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28章 外公可一定要帮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大叶氏赶紧快走了几步,和夏氏拉起手,也是热情地回礼:“见过表嫂。”

    夏氏摇摇头,“咱们平辈之间用不着这么客气,今儿就留下来吃饭,咱们也好好说说话。”

    大叶氏笑着答应了,心里却是万般无奈。夏氏刻意强调平辈之间,这还真是少有的长辈不把自己当长辈,宁愿自降身份也要显得年轻啊!

    今儿大老爷和三老爷都在家,因为大叶氏来了,人们便都聚到了前厅互相说着话。郭问天也坐在上首位上,只是脸色不太好看,因为他儿子儿媳管他外孙女叫表妹,叫得还挺顺溜。

    老将军黑了脸,喝斥下方众人:“舅舅不好好当舅舅,胡乱攀扯成何体统?”

    老将军一黑脸,下头的人也不敢再造次了,一个个规规矩矩地改了称呼,大叶氏舅舅舅母地叫了一遍,郭问天的脸色这才缓合了一些。

    叶家人对此到也怎么放在心上,毕竟这样的戏码总演,老爷子虽然不愿意他们乱排辈份,但也知道自己家里这个辈份不太正常,对小辈们没什么好处,平时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这并不代表小辈们可以在自己跟前明目张胆地乱叫,多少还是要回避一些的。

    郭闻宇主动岔开话题,他问大叶氏:“坊间传闻你跟那天赐公主和了好,俩人关系还不错,她甚至为你们接了一条莲藕手臂,真的假的?”说着话,目光往大叶氏的手臂上投了去。

    大叶氏叹了一声,将袖子往上卷了卷,露出那条假臂来。

    郭家人惊奇地围了上去,看猴儿一样看着那条假手臂,一个个震惊不已。

    “居然还真能用莲藕做出手臂来,可这东西是怎么连到肩膀上的?粘上的?”

    大叶氏摇头,眼中现出痛苦之色,“是缝上的,用一种特殊的针穿上线,生生缝上去的,就跟缝衣裳一样。”她说到这里还打了个冷颤,明显是想到了缝手臂时的痛苦。

    郭家人听得也直咧嘴,“缝啊?那得多疼啊?”

    大叶氏吸了吸鼻子卖了一波可怜:“疼得人都能昏过去,可要一直昏下去也就好了,偏偏这一针你昏了,缝下一针的时候却又疼醒过来。这还都不算,最要命的是,因为莲藕过不了几天就烂了,一条莲藕臂最多也就能用六七天,之后就要换将的,要把这一条拆下来,新的再重新缝上去。同样的痛苦再来一次不说,拆旧臂的时候简直比缝上去时还要疼百倍。”

    郭闻宇怒了:“那你遭这个罪干什么?非得带着个假胳膊吗?这六七天缝一次要缝到什么时候?一直缝到你老了死了?还是一直缝到那天赐公主出嫁?她这就是故意整你!”

    大叶氏点点头,“谁都知道她是在故意整我,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整个叶家都折在了她的手上,我哪里有能力再去跟她做对?大舅舅,国公府现在就是那白鹤染说了算,她在府里说一不二,就是我家老爷到了白鹤染面前也得跟只狗一样听话,否则她非打即骂,完全不会考虑那是她的长辈,是她的亲生父亲。”

    “天底下还真有这种不孝之女?”郭闻宇表示震惊,但也没再说什么。白鹤染从洛城回来之后渐渐变得跋扈,这他们是早就知道的,对此也做出过对抗。可惜,不旦没对抗得过白鹤染,还搭上了他儿子郭旗的一条命,他只要想到这个就心疼。

    一时间,厅里众人都不言语了,谁也不愿意接关于白鹤染的这个话茬儿。到是大夫人张氏问道:“那白鹤染现在已经离京多日了,不能再为你接手臂了,那这条要是烂光了怎么办?”

    大叶氏告诉她说:“不会烂光的,她临走之前做了处理,说这条手臂用上半年都不会烂。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处理的,但这几天戴下来,到的确是没见有任何变化,颜色也没变。”

    张氏乍乍嘴,“她明明有不需要更换的好手段,却偏偏还要六七天给你换一次,这就是摆明了折磨你呢!不过也没办法,谁让叶家没了,没有人给你撑腰了呢?唉,你也是福大命大,叶家虽然没了,但唯独剩下了你。”

    张氏的话已经很明白了,该给你叶之南撑腰的是叶家,叶家没了你就自认倒霉吧!谁让你们叶家斗不过白鹤染。但你不能往郭家找,郭家可不跟你淌这个浑水,谁沾上你谁倒霉,保不齐叶家就是被你给方没的,你不能再来祸害郭家了。

    大叶氏心一凉,她还没等说来意呢就被人把话给堵死了,这果然,外祖家怎么也不如自己的娘家,姓叶和姓郭是不一样的。

    不过她并不郁闷,张氏的话也不能带给她太大的打击。这要搁在昨天之前,或许她还真是能被打击着,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她知道她的惊鸿还活着,不但还活着,而且也被救出了水牢。这就让她有了依仗,也有了希望,而且她相信,只要把这件事跟她外公说起,她外公一定会全力帮她,一定会把从前的计划继续实施下去。

    叶家没了不要紧,太后不是还活着吗?原本叶家也没有什么,全靠一个太后在支撑。

    可以说,如今跟过去没什么两样,重要的人都还在,那计划就没什么不可以继续进行的。

    叶之南冲着张氏笑了笑,“大舅母说得是,叶家不争气,最终还是没能在白鹤染的凌厉手段下存活下来。真是枉费姑母这些年苦心栽培,做什么事都要顾及他们,太让人失望了。”

    郭家人明白了,大叶氏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以前有叶家在,太后还有所顾及,现在没了叶家,太后反而可以放开手脚。他们也不是傻子,都明白叶家不重要,重要的是太后,那么叶家没了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太后还在。

    郭问天听着下方子孙说话,心里也在反复地思量。宫里是个什么情况他不是不知道,老太后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让白鹤染收拾得都没人样了。但即便这样,白鹤染也不敢真的让她死,这就说明太后手里的私兵君家还没完全掌握,他们必须留着老太太,以防兵乱。

    这是机会,也是郭家跟叶家合作的根本。可问题是根本虽然还在,但牵制一个傀儡皇帝,只有这一个根本是不够的。从前他们是双管齐下,除了权力牵制,还有美色牵制,一个白惊鸿,足以让那二皇子神魂颠倒。现在没了白惊鸿,二皇子的腿脚据说还让白鹤染给治好了,这样的二皇子,他们还能牵制得住吗?一旦让他登上皇位,他能听话吗?

    就算能牵制住,但叶太后的那些私兵交给谁?老太太那个年纪了,不可能总活着,一旦有了个三长两短,私兵怎么办?难道到了那个时候全都交到已经成为皇帝的二皇子手里?那郭家对他来说还有什么用?岂不是一夜之间就要覆灭?

    交给郭家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太后姓叶不姓郭,她不可能把自己这么多年的辛苦经营拱手相让。可如果交给叶之南,叶之南到了那时算什么?她没有一个身为皇后的女儿,她握那些私兵是干什么用的?郭家能顺利的从叶之南手中把私兵要来吗?

    原本他的打算是,用白惊鸿牵制二皇子,将白惊鸿打造成另外一个叶太后,私兵也交给白惊鸿来掌握。然后郭家再打出亲情牌,将叶之南牢牢掌握在手里,又或者到时候使个手段除掉叶之南,那么,白惊鸿就只剩下郭家一个靠山。

    光有私兵是不行的,必须得有靠山,白惊鸿会明白这个道理。

    但这都是从前的打算了,如今没有了白惊鸿,一切都是空谈。虽然郭家也不是没打算过送一个女儿进宫,但还是那个道理,郭家女儿当了皇后是没用的,得不到太后的支持,得不到私兵。最主要的是,郭家女儿生得没白惊鸿那么好看,人家二皇子还看不上。

    郭问天心里很乱,但他突然发现叶之南看向他的目光似乎有些复杂,便知这许是有话要同他单独说。于是挥挥手道:“行了,你们都散了吧!叶柔随我到书房去,外公有话问你。”

    终于得到跟郭问天单独说话的机会,叶之南赶紧跟着他走了,三夫人夏氏还在后头喊着:“晌午留下吃饭,我这就叫人去预备饭菜去。”

    大夫人张氏看了她一眼,嗤笑一声:“你这是在巴结她呢?”

    夏氏耸耸肩,“大嫂说是那就是吧!吃顿饭而已,哪来那么些讲究。她到底还是咱们家亲戚呢,郭家不至于连一顿饭都剩下。”

    叶之南随着郭问天到了书房,她也不兜圈子,只待门一关起,立即就将君长君从宫里带出来的消息说给郭问天听。同时也包括她跟白兴言的分析,关于白惊鸿很有可能在罗夜的事情也讲了出来。然后才跟郭问天苦苦哀求:“外公,您可一定得帮帮我,惊鸿还活着,这是我们的希望啊!”

    郭问天也惊呆了,白惊鸿跑了?太好了!这绝对是一个希望,一个很大的希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