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04章 我过不好,谁也别想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韬光阁

    白浩宸悠悠转醒,梅果却坐了起来,看着身边的白浩宸发出冷哼。

    这是白浩宸难得清醒的时刻,可神智是清醒的,却并不意味着他不怕梅果。或者说,他怕的是梅果以后不给他那种糖吃了。那是一种他抗拒不了的糖,他明明知道是那种糖控制了自己,可是却摆脱不掉,也不敢摆脱。

    可是心里的疑惑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梅果,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是白鹤染的人吗?可是我已经决定不再跟她做对,你为何还要这样害我?”

    梅果都听笑了,“我哪里害你了?我将我的身子都给了你,将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也给了你,我怎么会害你呢?”

    “可是那种糖……”

    “那种糖不好吃吗?”她伸出手,在白浩宸的脸蛋上拍了几下,“你要是觉得那种糖不好吃,那我以后就不给你了,我也会搬出韬光阁,你说好不好?”

    “不好!”白浩宸不带一点犹豫地就拒绝了,“我要糖,哪怕你是害我,我也要糖。”

    “呵呵。”梅果又笑了开,“白浩宸,你说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啊?叶家的人你也不是,段家的人你也不是,白家的人你还不是,但是你却又跟这三家都有关系。这算不算三姓家奴?不,你连三姓家奴都当不上,因为叶家没了,段家不要你,就只有白家肯收留你。可是你这种东西,真的能够完全融入白家吗?现在文国公爵位的世袭制都丢了,你还有什么意义?”

    她的手向下划,划向了白浩宸的胸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把绣花针夹在了手中,一下一下地往他肉里戳着,疼得白浩宸直冒汗。

    “梅果,不管你是谁的人,也不管你想给谁报仇,可是你都不该针对我啊!仇恨是上一代的事,我来到白家的时候还只是个孩子,我能干什么?你要报仇也不该找上我。”

    “不该吗?”梅果眼中闪过一丝凌厉,“没有什么该不该的,上一代的仇怨已经向下一代蔓延,从叶家逼迫白家杀掉一个孩子那一刻起,这仇怨就不仅仅是上一代的事了。更何况,父债子还,母仇女报,本就天经地义。凭什么我们都在受苦,你就要以下一代的身份好好活着?白浩宸,要受苦就一起受,也许只有下一代苦了,才能让上一代更苦。你说,等到有一天我把你大卸八块送到二夫人面前,她会不会痛苦?会不会崩溃?”

    白浩宸全身都在哆嗦,“大,大卸八块?不,梅果,不会的,你不会那样的。”

    “会。白浩宸,总有一天,总有那么一天,你们就给我等着吧!我过不好,她叶之南的儿子也别想过得好,叶家的子子孙孙都别想过得好!”

    白鹤染一大早就进了宫,直奔德福宫的方向。

    有宫人见到她急匆匆往德福宫去,纷纷猜测是老太后不行了,急召天赐公主进宫救命?

    可也有人猜测可能是老太后又招惹了天赐公主,她这是赶去报仇的。

    那一日德福宫惨案没有传扬开,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家丑还不能外扬呢!但白鹤染跟叶太后不合这件事却是人尽皆知,所以在宫人们看来,天赐公主去德福宫准没好事。

    可实际上,白鹤染如今是真懒得搭理那老太太,她进宫只是去找东宫元的。

    原本留了东宫元在这里为老太后治伤,可是如今出了无岸海的事,她得把东宫元带走,不能再留在宫里了。

    可是东宫元走了,老太后的伤还是得治的,只是今生阁如今也无力再抽调人手,何况这里到底是皇宫,东宫元以前是太医,常进宫还不算显眼,但要换了其它人,就不太好了。

    于是东宫元提议:“不如叫了太医院院首郑铎来,师父将治疗太后的针阵传授给他,他一定会感激师父能够给他这样一个机会。”

    白鹤染觉得这也是条路子,于是请了郑铎到德福宫,将前后原因一讲,郑铎果然开心。

    针阵东宫元是会的,也用不着白鹤染亲自教,只给了东宫元几天时间让他把郑铎给交会,然后就要准备西行之事。东宫元点头应下,只说要安排下书院的事宜,其它的都不成问题。

    白鹤染离了德福宫后,随手拦了个小宫女,请她带自己去见月贵人。

    既然要走,就得把走之前该做的事情都做完。她没有忘记给月贵人药丸的事,那药丸她也带在身上,而且还没少带,足足带了十颗。

    月贵人是一个没有什么大追求的人,以如今皇宫里这个情况,宠是根本不用争的,因为所有人都无宠。娘家也根本是不用拼的,因为她没有强势的娘家。她的娘家从她这一代起就没有男儿出生,她爹娶了几个小妾生的都是女儿,所以娘家也不指望她什么。

    那么,当一个妃子在失去了争宠这个最大的乐趣后,再不需要为娘家谋划,她一天到晚就真的没什么事情可做。除了吃香的喝辣的之外,唯一剩下的就只有保养这张漂亮的脸蛋了。

    毕竟脸蛋是每个女人都在意的事,保养和装扮也是每个女人都喜欢做的事。哪怕不为悦己者容,她们也想自己照镜子的时候心情能好一些。

    所以当初白鹤染承诺欠她一个人情,月贵人毫不犹豫地就跟她要了陈皇后那种药丸。

    当十颗药丸送到时,月贵人都乐开了花,一个劲地跟白鹤染表示着感谢。

    白鹤染在经了德福宫一事之后,对这位月贵人到也是很有好感的。毕竟人家为了当年一个恩情,一直记到现在,而且不管多难的事,只要施恩一方求到她头上,她都义无反顾地去帮助,甚至差一点儿把自己的性命都搭上。

    白鹤染以前没接触过月贵人,只在宫宴上还有后宫见过那么两三回,并没有留下太深印象。不过通过这次事情,到是觉得这月贵人也是一个可交之人,心里也是诚心实意地结交。

    从月贵人那里出来,白鹤染匆匆赶往百仪门。她没有那么多工夫在皇宫逗留,原本想去拜见皇后,可又听说皇后在准备祭天祈福,想来也是忙,便没有去打扰。

    无岸海出事,皇宫虽然鞭长莫及,后宫中人虽然更指望不上,但祭个天祈个福还是必须要有的形式。古人都信这个,帝后也是一样。

    白鹤染走在宫道上,脑子里算计着临走之前还有多少事要办,想着抽空还是要去一趟尊王府,毕竟江越还在那儿养着呢!这她一走,东宫元也走,江越那头也得安排个人照顾。

    事情真是不少,虽不至于焦头烂额,但是因为发生得突然,有些措手不及。

    虽然她早有打算离开上都城往歌布走一趟,但那也绝不是在如此匆忙的情况下出行的。

    无岸海的事打乱了她原本的计划,以至于有许多事情都得暂时搁下来。

    比如说大叶氏重新上位,她还没套出白惊鸿的下落来;

    比如说叶家没啊,她还没腾出空留意郭家的动向;

    比如说红忘已经回京,那么这些年寻找他的几方势力会不会善罢甘休?

    再比如说天赐镇刚刚落成,她还没有来得及将自己的治镇理念执行下去。

    没做完的事情一大把,却不得不暂时搁下,天灾是大事,在天灾面前,一切都是渺小的。

    哪怕是有国仇家恨,也不得不先以天灾为主,总得先保住家园,总得先有安身立命的根本,才能谈得上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月贵人住的顺意宫相对偏远一些,如此她就要先穿过宫中巷道,经过许多宫院的门口才能到达那里。白鹤染只顾着想事情,却没注意走到了什么地方,还是默语最先看到了,小声提醒她:“xiao jie,前面是行云宫,康嫔娘娘的地盘,咱们要不要绕个路?”

    默语对康嫔白明珠的印象十分不好,虽然不至于怕了,但也没必要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再节外生枝跟她吵上一架。再有八日就要出发了,事情多得每一天都恨不能当成两天过,谁有工夫在这种时候惹一肚子气。所以默语首先想到的就是避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冬天雪一听说康嫔娘娘,立即在脑子里翻找起阎王殿受训时,背下的那些关于白家的人际关系,很快就想起来那康嫔娘娘正是她家主子的亲姑姑,白老夫人的亲生女儿。

    可是因为这位姑姑进宫早,平日里跟白家往来也不多,所以阎王殿并没有将白明珠当成重点给他们分析。她所知道的无外乎就是这么一层关系,其它的没有一点了解。

    所以冬天雪不明白,“为何要绕路?那位康嫔娘娘很难缠吗?”

    默语说:“不是难缠,而是咱们现在很忙,没工夫搭理她。”

    二人不再说话,等着白鹤染决定。

    很快地,白鹤染的脚步停了下来,面上泛起一丝无奈,“我到是也想绕路,但是目前看来这个路是绕不成了。”她下巴往前呶呶,“你们瞧,遇着熟人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