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24章 君长宁的目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君长宁在白鹤染离京的第二天,就去了文国公府。

    这是她出生以来第一次到访,访得白兴言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不过君长宁的到来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白兴言想,这定是因为白明珠被打入冷宫,这位六公主没有了依靠,于是想起白家,想要表示一番亲近了。再者,估计也是不想再被皇上说她们母女都是不顾念亲情的,所以才主动来到白家。

    但不管是因为什么,白兴言对这个外甥女都没太多好感。他在意的是自己的妹妹,在意的是康嫔这个位份,对于君长宁这种又没脑子又嚣张跋扈的公主,他是半点都不喜的。他甚至觉得君长宁的性子有点儿像白花颜,但白花颜才多大,君长宁都十七了,能跟十岁的白花颜比吗?所以这位六公主的到来,并没有得到白家多热烈的欢迎。

    但不欢迎也不代表没人招待,毕竟人家还是公主呢,于是白兴言亲自陪着她坐在前厅说了好一会儿话,家长里短的乱扯了一阵子。

    不多时,管家进来问是否备午膳,六公主留下用午膳吗?

    白兴言当场就替君长宁做了决定:“公主出宫一趟不容易,是不会在宫外过多逗留的,说一会儿话也就该回宫了,午膳就算我们想留,公主也肯定是留不下。”

    谁知君长宁马上就把话给接了过来:“不不不,我可以留下用午膳。出宫之前我去跟父皇母后告了假,说我要出宫到文国公府来探亲。其实我一直都记着这门亲戚,只是从前碍于母妃跟娘家不亲近,所以我也不方便跟这边多接触。但今后不会了,我会常常出宫探望外祖母和大舅舅,会连带着我母妃的孝道一起尽了。父皇母后听了很高兴,立即放我出宫。”

    白兴言恨得牙都痒痒,同时也惊讶于这个外甥女似乎并不是像他之前想的那般,不是完全没脑子,这都学会踩着自己母亲的尸体往上爬,至少比白花颜肯定是强多了。

    午膳不留是不行了,于是白兴言吩咐管家备膳,还请了大叶氏、红氏还有白浩宸白浩轩都坐陪,甚至连林氏都给请出来了。国公府眼下就这么点儿人,看起来有些稀薄。

    席间,大叶氏头上罩着纱巾,看起来总比光头的形像强些。穿的也是广袖袍子,能很好地遮住那条莲藕臂。除去这两样外在因素,大叶氏看起来还是富贵优雅,端庄雍容的。

    林氏却显得有些拘谨,只动了两下筷子,然后就放下来专门陪笑,也不说话。

    白浩轩还小,吃了一会儿就离了席,说是还要去温书。

    君长宁还热络地说了句:“听闻轩表弟的功课一向很好,想必再过几年可以参加童生试了。”说完还叹了声,“唉,可惜白家的爵位不能再世袭了,否则表弟也不用从童生试考起。”

    白浩轩看了她一会儿,摇摇头道:“公主殿下一定是听差了,我的功课虽然不差,但跟很好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因为我就没怎么读那些科考的书本,我说的温书是去温医书,二姐姐布置给我看的医书。至于公主您说的什么童生试,轩儿也是不会去参加的,毕竟志不在此。”

    君长宁撞了个大红脸,这是拍马屁也没拍到正地方。可她也万没想到白浩轩居然不走仕途,要跟白鹤染学医去,这叫什么事儿?

    见君长宁尴尬,白兴言也不好光看着,于是挥挥手让白浩轩先走了,这才又对君长宁道:“你表弟还小,今后的路要怎么走,哪容得他自己说了算。”

    君长宁点点头,“舅舅说得是,这么大的事肯定是舅舅做主的,轩儿是太不懂事了。”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红氏听到这里开了口,却不提白浩轩,只对君长宁说:“公主拿来的礼物府里都清点出来了,我叫管家留了一半出来,一会儿公主去小白府的时候带上吧!许是您带来的宫人也糊涂了,礼原本就该留下一半的,怎么能都给了国公府。”

    君长宁一愣,“礼确实是都给国公府的呀!全都是我孝敬大舅舅的。”说完,又看了大叶氏一眼,然后补了句,“还有大舅母。”说完,又问小叶氏,“我到小白府去干什么?你是想让我去看二舅舅吗?”她一边说一边摇头,“虽然二舅母怀着身孕,但也不至于让我一个公主屈尊去看她。在我心里,大舅舅和大舅母才是第一位的。”

    大叶氏笑了笑,没说什么,白兴言却是听出了门道,本想替君长宁打个圆场把话圆一圆,结果没抢过红氏——“不去小白府?那这不是欺君吗?”

    君长宁都听懵了,怎么扯出欺君来了?她什么时候欺她父皇了?

    “红夫人不要乱说话。”君长宁的脸沉了,“你所谓的君,那是我的父亲,我欺我的父亲干什么?”她特地强调父亲二字,那是给红氏下马威,提醒红氏自己跟君之间的关系。

    红氏可不怕这个,翻了个白眼道:“你刚刚还说跟皇上皇后告假,是为了探望外祖母和大舅舅,现在大舅舅探着了,那外祖母呢?外祖母可还在小白府里住着呢,难道连点儿礼都不往小白府送吗?六公主还是没忘了把礼数尽到,毕竟康嫔娘娘就是因为这个栽的跟头。”

    一提起白明珠,君长宁的火气就更盛,但再想想红氏说得也对,如果不给老太太表示一下,这件事很有可能被有心人拿去做文章。她不想落得她母妃那样的下场,更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坏了她的大计。她今日来国公府可不单单是为了吃饭的,她是要给自己找靠山,是带着投名状来见她的大舅舅和大舅母的,约不能让一个小小红氏给坏了事。

    于是转身吩咐跟随来的宫人:“去把东西送到小白府去,就说是我孝敬老夫人的。”说完,又转回来冲着红氏笑了笑,“红夫人多虑了,东西本来就有外祖母一份,许是白府下人手快都接过去了,现在能把那份分出来就更好。”

    红氏也笑了:“六公主说好就好,我没所谓的,反正国公府不缺那些。”

    君长宁脸又沉了,她明白红氏的意思,是嫌她送的东西不好。

    这一顿饭吃得一点都不开心,人们各怀心事,好不容易挨到散席,红氏和林氏迅速就离了花厅,走得那个快,都不等白兴言说句话就没影儿了。

    君长宁冷哼一声,虽然不满,但也没说什么。到是白浩宸在大叶氏的示意下留了下来,毕竟他是国公府的大少爷,怎么也得留下来待客。

    但白浩宸神精有些恍惚,一点儿都没有了从前气宇轩昂的样子,整个人就跟没睡醒似的,让他留他就留,然后坐在那里也不说话,时不时的揉揉眼睛,喝口茶,强打精神。

    君长宁实在想不明白这位大表哥怎么变成了这样,她从前见过白浩宸几次,有时是在宫宴上,有时是大叶氏带着白浩宸进宫去给太后请安。但每次见这位大表哥都是玉树临风的模样,离着老远就能让人感受到那种不凡的气度。

    可现在完全不同了,眼睛也睁不开,人也没精神,眼窝深陷,眼圈发黑,还不时地打哈欠。她都想问问这位大表哥,这是几宿没睡觉了,至于困成这样?

    大叶氏也看出白浩宸的不对劲,但白浩宸这个状态已经有好一阵子了,她隐约觉得跟那个梅果有关,但又拿不到确切的证据。再加上白浩宸护着梅果,她几次想干涉都没能成功。

    白兴言却不知白浩宸跟梅果那档子事,只当白浩宸可能是好几天没睡觉,但又不知为什么不睡。于是沉了脸喝斥几句,便打发白浩宸离开了。

    终于,花厅只剩下上三位主子,白兴言,大叶氏,还有君长宁。

    大叶氏是什么人啊,那是最会察言观色的,打从君长宁来,她就看出君长宁今儿绝对不只是为了吃顿饭而来,她肯定是有事。

    但她也不认为君长宁会有什么大事,无外乎就是母妃没指望了,又回过头来跟白家谈同盟了。她心里甚至是不屑这位六公主的,毕竟一个无权无势的庶公主,不但不能给予白家帮助,还有可能会拖累了白家,所以她并不看好什么结盟。

    正因为不看好,所以态度也是淡淡的,当君长宁提出有要事相商,希望能换个地方说话时,大叶氏就说:“不需要换地方吧?这里就挺不错的,不知六公主是想要说什么?”

    这意思很明为了,太私密的话你也别说,说了我们也不爱听。就在这种地方,你能说什么就说什么,咱们一听一过也就算了。亲戚是亲戚,但我们真的给不了你什么帮助。

    君长宁看向白兴言,白兴言自然也是跟大叶氏一个意思,于是也点了头:“你大舅母说得对,长宁啊,有话你就说吧!你母亲到底是我的亲妹妹,咱们亲戚该做还是得做的。”

    君长宁却摇摇头,“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在这里说。”她说完,站起身,从袖袋里摸出一张字条递到了大叶氏和白兴言跟前,“二位看看这字条上的内容,再决定与我在哪里说话。”

    白兴言同大叶氏疑惑地将字条展下,当时就愣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