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29章 冷若南逃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从郭家出来时,大叶氏是带着笑的,因为她所求之事,郭问天答应了。

    这虽在她的意料之中,但她还是高兴。因为生活已经回到了正轨,她已经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一切都将回到从前,回到白鹤染没从洛城回来的时候。

    只是,她的惊鸿什么时候才能回到白家?她的惊鸿到底去了哪里?是被罗夜人偷出宫去当成王妃养了吗?就像从前的苏婳宛?

    大叶氏恨得咬牙,罗夜人,若真的那样糟蹋她的惊鸿,她定与之不共戴天。

    西行的医队里,没有人知道东宫元和宋石身边的两个小徒弟已经换了人。这事儿做得隐蔽,连随行护送的暗哨都瞒了过去。

    宋石对此还有些微词,偷偷跟东宫元说:“传闻阎王殿的暗哨多么多么厉害,可依我看实在是有些夸张了,否则怎么连我们的小徒弟换了人都没人发现?”

    东宫元也很无奈,但他知道这也怨不得暗哨,“随行保护我们的暗哨并不多,只有四个,其它的都是尊王府的亲兵。亲兵只负责队伍的安全,我们只要没有遇袭,就没有什么事。至于换人之所以换得这么隐蔽,许是谁都没料到天赐公主的马车会出问题。这么多人的队伍,他们也不可能把所有人都认全了,我们自己又没声张,谁能想得到呢?”

    “那真就只能把她们带到青州府去?”宋石这几日一直在发愁,“阁主要是知道我们把嫡公主带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会不会把我俩给活劈了?”

    东宫元打了个哆嗦,但还是强做镇静道:“应该不会,师父还是能讲理的。那冷xiao jie也就罢了,就嫡公主那个性子,她决定的事谁能改变得了?”

    “东宫先生,你说那冷xiao jie为什么要跑出京城?嫡公主是为了她的黎民苍生,冷xiao jie为了什么?”这是宋石一直疑惑的,“这几日我见她神色不太对,一直往后面张望,看样子很怕有人追来。一开始以为是怕皇家人在寻找嫡公主,可后来发现嫡公主反到一点都不急。”

    东宫元摇头,表示不知,他只是指了指宋石身后,告诉他:“你的徒弟来了。”

    宋石一哆嗦,他的徒弟,他的徒弟不就是冷若南么?她们两个自己给自己做了分配,君灵犀叫了东宫元一声师父,冷若南则是站到了他这一边,成为他的弟子。

    “背后说人坏话,是一件不道德的行为。”冷若南凑到宋石身边,压低了声音表示自己的不满。“师父,您要是想多了解徒儿一番,大可以直接开口跟徒儿来问,没必要躲在背后议论。你是今生阁的大夫,是阿染手底下的兵,你的一言一行可都代表着阿染呢!”

    宋石被训得没脾气,也赖得跟冷若南争论,好在医队已经开始集合,要继续赶路了。

    马平川的马车依然行在最前头,君灵犀捧着一本医书看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地跟东宫元请教一些问题,到真有点小弟子的样子。反观冷若南就静不下心了,一会儿掀帘子往外看看,一会儿又告诉马平川一定多留意外头的动静,一旦发现有不对劲的,要立即告诉她。

    终于,君灵犀受不了了,砰地一声把手里的医书往腿上一摔,瞪着眼问冷若南:“你还能不能消停一会儿了?这都走出来多少天天,要抓你的人早就出来抓了,还能让你跑出这么远?反到是你没完没了地掀帘子才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我可提醒过你,我九哥派出来的暗哨可都不是花架子,就你这小动作,指不定早就入了他们的眼,早就怀疑上我们这辆车。你被抓回去不要紧,要是连累我也被抓回去,我保证跟你没完!”

    “哎呀我知道,我这不是担心吗?你被抓回去顶多就是让皇上皇后骂一顿,再大不了就是在宫里关你几天,他们还能把你怎么样?可是我就不同了,我被抓回去就意味着要落入魔窟,我爹娘不但救不起我,还得跟着我一块儿倒霉。”

    “那你跑出来你爹娘就不倒霉了?”君灵犀白了她一眼,“你是跑了,你爹娘怎么办?到时候郭家找不到你的人,不得跟你爹娘急眼啊?”

    冷若南急得直跺脚,“我担心的也是这样,但我爹非得让我跑,我娘也是,说我要是不跑就把我扔到深山里去,再把腿打折,让我回都回不来。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我爹说我跑了也就跑了,郭家找不到人最多闹一闹,也不敢把我们冷家如何。我爹好歹也是户部尚书,也不是他们郭家说拿捏就能拿捏得了的。可如果我不走,被郭家把这个事儿给办成了,那冷家可就真的被郭家拿捏住了。”

    她说着话又看向君灵犀,可怜巴巴地问她:“灵犀啊,就冲着这些日子咱俩之间的交情,你能不能帮我一把?至少帮我跟你爹说说,别答应郭家提出的该死的赐婚的请求,我不想嫁到郭家去,也不可能嫁到郭家去。如果皇上真的同意了,赐婚的圣旨真的下来了,那我也就只有zì shā这一条路可走了。”

    君灵犀听得直皱眉,“有这么严重?”

    东宫元和宋石的兴致也被挑了起来,宋石问她:“你跑出京城是为了逃婚?”

    东宫元问的是:“郭家向冷家提亲了?提的是哪位少爷?”

    冷若南叹了气,“提的是郭家二房长子,郭箭。妈的,郭箭郭箭,这名字听着就贱,我怎么可能嫁给这种人?”她如今是一提到郭家气就不打一处来,“再说,我是跟着阿染混的,也是从小在上都城内长大的,郭家跟白家是个什么关系我怎么会不知道?就冲着这层关系,我要是嫁到郭家去我成什么了?往后我跟阿染还怎么处?阿染不得恨我一辈子啊?”

    君灵犀听得连连点头,“你说这话我爱听,是不能为了一个郭家背叛染姐姐。”

    “那是!”冷若南仰起下巴,“我跟阿染是发过誓的,不管贫穷还是富有,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更不在乎健康还是疾病,只要我们还活着,都是要在一起的。区区一个郭家,怎么可能拆散我跟阿染,那我与她之间的感情也太禁不起考验了。”

    她一边说一边又开始求君灵犀:“灵犀啊灵犀,这些日子咱们俩形影不离,感情与日俱增,就算不是莫逆之交,至少也算一见钟情,你就不能帮帮我吗?帮我跟你父皇说说。”

    君灵犀听得阵阵发笑,“冷若南,以前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说起话来很奇怪。就按你形容的你跟我染姐姐的关系,我要不知道你是个女的,我很容易把你想象成染姐姐的奸夫。当然,这样说染姐姐不太好,可是那些话真的只适用于染姐姐跟我十哥,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就是怪怪的,怪的不能再怪了。”

    她将手里的医书放到一边,认真地分析冷若南,“还有我们俩的关系,什么叫一见钟情?冷若南,那是男女之间才该说的话,我不是你的良人,你也不是我的绝配,所以你得斟酌用词。还有,我没有办法帮助你,对于你的这桩婚事,我真的无能为力。”

    冷若南不解,“你怎么会无能为力?你是嫡公主啊!皇上是你爹啊!”

    君灵犀看傻子一样看着冷若南,“他是我爹没错,可是你别忘了,我现在跟你一样在逃跑,我在逃跑呢我怎么替你跟我父皇求情?你是不是傻了?”

    “对哦!”冷若南瞬间又郁闷了,“求你也没有用,那我该怎么办呢?还有谁能帮助我?灵犀,你说我爹娘会不会出事?郭家会不会丧心病狂到对我爹娘下手?特别是我爹,他在户部,跟郭家原本就有过节,这一回还不知道要怎么整我们冷家。但愿……”

    一向大大咧咧的冷若南终于沉了下来,“但愿别整成从前的苏家那样,否则就算是我逃了出来也是白逃,因为再回去时很有可能无家可归。”

    “那你现在就下马车,跟暗哨说一声你的身份,他们自会分出人手把你送回上都城。”

    “不行,我不能回去。”冷若南十分坚决,“我爹说得对,我只要人在京城,这门亲事就推不掉。一旦我嫁进郭家,那就等于是给郭家送去一个人质,郭家可以用我来威胁我爹一辈子。我爹还说,郭家狼子野心,虽没本事zào fǎn作乱,但这些年也没少跟叶家和白家勾结谋划。这样的家族早晚自己把自己给玩死,我嫁进郭家就相当于走进了坟墓,早晚要跟着郭家一起被灭九族。若想保冷家,就绝不能跟郭家有任何牵扯,所以我必须逃,必须把郭家那个jiàn rén要娶我的念头给彻底打消,否则我们冷家的下场会比当年的苏家还要不堪。”

    君灵犀皱着眉不说话,到是东宫元说了句:“那就跑吧!”

    冷若南的心更沉了,“东宫先生,你也觉得我爹说的是对的?”

    东宫元点头,“冷大人掌管户部多年,要会看不穿郭家的心思?确实不能嫁,否则冷家会被郭家拖进深源地狱,万劫不复。”

    深夜山涧,白鹤染一行终于停了下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