。

    “人与人之间相互吸引,是需要有闪光点的,只有对方的闪光点达到了能够吸引你的标准,才会引起你的注意。君慕凛,如果我变回从前的样子,或许一日两日你不厌,一月两月你也不烦,但是一年两年呢?我不想变回从前的样子,我的人生也不会只局限于一座上都城。所以,君慕凛,你不必担忧我奔波辛苦,没有人生来就可以坐享其成的,你们皇子不是也一样为黎民操劳吗?这个天下我既然有份参与,便再全情投入一些,多做一些事吧!”

    她淡淡地笑着,平静地讲着所谓的互相吸引之道,同时也做着自己的安排:“就按你的法子来,你先走,我九日后跟上。与我随行的还有今生阁的医者,东宫元也得一起跟着,另外还要跟京都其它的医馆协商,让他们增派人手与我们同行。一旦无岸海出事,不是一个今生阁就能解决得了的,需要的人手太多了。我们可能会组成一个医队一起往西去,但是这样一来速度上肯定又要降下来。”

    她说到这里无奈地叹了气,“说到底还是路太远,实在不行医队交给东宫元带着,我带着默语和冬天雪快马先行。早一天到你身边,也好早一天一起想办法,一起面对。”

    君慕凛紧拧着眉,老半天都没出声。九皇子看了看他,心里也跟着叹了一声。

    他了解自己这个弟弟,二十来年从未对女子动心过,越是这样的人越是认死理,真动了心的那一日起,白鹤染在他心里就已经比他自己还要重要了。他是宁愿自己舍命,也得让这个小姑娘活下去。所以当他听说白鹤染要快马先行时,心里肯定是在为她的安危担忧。

    的确是该担忧,毕竟敌对的势力太多,又太复杂。

    老太后虽然被打了个半死,叶家虽然已经覆灭,可他们在外培养多年的势力却并没有连根拔除。还有郭家,郭问天失了一部份兵马后一直没有任何举措,除了进宫闹一场,再也没见别的动静。可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人放不下心,时刻都要提防着。

    还有歌布,还有罗夜,甚至还有老三的余党……

    如此一算,白鹤染要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

    “阎王殿派一支暗哨暗中跟随保护。”九皇子做出了决定,“另外再组一支明队,用慎王府和尊王府的亲兵,一直送你们到西部与凛儿汇合。”

    白鹤染愣住,“用得着如此隆重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