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43章 村子的真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白鹤染告诉他:“意思就是,我会再下一种毒在受害人体内,用我的毒,毒死你的蛊。”

    那人都惊呆了,“你在开玩笑吗?毒怎么可能毒死蛊?”

    “所以我说这就是个意思,是为了能让你听懂。至于为何我采取的手段会让你的蛊失效,那是我说了你也听不明白的道理。总之,你若不信,便叫进来一个人试试,可一旦试了,你将面临死亡。所以你得想好,试一试有没有意义。”

    “你想知道什么?”那人泄了气,他是不敢赌,他还不想死,否则就不会从桃花班逃出来。“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你们可以放过我吗?”

    “前提是你要解了外面那些村民的蛊毒。”君慕息说,“或者你解,或者我们解。”

    “我解。”那人恨得咬牙,“你们用命逼我,偏偏我还惜着命,能怎么样?自然是你们说解我就解,我还能有什么选择?”十分出料意料的,他竟哭了。

    白鹤染同君慕息二人面面相觑,这怎么就哭了呢?还哭得跟个孩子似的那么委屈,这是堂堂蛊师好吧?虽然看起来就是个新手蛊师,可那也是跟蛊沾边儿的。就这点儿承受能力,他还玩儿蛊?开什么玩笑?

    “你哭什么?”白鹤染实在不能理解,“男子汉大丈夫,要么同意,要么不同意,或者我们逼迫你解蛊你可以怨恨于我们,至于哭天抹泪的么?”

    “怎么不至于?”那个干脆站起来,但没站到地上,而是站到了床榻上,显得十分高。“我不想给他们解蛊,因为他们活该,他们不但心眼坏欺骗于我,他们还祸害自己人。我好不容易逃离了桃花班,我想过安稳日子,想娶个媳妇儿生孩子。结果媳妇儿刚成婚就有了身孕,一查都快两个月了,不知道是什么人的野种。我这委屈跟谁说去?”

    他一边说一边抹眼泪,“还说什么要么我解要么你们解,咋不干脆说要么解蛊要么就让我去死呢?你们解了我不就得跟着母虫一起死吗?为了活命,我不得不答应你们,可是我心里憋屈,我心里委屈,我替我自己冤得慌!我就会这一种手段,我没有别的能耐,我偷偷学了这么些年,我容易么我?解了他们的蛊,你们是高兴了,他们也高兴了,可是我更憋屈了,我跟谁说去?谁能替我想想?”

    他越说越激动,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在床榻上,只管呜呜哭泣。

    白鹤染瞅着这人长相稍显女气,说话声音也细细柔柔的,跳起来时动作还有点娘,便跟四皇子探讨,“这人是唱旦角儿的吧?”

    都不等四皇子说话,那人又叫喊起来:“我唱旦角儿的怎么了?我演女人怎么了?那是在台上,在台下我可是纯爷们儿,是可以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你们凭什么瞧不起我?”

    白鹤染赶紧解释:“没有瞧不起你,就是分析一下你的戏曲事业。那什么,你能不能先不要哭了,咱们好好谈谈。我知道你委屈,可是你就算把村子里的人全都杀了,你该委屈也还是委屈。何况村里已经死了不少人,你报那女人给你戴绿帽子的仇我不管,但是你残害其它无辜村民,那就不只是你委屈的是,你这是触犯了东秦律法,逃不掉的。”

    “那我为什么还要解蛊?”那人急了,“左右我是落到了你们手里,解不解我都是一个死,我为什么还要解?就因为你们想从我口中得到消息?我人都要死了,我还管什么消息不消息,我肯定不会告诉你们任何有关于桃花班的事情的。”

    君慕息轻轻叹息,“怕是唱戏唱得久了,只想着戏本子里的道道,脑子都坏掉了。你尚且懂得以蛊毒控制他人,我们如何能不知?说不说,不在你,在我们。”

    “你,你说什么?”

    “他说我们可以用类似的手段控制了你,让你说出你所知道的一切,然后我给外头的人解蛊毒。蛊毒解了,你即刻就死了,然后村民们过他们自己的日子,从前怎么过,往后还怎么过。你折腾这一出,到头来除了把自己给折腾死,也没别的成效。”

    “怎么没有别的成效?”那人急了,“你不能给他们解蛊,他们都是活该的,所有因为蛊毒而死去的人,所有因为蛊毒而伤残的人,没有一个是冤枉的。你们跟我讲东秦律法,那就跟他们也算算东秦律法,你去问问那些所谓的村民,问问他们是如何将年迈的老母背到山里丢弃,如何将怀着女胎的妻子扔到水里活活溺死,如何把病重的孩子煎煮烹炸,如何为了一吊钱就把隔壁邻里一刀捅死!你去问问,问问他们是不是人,问问他们遭这些罪应不应该!”

    那人一边说一边笑,一会儿坐一会儿站,有时还要在床榻上跳那么几下,却怎么都表达不明白自己的心情,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问白鹤染和君慕息:“你们明不明白?我不是杀人不眨眼的恶人,我素来也没有以折磨人为乐的喜好,我为何给这一整个村子下蛊?我被那个恶妇给骗了,我收拾她一人多好,我为何要蛊了这一整个村子?你们怎么就不想想为什么?”

    “不管为什么,你都只是个唱戏的。”比起蛊师的急躁,白鹤染同君慕息二人却是十分淡然。白鹤染说,“即便你所言属实,那也是官府该操心的事,你若看不下去,大可以报官,却没有动用私刑的权力。他们妄杀生是一回事,你下蛊毒又是另一回事,两者不可混为一谈,所以说到底,你还是错的。”

    “那官府要是肯管,我至于自己动手?你瞧着这村子从官道上走走就到了,却不知从官道往这村子拐进来的路上尽是毒物。蚊虫且不说了,只说那蛇,都是剧毒的三角头,咬一口死一个,就是这村子里的村民来来回回,出去十个也得留在半路两个,哪家官差会愿意来?”

    “是么?”白鹤染回想了一下,“我们来时也没遇着什么毒物……哦,也可能是因为我在,那些毒物都回避了。”

    “你以为你是谁?”那人气得都要冒烟了,“还毒物回避,你以为你是谁?还官府,你以为这里是上都城吗?你以为普天之下所有王土的官府都跟上都城一个样吗?不一样,完全不一样!那里是京都,天子脚下,丁点大小事都可以闹大,官府不敢不管,因为很容易就心动了皇上,一旦惊动了皇上,他地方官儿就是有责任的。可是这里不同,天高皇帝远,谁出管不着,出了什么差子都能压得住。那些所谓的父母官他们只顾着自己快活,只管着眼巴前儿的那点儿事,稍微路走远了些,艰难了些,人家就不来了。”

    他越说越丧气,又一屁股坐到床榻上,抹了一把眼泪继续道:“也别怪人家不来,这里何止是艰难,这里是凶险,人家好不容易当了官,怎么舍得为了几个村民把命都搭进去。所以我告官无门,只能自己动手,那些杀妻弑母灭子的畜生,一个都别想活。”

    “那其它人呢?”君慕息问他,“其它人为何跟着一起受罪?”

    “因为他们冷漠啊!”那人说得理所当然,“他们明知道村里人都干了什么,却选择视而不见。视而不见就相当于帮凶,正是因为他们不理会,所以才助长了村子里的邪恶风气。所以虽罪不致死,却也得受点儿活罪。”

    “那那位在县城求学的秀才呢?”君慕息又问,“他何罪之有?”

    “那个叫锁子的?哼,那日他回来探亲,见一位年轻村民要出村去给老父亲买药,你猜他说什么?他跟那年轻人说,你父亲这么老了,又不能下地干活儿,还得每日吃药,简直是浪费银子。不如背到山里扔掉,也给自己减轻些负担。”

    白鹤染同君慕息面面相觑,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是这样。亏她之前还对那个锁子报以同情,还替对方可惜不能再参加科举,甚至她都想过要不要帮锁子一把,重新给他生活的希望。

    可如今看来,若这蛊师说得都是真的,自己的好心真是白费了。

    “还没有告诉我们,你为何离开桃花班,为何林寒生没有找你。”白鹤染问他,“以林寒生的为人,你既知道桃花班的秘密,他就不会留你在外头,掘地三尺也是要将你找出来的。”

    “他如今哪有工夫找我,他得回罗夜去见呼元家族的人,再耽搁那个女的就活不下去了。”蛊师叹了一声,“我之所以离开他,是因为那林寒生的手伸得太长了,他若只是唱戏,若只是跟听戏的女人们勾勾搭搭也就罢了,毕竟都是自愿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可他不该把手伸到皇宫里,不该把那个女人从皇宫里救出来。他这是要跟东秦皇族翻脸,他这是要走谋反的路,我可不敢再跟着他了,我是东秦人,我不想谋反,我不想死,你们懂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