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20章 准备出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几日,白鹤染异常忙碌。

    去看了江越,亲自给江越吃了定心丸,告诉他最多养上半年,就可以和正常人无异。

    去了趟红家,亲口告诉红家人红振海可以恢复,不必担忧。还跟红家二老爷三老爷谈了向西方征调药材的事情,两位红家老爷立即应承下来。

    但是白鹤染心里总对红家有愧,因为红忘的事让老太后起了杀心,这才有了红振海重伤一事。这件事情怎么论都是因她而起,所以她总想着怎么才能给红家有所补偿。

    红家人看出她的心思,纷纷劝她说:“咱们都是实在亲戚,来日方长,阿染你不必把这件事情放在心里。何况也不只是你跟那老太后有仇,咱们红家跟叶家那也是多少年都不对付,就是这些钱财都足够老太后眼红,她早晚是要对红家下手的。你若真想补偿,那就等你回来之后把红忘给治好了,这就是对我们红家最大的恩惠了。”

    白鹤染很感动,再一次感叹红家的家族氛围是真好,如果白家也能如此,她真要感谢命运,这一世没有白活一场。可惜,人总不随人意啊!

    每日傍晚去给红振海施针,蒙术已经把针阵牢牢掌握,白鹤染还让他当着她的面施了一回,虽然手法及不上她这么快,但一套针阵下来,也是十分精准的完成,让她很满意。

    红家人白天会到今生阁去看望红振海,罗氏晚上说什么也不肯走,就留下来照顾。

    白鹤染这几日只要一腾出工夫来,就会躲到药室里去准备药丸。各种各样功效的药丸都准备了不少,只要她能想到的、灾区能用得上的都搓了。当然也备了一些暂时没有任何功效的药丸,那些就是迎春她们几个丫鬟以及白浩轩帮着搓的,装在了有记号的瓶子里。

    因为白鹤染一个人精力实在有限,就是不吃不喝不睡能搓出来的药丸也是有数的。所以只能让他们帮着来做,没有功效也没关系,因为这都是暂时的,只要到时候她根据病人的病情再次经手捻动一番,让药丸沾上她的皮脂,药效立显。

    白鹤染临走的前一天,白蓁蓁将白浩轩送到了慎王府,说是跟九殿下学功夫去了。

    但实际上白鹤染和红氏都明白,这是为了保护白浩轩,是因为白鹤染要走了,她们实在放心不下留白浩轩在府里,生怕出个意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其实要按白蓁蓁的说法,红氏也应该躲出去,就算不去慎王府,去天赐镇住着也比在国公府强。这座国公府实在是太不安全了,她只要一想到没有白鹤染坐镇,就觉得四面八方都是危机,连夜里睡觉都会不踏实。

    可是红氏拒绝了,用她的话说:“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同样的日子以前能过,不至于现在就过不了。咱们就正常过日子,从前怎么样今后还怎么样,他们还能翻了天去?”

    白蓁蓁一点都不乐观,“翻天到不至于,但暗里使坏是肯定的。”她看看白鹤染,轻叹了声,“那大叶氏又成了二夫人,我这心里就没有一天落地的,就怕她又暗里使手段。”

    白鹤染也叹道:“使手段是一定的,但这也是一个机会,有时候把敌人架在高处,放在明面上,总比撤手不管,让她们在暗地里使坏要强得多。何况如今府里的帐房是红姨管着的,叶家也没了,她又进不去皇宫,就算要使手段,也没那么多指望和帮手。”

    白蓁蓁想起白浩宸来,“她儿子最近也不怎么了,对一个丫鬟特别好,我前几日还听说要把那丫鬟给扶成正室夫人。这样一来,咱们国公府可就要办喜事了。毕竟大少爷娶妻,怎么说也得风光大办的。就是不明白他怎么就看上了一个丫鬟,据说二夫人很不喜。”

    听了白蓁蓁的话,红氏担忧地问白鹤染:“这里头会不会有什么事?那丫头当年可是跟着你们的,我记得清清楚楚,就是不明白为何突然就跟了大少爷。”

    白鹤染摇摇头,“我也不知道那梅果要干什么,但是我却知道她应该对我是无害的。我走之后,红姨力所能及时,也照顾她一二,千万别让叶之南把人给吃了。”

    红氏点头表示明白,又说了会儿话,这才先行离开,只留了白蓁蓁还在念昔院儿。

    白蓁蓁坐了一会儿,跟白鹤染说起白惊鸿的事:“我知道九殿下一直在查那个白惊鸿究竟在哪里,阎王殿的卷宗有很多都是我看的,这件事情瞒不住我。但是他也嘱咐我千万不能在二夫人面前露出破绽,以免节外生枝。可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她都伤成那样了,还能从皇宫里逃走,这得是什么人接应的她?如果是叶太后的人接应的,二夫人会不会已经知道了白惊鸿没死?姐,你这一走半年多,万一白惊鸿在这期间回来了,我们该怎么办?”

    白鹤染拧着眉,看来白蓁蓁并不知道是林寒生接走了白惊鸿。如此也好,省得让这丫头觉得国公府更乱了,连一个庶女的外公都掺合进来,太过复杂。

    但是对于白蓁蓁的担心,她也没有太好的主意,“我之所以将大叶氏重新扶回主母之位,还故意对外放出我与她已经合好的消息,其目的就是为了将白惊鸿给引出来。可是没想到,无岸海的大啸来得这么突然,我撒出去的网还没有收,人就要暂时离开上都城。说实话,我也担心那白惊鸿在这段日子突然回来,因为直到现在我们也没查明白,究竟是哪方势力弄走了白惊鸿,以及弄走她是为什么?所以未来都是未知的,这也是我最不放心的地方。”

    白蓁蓁也担心,可是担心又有什么用?只好劝着她姐姐:“没事,就算她回来,日子最多也不过是从前那样。娘亲说得对,那么多年都过来了,还挺不过几个月?等你回来就好了。”

    白鹤染点头,“也只能这样了。你将轩儿送出去是对的,这段日子你也不要整天早出晚归,多回来陪陪红姨。她一个人担着整个国公府,压力挺大的,你多陪她说说话。也是订了亲的大姑娘了,得懂得心疼亲娘,也得珍惜所剩不多的能陪着亲娘的时光。”

    白蓁蓁眼圈儿发红,“姐,我想想姑母的事心里就难受,你说嫁出去的女儿真的是泼出去的水吗?明明生在府里长在府里,怎么可以一出嫁之后就忘了本?”

    “那些都是个例。”她告诉白蓁蓁,“是因为姑母她本身心肠就不好,再加上早年妃嫔争宠,后宫终日勾心斗角,难免让她的性子产生扭曲。这跟出不出嫁没关系,主要还是得看自己的本心,姑母她本心就不亲近老夫人,自然婚后就不惦记亲娘。”

    “我以后可绝对不要变成姑母那样。”白蓁蓁认真地道,“就算是出嫁了,我至少隔三差五也要回来看看,我相信君慕楚一定会同意的。”

    白鹤染忽然就很感伤,白蓁蓁隔三差五就可以回来看看亲娘,她呢?她相信就算成了亲,君慕凛也不会xiàn zhì她的行动,她想回娘家是随时随地可以回的。但是她回来看谁?她的母亲早就不在了,这座府邸对她来说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她能回来看谁呢?看老夫人吗?

    那也只能是看老夫人,再看看红氏,不过她也曾想过,待自己出嫁之后,就让老夫人搬到公主府去住,以后她就是探亲也到公主府去探,这座国公府,她是真的不想回了。

    “以后的事先别想那么多,先把眼前对付过去。”她拉着白蓁蓁去了药屋,拿了一些药丸递给她,“明天我就要出发了,这是我之前准备出来的药丸,每一瓶药丸是管什么的,我都写得清楚。你好生收着,万一遇着今生阁解决不了的麻烦,这些药丸就能救命。特别是解毒丸,我备得最多,你一定随时随地在身上都带一瓶,给红姨身边也留一瓶,以防万一。”

    次日,白鹤染起大早去见了老夫人,陪老夫人用过早膳后正式离京,前往青州府。

    随行的有刀光、默语、冬天雪,当然,还有暗中的剑影。几人牵了从尊王府送过来的快马,马平川也随她们一起出发,但是到了西城门口就停了下来。

    马平川驾着马车跟已经等候在城门外的医队汇合,医队由东宫元和宋石二人带队,除了今生阁的大夫之外,国医堂也送了两位大夫过来,再就是其它与今生阁有合作的医馆,每家都送了一个大夫随行。白鹤染数了数,一共二十位大夫,再一人带了一个药童兼助手,不算上赶车的人,医队一共四十人,分乘在九辆大马车里。

    马平川的加入让车队多了一辆马车,东宫元和宋石以及他们各自的助手坐到了这辆车上,如此,正好一辆车里坐四个人,不松不挤。

    拉车的马都是两匹,这是四皇子君慕息特地安排的,毕竟四个人一辆车,再加上车夫就是五个人,再加上每位大夫都带了不少药材,如此一来一辆车的份量着食不轻。

    虽然医队不跟白鹤染一起走,但也是要赶时间的,也要争取尽可能早些到达青州府。所以君慕息决定用两匹马来拉车,这样可以避免一匹马承受的份量过重,导致跑不快。

    见白鹤染到了,君慕息打马迎了过来,“阿染,我们要出发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