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26章 新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26章新妾

    大叶氏都快乐疯了,她一直以为她的惊鸿已经死了,虽然宫里从来没放出过消息,可那是水牢啊,关在水牢里怎么可能活下去?

    她一直都在计较白家不给白惊鸿办丧,更计较她的宝贝女儿死都不让她见尸,为此还做了好几次噩梦。每次梦里都会看到白惊鸿一身的水奔向她,脸是模糊的,嗓子也是说不出话的,就只能站在她面前不停地哭,哭得她肝肠寸断。

    可是没有想到,今日君长宁的到来,居然带给她如此震撼的一个消息。

    她不知道是怎么把君长宁送出门去的,只知道临走的时候真是掏心挖肺地感激君长宁把这个消息带给她,她跟白兴言两个人一再保证无论如何都会帮着君长宁,不管今后发生什么事,文国公府永远都是君长宁的靠山。只希望君长宁跟那霜英处好关系,让霜英尽量多回忆当天都看到了什么,只要多一点点线索,就多了一点把惊鸿找回来的希望。

    君长宁很满意这个结果,乐呵呵地带着白家的回礼走了。

    白兴言和大叶氏激动得都要哭了,送走了君长宁后,两人立即回了福喜院儿,那急不可待的样子看在林氏眼里,就跟新郎官儿入洞房似的。可就大叶氏如今的姿色,白兴言至于么?

    林氏一解地去问红氏,红氏也不解,只隐隐觉得他们似乎跟君长宁达成了什么协议,而君长宁也给了他们足够的好处。但究竟是什么好处能让他们激动成这样?

    福喜院儿,大叶氏的卧寝里,所有下人都被潜出去了,甚至院子里都不让留人。

    两个人热络地坐在榻沿上,不停地交流着君长宁带回来的这个消息,越交流越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这是白家要复兴的兆头。在经历了白鹤染回来的这半年岁月,白家终于又要回到从前了,他们的惊鸿也终于要重见天日了。

    白兴言兴奋地说:“你看,如今你已经重新坐回到主母的位置上,今儿又得到消息说惊鸿还活着,而且被人救走了,再加上白鹤染已经离开上都城。这些事情说明什么?说明该是什么命就是什么命,阿染折腾了半年多,到头来怎么了?不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等她从青州府回来,会发现文国公府跟她从洛城回来时一模一样,她这几个月的努力全白废了。”

    大叶氏也跟着点头,“老爷说得对,什么人什么命,任她再怎么折腾,也逃不过运命的束缚。只是,老爷,咱们的惊鸿在哪里啊?到底是什么人把她给救走了的?”

    白兴言拧着眉想了一会儿,说出了一种可能:“当初宫宴上,只有罗夜一方是外来的势力,而且罗夜还有一位厉害的毒医,如果是她出手从水牢里捞人,也不是没有可能。惊鸿能够秘密离开皇宫,除非藏在罗夜人的车队里,才不会遭遇太过严苛的盘查。”

    “老爷的意思是,惊鸿被带到罗夜去了?”大叶氏有些忧心,“罗夜山高路远,如果人真的在那里,我们该怎么把她接回来?还有那罗夜人把惊鸿救走,是为了什么?”

    白兴言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但总归是救了人,总比关于水牢里等死强。于是他劝大叶氏:“总有一天惊鸿会回来的,想来那罗夜国君有可能是看中了惊鸿的美貌,这才把人救走。至于惊鸿的伤,罗夜既然有呼元家族相互,想把惊鸿的伤治好就不是难事。你就放心吧,惊鸿不是那苏婳宛,她就算到了罗夜,也会尽快的闯出一片自己的天下。”

    “那我们的计划……”大叶氏还是遗憾,“我们最终的目的可不是把惊鸿嫁给罗夜人啊!”

    “走一步看一步吧!”白兴言安慰她,“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何况这也只是我们的猜测,万一不是被罗夜人救走了呢?反正只要惊鸿还活着,咱们就要随时做好她随时能回来的准备。你最好跟郭家通个信,跟他们借人去打听消息,我相信郭老将军在罗夜应该有部署。”

    大叶氏点点头,“我明白,老爷放心,我们现在没有得力的人手,明日我亲自往郭家走一趟,请外公一定帮忙寻出惊鸿的下落来。毕竟只要惊鸿还活着,郭家也有希望。”

    白兴言点点头,眼里心里还在兴奋着,仿佛已经看到白惊鸿盛装归来,还是从前模样。

    “老爷,妾身给您看样东西。”大叶氏说着话,将两张画像递到了白兴言跟前,画像上画的都是女子,一个个不过二八年华,清丽可人。

    白兴言眼睛都看直了,但还是得故作矜持,“这是……”

    “这是妾身前阵子托三舅母帮着寻到的两位美人,老爷看看可还满意?”

    “这……是不是太小了些?”白兴言有些犹豫,“看像上这模样,还不到二十吧?我已经四十出头了,纳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进门,岂不是要让人笑话?”

    “怎么会?”叶氏震惊,“老爷,这样的想法可万万要不得,您是纳妾,不是娶妻。这老话说得好,娶妻当娶贤,纳妾当纳美,您看谁家的妾室不是娇滴滴的,年轻漂亮的?哪像咱们家的妾,她们都多大岁数了?不知道帮着老人寻新人,居然还有心思争风吃醋。争风吃醋那是小姑娘干的事,咱府里这事儿说出去都叫人笑话。”

    白兴言对此很是受用,频频点头,“你说得是,纳妾当纳美,本国公已经有了你这等贤妻,如今缺的就是美妾。叶柔,还是你想得周全。”

    “老爷喜欢就好。”大叶氏很高兴,“年轻有年轻的好处,涉世未深,听话,老爷怎么说她们怎么听,任凭老爷diào jiào。而且舅母说了,这两位姑娘没什么家世,爹娘也都不在了,入了府就完完全全是老爷的人,不会跟娘家有任何牵扯。老爷,这才是最好的妾啊!”

    白兴言也感叹:“是啊,这才是最好的妾。一个妾,要什么娘家,那是正妻才该有的!”

    说这话时,他完全忘了,要不是因为他的妾室红飘飘有个不差钱的娘家,他们文国公府上上下下都得饿死。就一心想着没有娘家碍眼,没有娘家指手划脚,那两个女子才能完完全全归属于他,这才是真正的舒心和踏实。

    “你打算何时安排她们入府?”白兴言问大叶氏,“人在上都城了吗?”

    大叶氏点头,“已经接到上都城内了,随时可以入府。老爷您看,还需要办个仪式吗?”

    白兴言犹豫,“不用了吧?纳妾而已,不需要那么隆重。”

    大叶氏却有不同的想法:“老爷,妾身还是主张办一个。一来是咱们府上已经十多年没添新人了,老爷已经足够念旧,这时候纳妾是人之常情,不丢人。二来也算是给家里人提个醒,得让她们知道,文国公府不是一成不变的,不是她们为老爷生过孩子就可以为所欲为。咱们得让她们知道谁才是这座文国公府的主人,谁才是真正能够决定她们命运的。”

    白兴言连连点头,“你说得对,是要借此敲打一番,把规则重新立一立。”

    “恩。”大叶氏再道,“另外,也可以趁此机会从红氏那里敲出一笔银子来。老爷纳妾要花用,这是必须的,新人入府要添置,这也是必须的。老爷您做为男人,总不能对新人太寒酸吧?所以她得给您一笔银子,让您用来zhōu xuán。这个银子咱们光明正大的要,由我这个当家主母来跟她提,她必须得给,否则就是善妒,那可是犯七出的,可以被休掉的。”

    白兴言觉得这叶之南真是当主母的料,太有想法了,这一招一招的,把红氏的路都给堵死了,不给银子都不行,真是太妙了!这才叫主母啊,主母就是该有这样的魄力,要能为男人寻美妾,还得为男人把家里这些妾都管得服服贴贴的,让男人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大叶氏把这些事做得太完美了,太漂亮了,白兴言简直都要为她拍手叫好。

    两人约定,明日先去郭府探亲,后天去小白府接老夫人,纳妾的事这两日时同进行,时刻准备着,等老夫人回府之后就可以张罗办喜事。

    毕竟是纳妾,不是娶亲,也不用大操大办,只备两顶小轿,叫人从侧门抬进府里就行了。

    但新院子要收拾,新房要布置,还有新人入府当天要有宴席,就不请外人了,把沾亲的都请一请,比如小白府、将军府,还有郭家,请这些人来热闹热闹就够了。

    大叶氏把这些都包揽下来,告诉白兴言什么都不用操心,安心等着做新郎官就好。

    至于老夫人那里更不用担心,亲娘也不能拦着儿子纳妾,儿子纳妾也是为了传宗接代,谁家不是希望多子多孙多福气?你难道还能跟你儿子说不许亲近新人,不许再生孩子?

    白兴言乐得清闲,满脸满眼都是笑意,再看大叶氏的模样,也没有那么恶心了。

    大叶氏看出白兴言眼里变化,心头一喜,趁机轻声开口,试探着问了句:“老爷,今晚到福喜院儿来,可好?”。九天神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