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25章 白惊鸿还有希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舅舅,大舅母,你们看,咱们是不是还要在这里继续谈下去?”君长宁十分自信她今天带来的这个消息,那可是她接手了白明珠从前的宫女霜英之后才知道的事情。

    那霜英是个暗哨,是白明珠放在身边的眼睛,看得更远,知道得更多。这个消息她也是今早才听说的,当时就吓了一跳,几乎是完全不敢相信的。但霜英说得肯定,而且告诉她,康嫔也是知道的。君长宁相信,只要自己一说出此事,百分百会引起大叶氏和白兴言的重视。

    果然,白兴言当即就站起身来,握着字条的手还在发抖,眼里的振奋却是藏也藏不住。

    “长宁,快随舅舅到梧桐园去。”然后一把拉起大叶氏,“一起去。”

    三人匆匆去了梧桐园,进了白兴言的书房,任何一个下人都没让跟着,甚至连门口都没有留人。只让几个下人在梧桐园的院儿门处守着,还吩咐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不是天塌,都不要放任何人进来打扰他们。

    终于到了适合说话的地方,大叶氏再也忍不住,眼里含泪地问君长宁:“这字条上说我们惊鸿跑了,这是真的吗?长宁,你快告诉舅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兴言也着急,但还是提醒大叶氏:“说话声音小一点,小心隔墙有耳。”说完还松了口气,“得亏是阿染离京了长宁才把这个消息带过来,否则她若是还在府中,这件事情本国公都不知道该在什么地方谈。长宁你不知道,这座国公府啊,早就被你那个表妹给霸占了。”

    一说起白鹤染,君长宁也恨得牙痒痒,要不是为了拖白鹤染下水,她的母妃也不至于给自己亲娘下毒。要是没有下毒这事,也就不至于被打入冷宫。白鹤染是她的仇人,不共戴天!

    “就是知道她走了,我才敢到国公府来。”君长宁收起愤恨的心情,继续道:“不过这事儿说起来也是命,该着这个时候被我知晓。”她将字条收了回来,揉巴揉巴,又塞回袖袋里。

    字条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就一句话:白惊鸿跑了。

    但就是这一句话就足够白兴言和大叶氏震惊了,就是这一句话就足够他们期待了。

    君长宁问白兴言:“舅舅是不是因为母妃的事,对长君有些看法?我知道你们兄妹之间的感情很好,这些年我母妃也一直都愿意同舅舅和舅母亲近,所以我那天指认她是下毒凶手,今儿又踩着她的罪过出宫探亲,大舅舅一定觉得我很不近人情吧?”

    白兴言哪有心情说这些,他现在一门心思都在白惊鸿跑了这件事上,他就想问问君长宁这话是从何说起,是怎么知道白惊鸿跑了的。还有,既然跑了,是跑到哪了?

    可是如今君长宁握着主动权,既然能拿着这样的消息来与他们谈,肯定不能是白谈的。

    于是他稳住心绪,对君长宁道:“我的确是替你的母妃惋惜,也的确珍惜这些年的兄妹情谊。但是长宁,你说舅舅心里不痛快那是肯定的,毕竟事情刚发生,还没缓过这个劲儿来。但说到底你也是我的亲外甥女,你母妃出事也是为了帮你谋划,我怎么能不向着你?你母妃已经没指望了,舅舅没本事,救不了她,但至少我和你舅母能护着她唯一的女儿。”

    大叶氏也跟着道:“是啊,长宁,你是明珠唯一的孩子,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帮衬你。”

    君长宁仔细看着面前这两个人的眼神,仔细分辨着这眼神中有多少真诚的成份。可惜看来看去也看不出什么,白兴言和大叶氏一个比一个会装,一个比一个狡猾,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让她看出虚情假意之态。所以君长宁没看出什么收获,当然,她也没有条件再去怀疑和选择。因为除了文国公府,她真的再没有任何靠山。

    哪怕明知道这二人眼里的真诚都是假的,帮她也是假的,都是为了套出关于白惊鸿的消息。但她还是得选择合作,毕竟只有合作了才有机会,即便改变不了她嫁往寒甘的命运,至少也能在后台上再硬气几分。甚至一旦将来白家起势,她还有可能再回来。

    “我相信你们。”君长宁终于松了口,“除了舅舅舅母,长宁再没有别的依靠了。”

    “长宁,舅母会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对待的,你相信舅母。”大叶氏更会演。

    君长宁点点头,不再扯别的,终于说起关于白惊鸿的事——

    “这件事情我也是今早才知道的,一听说就立即出宫来见你们。不知大舅舅有没有留意过,以前我母妃身边有一个宫女,名叫霜英,不常出现,长相也很普通,属于混在人群里就找不着的那种长相。但却一直留在我母妃身边,差不多有十年了。”

    她这么一说,白兴言还真是认真地想了一会儿,但最终却摇了头:“我不常去行云宫看你母妃,毕竟那是后宫,外臣不方便去,所以并没有什么印象。”

    到是大叶氏知道这个人:“她是你母妃身边的暗哨,当初你母妃说后宫不太平,身边没有个可靠的人帮衬,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算计了。她需要一个得力的人,能帮她做事,帮她留意各宫院的动向,甚至是整个后宫的动向。当初她跟我提过,我说这样的人是暗哨,价钱不低,如果她需要,我可以帮着她找,只要出得起银子,就可以买下一个得力的暗哨来。”

    “霜英是舅母替母妃买的?”君长宁很意外,同时也很担心。如果那暗哨真是大叶氏从中zhōu xuán帮着买下的,那她岂不是很危险,很容易被人甩出局?大叶氏想知道什么,自己去问霜英就好了,反正是老相识,何必还要经过她。

    她想着这些,目光就有些闪烁,大叶氏是什么人啊,自然看出了她的担忧。于是赶紧道:“长宁,你不明白暗哨的规矩,他们一旦被买下,那就生是那位主子的人,死是那位主子的鬼,除非主子再把他们转手送人,否则他们一辈子也不会背叛主子。别说我只是帮她联系把人买到手,哪怕我是那霜英的亲娘,她也不会听我的。”

    君长宁一愣,“那她为何在我母妃被打入冷宫之后,转身就投靠了我?”

    大叶氏想了想,说:“只有一个原因,这是你母妃吩咐她这样做的,是你母妃在自己失势之后,把曾经身边最得力的人留给了你。”

    “留给了我?”君长宁有些难过,想起当日在小白府她直指康嫔是个毒妇,想起康嫔被押送冷宫时一脸不舍地看向她,可是她却只还了一个嫌恶的目光。

    她的母妃在那一刻有千万个不好,母女之间的感情已经恶化到了再难挽回的程度。却没想到,到头来,母妃还是把最好的最得力的留给了她。

    君长宁吸了吸鼻子,心里发酸。

    “养暗哨要花很多钱吧?”她问大叶氏,“是买来的时候一次性付银子吗?”

    大叶氏说:“这个哨暗是走江湖上的关系买来的,开价三万两银子。你母妃当年一次性付清的,不但人买到手,身契也一起买到了。”她说到这里,看了眼白兴言,“老爷当年的暗哨,也是走一个渠道买来的,当初国公府还借了你母妃一笔银子,后来断断续续她还了三年。”

    白兴言想了起来:“是有这么回事,十多年前的事了,你不提我还忘了。”

    君长宁深吸了口气,叹了声,“那就是了。母妃被送到冷宫之后,霜英很快就找到了我,说从今以后她就是我的人,为我做事,什么都听我的。关于惊鸿的事我也是今早才知道的,她悄悄告诉我,上一次宫宴,有人从皇宫的水牢里救走了惊鸿。”

    大叶氏和白兴言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二人对视之下,满眼的惊恐。

    “什么人会救走惊鸿?为何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们一点消息都没有听说?”大叶氏完全不能理解,“不可能是叶家人,郭家人也不可能,更不会是姑母。因为要是他们出的手,一定会告诉我的。可不是他们还能有谁?”

    白兴言拧着眉毛想了一会儿,说出了一个可能:“段家。”

    大叶氏立即摇头,“于情于理段家是会救,可他们有那个本事吗?那可不是官府的牢房,那是皇宫水牢啊!段家多大的本事能从皇宫里把人给救走?”

    白兴言问君长宁:“这事儿那霜英是如何知道的?”

    君长宁说:“霜英常年帮着母妃暗中打探宫中事情,这事儿被她给撞见了。可她也只知道惊鸿被人救走,却不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手,又或者……”君长宁多了个心眼儿,“又或者她还知道些什么,但因为跟着我的时日尚短,没有一下子对我说。反正这个事儿我一知道就立即来告诉舅舅和舅母了,不管怎么说,只要惊鸿还活着,你们就有希望。虽然我听说她的嗓子被毒哑了,绝世容貌也被毁了,但这世上什么都不是绝对的,兴许就还有救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