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27章 郭家的混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27章郭家的混乱

    此时的大叶氏头上是戴了纱巾的,看起来还挺好看,手臂也被宽大的广袖挡着,没有多恐怖。白兴言因为白惊鸿和这两个小妾的事心情极好,也知道纳妾是大叶氏的功劳,再加上白惊鸿要是回来了,大叶氏的地位就更不可动摇。

    这样一想,便觉得也是时候跟大叶氏恢复一下夫妻之实了。毕竟惊鸿已经有消息了,如果想要未来好好合作,夫妻情感是必须要维持住的。何况他真的不认为还有谁更适合白家主母这个位置,特别是在小叶氏短暂当过一段时日主母之后,他更觉大叶氏的珍贵。

    于是白兴言点了头,“好,今晚本国公会到这里来,你准备一下吧!”说完,转身走了,只是临走时还顺手拿走了那两张画像,准备回书房好好再看看。

    大叶氏乐开了花,也不在乎白兴言的心思都在那两个新人小妾身上。那原本就是她给白兴言找的美人,而且这美人一入府,自然是投靠在她的麾下,是她的臂膀和助力,三人是一体的。她绝对希望那两位能把白兴言的心紧紧笼络住,如此对她们仨都好。

    因为老爷晚上要留宿,大叶氏立即着人将卧寝重新布置了一番。

    她也不怎么想的,居然把屋里整得跟喜房一样,不但摆了大红烛,还换上红帐,就连茶壶茶碗都换了全套的红瓷,更别指枕头被褥,反正能换的都换过了。

    这一下午把院儿里的下人给忙的,几乎脚不沾地,总算在天快黑时全部布置完毕。

    有下人背地里都在悄悄议论,说二夫不要脸,这么大岁数了还整新婚燕尔这一套。明明就是老夫老妻,整得跟新婚之夜似的有什么意思?笼络男人那得靠自己的美貌和手段,整这些外在的能有什么用?只会让人觉着恶心。

    这些话当然不能让大叶氏听到,不过她叶之南也不傻,把房间布置成这样,她可不是为了让自己挽回男人的心。她很有自知之名,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已经不可能让白兴言心动了,就算头发能长出来,可这条断了的手臂也绝对没有恢复的可能。所以她不指望自己留住男人,她现在把全部心思都放在那两个还没入府的小妾身上。就是今儿这一番布置,也是别有用意。

    听闻白兴言今晚要去大叶氏房里,林氏和红氏都觉得十分好笑,都在猜测白兴言是怎么想的,难道口味突然就变了?就喜欢那种光头的美了?

    两人还就这个事谈论了一番,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白兴言这是饥不择食。

    红氏已经很久都不让他进引霞院儿了,就连林氏的香园也因为白燕语跟白鹤染亲近,让白兴言开始有意识地不愿意靠近。可他到底是个男人啊,有正常的需求啊,家里不行就只能上外面找,却偏偏手里没有多少活动银子。如此一来,也只能去福喜院儿凑合一下。

    林氏一边分析一边笑,“以前一门心思都在老爷身上,总觉得他是这辈子唯一的依靠,不把他给侍候好了,别说我日子不好过,就是我的女儿将来也不会有好出路。所以那时候真是使尽浑身解数去侍候他,连带着还要听二夫人的话,现在想想真是可笑。”

    红氏也叹了口气,“我不也是一样么,从前的日子真是一言难尽。我们都是为了活下去,都是为了能给自己的儿女挣出一席之地来,就是怕以后成了别人的掂脚石。好在现在苦尽甘来,再回过头来看二夫人折腾,好像看到了从前的自己,真是天道好轮回。”

    “你说她这么折腾能挽回老爷吗?”林氏一边说一边摇头,“我们都了解老爷,他喜欢的是年轻貌美的,要不是我们两个容貌保持得好,人显得年轻,怕是早早就失宠了。可那二夫人都成什么样了,就算满足了老爷一时之需,还真能挽回老爷的心?”

    “挽回心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总觉得她这番折腾不是什么好兆头,保不齐里头还有什么幺蛾子,咱们可不能掉以轻心。”

    当晚,白兴言依诺去了福喜院儿。

    白惊鸿没死的惊喜还在心中没有散去,对两位新妾的期待也还记在心里,所以他对大叶氏也没有太多的抵触。大不了吹了蜡烛闭上眼,女人么,还不是一个样。

    他怀着这样的心情到了福喜院儿,一进屋就懵了。他是听说二夫人把卧寝布置得像新房,但万没想到这新房的床榻上还坐着个穿着大红嫁衣、盖着喜帕的女人。

    叶之南这是抽的什么风?

    这是白兴言的第一念头,他觉得这女人真是有病,装饰房间也就罢了,他可以理解一个等待已久的女人的心情。可都这个岁数了,还把自己给打扮成新娘子是几个意思?

    这不是成心恶心人吗?带不带这么玩儿的?

    白兴言的脸色很不好看,赶走了下人之后,正想喝斥大叶氏几句,却在这时,坐在床上蒙着红盖头的新娘子说话了:“老爷,您过几天就要纳新人了,您看这新房布置的可还满意?到时两位美妾也会像妾身这样,穿着大红喜服,盖着大红喜帕,安安静静地坐在榻沿等着您。”

    她这么一说白兴言就明白了,这是要他把此情此景想像成过几日迎娶美妾时的场面。

    别说,这么一想,白兴言这心里到是欢喜了不少,对大叶氏的厌恶也减去了几分。甚至有点儿把她也想像成新人美妾,很想有冲上前去把盖头掀开来的冲动。

    大叶氏适时提醒他:“老爷,吹了红烛吧!”

    他明白了,红烛一吹,黑灯瞎火的就看不出来谁是谁,如此就真跟新婚之夜差不多了。

    白兴言很满意大叶氏这一番安排,当即吹了所有烛火,急吼吼地就扑了过去。

    这一夜自然快活,特别是次日醒来后,大叶氏又一次提起,过几日会将两位美妾送入同一间喜房的想法,这让白兴言更加的欢喜,以至于大清早的还又来了一回晨春。

    叶之南喜滋滋地去郭家探亲了,整个人容光焕发,与头些日子半死不活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以至于进了郭家的门,郭家人都倍感惊讶,没想到叶家没了,这叶之南看起来到是混得比以前还更好了,真是让人百思不解。

    叶之南是郭老将军的外孙女,她的母亲郭世珍是郭老将军的嫡长女,嫁给了叶家老太爷,成为了叶家主母,生下叶之南。可惜郭世珍早逝,大叶氏出嫁不长时间她就不在了。

    郭老将军成亲晚,四十多岁才娶妻生子,前面生的几个都是女儿,后期才有的儿子。

    说起来,郭家只有大叶氏的母亲郭世珍,和如今的郭家大老爷郭闻宇是正经的嫡出子女,其它许多都是庶出。当然,如今的二老爷郭闻右、三老爷郭闻以及四老爷郭闻台算不上庶出,但也是续弦之妻生的,跟发妻所出的嫡子嫡女还是不一样,至少老大郭闻宇就不太看得上几个弟弟,嫌弃他们的母亲是续弦的,在他眼里不算主母。

    郭大老爷郭闻宇跟叶之南的母亲是一辈的,是亲姐弟,按辈份算,叶之南应该管郭闻宇叫大舅舅。但郭闻宇比郭世珍晚出生十多年,以至于他的年龄跟叶之南差不多,只比叶之南大三岁,他膝下的孩子更是跟白惊鸿白浩宸这些小辈差不多一边大,

    不只郭闻宇这个年龄和辈份尴尬,往下数其它的三位老爷,那就更尴尬了,因为他们还没叶之南大呢,最小的四老爷比叶之南还小五岁,是郭老太爷的老来子,他们的孩子比白惊鸿还小,按辈份却是叶之南的表弟妹,是白惊鸿和白浩宸的表舅。

    就像当初的郭碧玉和郭天香,实际上那是叶之南的表妹,郭旗是她的表弟。

    这种辈份真的很尴尬,而且也给郭家的孩子造成许多困扰。比如交友方面,跟谁在一起玩儿呢?大一辈人家都有家庭,小一辈见了面人家都觉得他们是长辈。

    这还不算什么,最闹心的是在婚姻嫁娶方面,他们是找平辈的人,还是找小辈的人?找平辈的,自己不甘心,因为对方岁数太大了。那么大岁数的人,男的都成家立业有正妻了,女的也早就嫁人生子生女,谁能等他们?

    找小辈的吧,这个辈份就容易让对方不舒服,你说这在家里怎么论啊?跟郭家走亲戚又该怎么论啊?怎么论怎么都是乱套的。

    所以郭家人很郁闷,不管是郭闻宇这一代,还是郭碧玉郭天香这一代,都不愿意承认自己辈份大,跟叶之南论交时,郭天香甚至都管叶之南叫姑姑。

    郭家那几位老爷也不愿意让叶之南叫自己舅舅,干脆就自己合计着,让她跟他们叫哥,不管比她还是比她小,都叫表哥,就大表哥二表哥那么叫。

    大叶氏对此十分无奈,对郭家这个乱套的辈份也十分无奈。所以这么多年下来,互相之间其实都是乱叫的,就像她跟白兴言说新的小妾是三舅母给找的,那三舅母其实就是郭家三老爷的夫人夏氏。可是当着夏氏的面她可不敢叫三舅母,得叫三表嫂。

    这不,今儿才一进门,离着老远就见夏氏迎了过来,热络地打着招呼:“叶柔表妹来啦!”。九天神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