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06章 我可不认你这个姑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冬天雪看不下去了,“主子,让属下来吧,属下把这个作死的公主给打死,然后主子把我交给皇上,随皇上怎么处置吧!”说着话冬天雪就要冲上去。

    君长宁都吓傻了,她终于意识到自己触到了白鹤染的逆鳞,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在被当面侮辱了生母之后还无动于衷的,何况是白鹤染这种暴戾的人。

    她终于怕了,吓得抱住头大声地喊起来:“救命!母妃救我!”

    冬天雪的拳头已经到了君长宁的脑门子上,这时,行云宫门中终于传来一声急喝:“住手!阿染,快让你的人住手!”

    冬天雪还是打了君长宁一拳,只是这一拳不太重罢了,但也打得君长宁倒飞出去,脑门子冒血,疼得她差点昏过去。

    白鹤染回头,看到了急匆匆小跑过来的康嫔娘娘,一张脸阴得发寒。

    “阿染!”康嫔到是会审时度势,她知道她女儿的性子,能惹得白鹤染发这么大的火,一定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她不能在这种时候跟着君长宁一起强硬,因为她知道这个侄女脾气不好,做起事来更是从不手软,这一点从她用毒障围了平王府就能看出来了。她如果再强硬,惹脑了白鹤染,那实在不敢想像会发生什么。

    所以,康嫔选择低头,“阿染,不管长宁做了什么,本宫替她跟你道歉,请你原谅她这一回。刚刚也是因为她在我那动了气,这才一时没压住火。你相信姑母,她不是冲着你,她是冲着我的。阿染这事儿是长宁做差了,你们俩个好歹也是表姐妹,就原谅你表姐这一回吧!”

    白鹤染眯着眼睛看向白明珠,“表姐妹?”她一边说一边摇头,“她骂我的母亲短命,骂我的母亲是贱种,是赔钱货。别说是表姐妹,就是国公府里我那些亲妹妹感说这样的话,我都会把她们打到爹娘都不认识。你若不信就去打听下,看看如今那白花颜是个什么下场,然后再来想想你自己的女儿该不该原谅。”

    康嫔倒吸了一口冷气,狠狠地瞪了君长宁一眼。此时她已经顾不得君长宁流的那一脸血了,只要命还在,受这么点伤算什么?她只是狠这个死丫头居然敢骂白鹤染的娘,还是当着人家的面骂,这不是找死么?过去不了解白鹤染,现在还不了解吗?还敢这么干?

    可是没办法,那是她的女儿,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打死。

    康嫔也算是豁出去了老脸,苦苦哀求:“阿染,姑母替她跟你道歉,你原谅她这一回好不好?”说罢,又看向君长宁,“还不快过来向阿染道歉!不要以为自己是公主就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谩骂,你骂的人那是你的舅母,是你的长辈,就算你是公主,那也不是该你骂的人。”

    白鹤染的眼睛又眯起来了,根本也没看君长宁晃晃悠悠地走过来道歉,她只是在思量康嫔刚刚那一番话。

    这是说给君长宁听呢,还是说给她白鹤染听呢?长辈?舅母?还是长辈,姑母?就算她是公主,在姑母的面前也不能造次?

    白鹤染突然就笑了,“请康嫔娘娘慎言,娘娘就是娘娘,可不是姑母。”

    康嫔的脸一下就沉了,“阿染,本宫确实是你的姑母。”

    “是吗?”白鹤染摇摇头,“可是在家中甚少听到还有个姑母的话,也从未见过逢年过节姑母对老夫人有所表示。按说姑母这个身份,应该是老夫人的亲生女儿吗?天底下哪有女儿不孝敬娘的,哪怕是出了嫁的女儿,至少一年到头了也该送些东西问候一下。哪怕只是些瓜果点心,也能体现出做女儿的心意。可是老夫人从来没收到过您这个女儿的孝敬,家里人也从来不敢在老夫人面前提起她还有个女儿。所以阿染实在不知,您是姑母?”

    康嫔有点儿挂不住了,“阿染,先前在皇后那里,你可是还叫过本宫姑母的。”

    “叫过吗?”她想了想,然后淡淡地道,“那可能是叫错了。”

    康嫔差点儿没被气死,叫错了?还有这种理由?她堂堂一宫主位,居然在一个小辈面前低声下气,偏偏小辈还不领情,还给她脸色看,她成什么了?她嫔位的尊严何在?

    眼瞅着康嫔就要翻脸,白鹤染却已经不再理她,而是转过身后,猛地轮起手臂,啪啪甩了君长宁两个耳光。

    这两个耳光打得君长宁耳朵根子都发麻,嘴里的牙都活动了,有几颗牙还垫到了嘴唇上,很快就有血迹从嘴角渗了出来。人更是站不稳,要不是有宫人扶着,又要摔到地上。

    康嫔当时就一哆嗦,正要开口喝斥,就听冬天雪又说了话:“主子我来,打死了算我的。”

    “不要!等等!等等!”康嫔这回是真害怕了,白鹤染已经动手了,她的丫鬟就更不会留情。眼下绝不是跟白鹤染翻脸的好时机,保住君长宁才是要紧的。否则白鹤染大不了豁出去一个奴才,身后还有个十皇子在顶着,皇上是不可能为了君长宁真的治白鹤染的罪的。

    最后的结果就是君长宁挨打也白挨打,甚至死也是白死,白鹤染只要扔出来奴才来顶罪,就一切都结了。

    可是她的女儿就值一个奴才命?凭什么?

    “阿染。”康嫔的态度再度软了下来,这回是真的软了,她主动握了白鹤染的手同她说,“阿染,你祖母那边的事是姑母做差了,姑母这些年没照顾到自己的母亲,都是姑母不好。姑母也不是为自己辩解,实在是国公府那个情况很让人为难……唉,咱们别站在这儿说,你到姑母那里坐坐,姑母正好得了些御膳房新做出来的点心,里头掺了鲜果子做的馅儿,你尝尝好不好吃,好吃的话一会儿带出宫一些,给你祖母也尝尝,可好?”

    白鹤染心里叹了声,她知道老夫人对这个女儿的思念和渴望,哪怕只是得到一丁点儿关于白明珠的消息,都够老夫人激动好几天。如果再得了女儿送的东西,即便只是些糕点,老太太也会吃得比什么都香。

    罢了,为了老夫人,她便饶了君长宁这一回。

    “小雪,算了。”她摆摆手,再对康嫔道,“那阿染便恭敬不如从命。”

    康嫔松了一口气,赶紧吩咐人把君长宁给送回自己宫院去,再传太医诊治,然后才亲亲热热地把白鹤染让进了行云宫。

    宫人们立即过来侍候,很快就上了茶点,康嫔让着她吃了一些,这才又继续之前的话题。

    她说:“阿染哪,真不是姑母不孝敬亲娘,不挂念娘家,实在是咱们白家那个情况容不得我插上一脚。就像你说的,逢年过节表达下心意,本宫不是没有表达过,可是结果怎么样呢?结果是本宫这边的东西刚送到国公府,你祖母还没等高兴完呢,太后的东西紧跟着就到了。府上二夫人对于太后的赏那是高调得很,更是明确地提醒你祖母不要光顾着本宫送的东西,要明白太后跟宫嫔谁的地位更高。这就迫使你的祖母不得不把本宫的东西给放下,还得乐呵呵地跟着她去接太后的赏。”

    这些到是真实发生过的,白明珠越说越来气,“一连几次都是这样,后来便有传闻说本宫跟太后争风头,每到年节都是提前往国公府里送东西,就是想压过太后一头。可是天地良心,本宫那是给自己的亲娘送东西,我压她干什么?可是传闻都传了,本宫还能怎么样?所以后来慢慢的,干脆也就不送了,就怕二夫人见了本宫的东西心烦,在家里再给你祖母脸色看,那你祖母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白明珠是一边说一边叹气,“阿染,你真的不能怪姑母,国公府的情况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说在那种情况下,姑母这东西还敢再送吗?我是嫁出去的女儿,虽说捞了个嫔位,看起来是能为娘家做主撑腰了,可实际上呢?实际上你爹他娶了个太后的侄女,我是真怕她在府里对你祖母不好,我又远水解不了近渴,到时候遭罪的只能是你祖母。”

    白鹤染听着这些话,心头也是无奈。虽然她明知道白明珠这些话有夸张的成份在,可也正像她说的,事实上国公府的情况也确实是这样的。大叶氏仗着自己是太后的侄女,在府里头一向眼高于顶,又怎么可能让老夫人还能有女儿这个依仗?

    再说,就算依仗,一个宫嫔依仗得过太后么?

    “难为姑母了。”她还能再说什么?只能跟着感叹一番,说到底还是她那个破爹造的孽。

    “阿染。”白明珠又开了口,“长宁她脾气不好,今儿这事儿真的是做差了,你就看在你祖母的面上,饶了她这一回吧!你祖母她也惦记着长宁呢,毕竟是她的外孙女,可是有叶氏在府,我们回不去,我们也探望不了。”

    她说到这儿还抹起了眼泪,“阿染,刚刚你表姐她是带着火气出门的,所以才口不择言,她真不是有意同你做对,她只是对自己的命,绝望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