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46章 朕要认儿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冬天雪这个问题只得了一句答,君慕息说:“我有王妃。”然后马鞭一甩,马奔得更快了,冬天雪追了一会儿没追上,只好放弃。

    听到了他二人的对话,心里一紧,赶紧追上来提醒冬天雪:“不管你跟四殿下是什么关系,但主子就是主子,主子的事不是咱们该过问的。你若想长长久久待在主子身边,以后像这种不该问的话,就千万别再问了。”

    刀光的马行得更慢了些,因为马背上那个蛊师实在是不老实,一会儿跟刀光吵架,一会儿叫嚣着要下马,直到白鹤染到了近前才算稍微安静一些,但还是不停地表达着自己的诉求:“请天赐公主收留我,做徒弟也行做随从也行,反正只要能让我跟着你,干什么我都愿意。”

    白鹤染不解,“为何一定要跟着我?就因为我们把你从村子里带了出来?你要实在不爱离开那个村子,我可以派人把你再送回去。当然,你离开之前还是要把我想知道的、关于桃花班的事情全都说出来。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讲。”

    “我讲,你想知道什么我就说什么,把我从小到大知道的桃花班的情况全都说给你听。但是我不想回村子,我就想跟在你身边,只要让我跟在你身边,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到是说说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

    “因为你比我厉害,因为你身上有人味儿,也因为你能与蛊术抗衡,跟着你我才能命长,跟着你我才能在关键时刻保住这条性命。实不相瞒,我离开桃花班,虽然林班主现在没有找我,但总有一天他一定会把我找出来,然后用残忍的手段将我除掉。我是一个惜命的人,我不想死,所以我必须得找到一个稳妥的靠山,好好地活。”

    “那我又为什么要当你的靠山?除了你知无不言以外,你还能给予我什么?”

    “我……我可以帮你做事啊!我会使蛊,你要知道,身边有一位蛊师助力,那可是很牛的事,你去问问有多少人重金相求这样的待遇都求不来,我上赶子投靠你,你居然不待见?”

    白鹤染白了他一眼,“还真是有点儿不太待见。我原本是打算到前头就把你放下来,可既然你执意跟随,那我也不好太驳你的面子。不如这样,我们这一行是要往青州府去,等到了青州府后,你到官府衙门去填个死契单子,从此以后mài shēn为奴,生死都由我说了算。”

    “死契啊?”那人开始犹豫,“活契行不行?我是一个惜命之人,如果签了死契,那岂不是你说什么时候让我死,我就得什么时候死吗?那我怎么惜我的命?”

    “可就算你不签死契,只要你在我眼前晃悠着,我依然是想让你什么时候死,你就得什么时候死。我可以保证我给你下个毒,你连察觉都不会察觉到,稀里糊涂地就没了命。”

    “不不不,你不能,我不是说你没这个本事,我是说你不会这么做,你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不会随便就杀人的。”

    “那不就得了。”白鹤染耸耸肩,“既然知道我是个有原则的人,那么你即便是签了死契,我也不会随便就让你去死的。你不用急着答我,从这里到青州府还得走上月余,你有的是工夫思考。我会一直将你带到青州,到时候你若不愿意,自行离去便可。但如果同意了,到时我也会与你约法三章,毕竟不是什么人都能跟着我白鹤染的,你可明白?”

    那人点头,“我明白,谢谢公主。”

    “那好,把你知道的桃花班,讲给我听。特别是林寒生从宫里救走那个女子的事,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莫要隐瞒。”

    “是……”

    秋叶渐落,早晚寒凉,天和帝早朝之后就去了昭仁宫,因为行得匆忙,经过一方台阶时还绊了一下,差点儿栽下去。吓得于本赶紧命人把这处台阶给平了,以免老皇帝再摔着。

    天和帝想说不怪这台阶的事,可又不愿承认是自己上了年纪腿脚不好,更不想承认自己是心里有事走路着急忙慌,只好看着宫人们小跑着去张罗把台阶给平掉,心里头还默默为那处台阶念叨了一番,无外乎就是我不是故意的,被平了也不要来找我之类的,很是幼稚。

    昭仁宫里,陈皇后跟君灵犀母女二人刚从佛光殿回来,正坐在一处低头说着什么。

    天和帝进来时,有宫人报了,但陈皇后没在意,以至于老皇帝都走到跟前了,这母女二人也没一个站起身来迎接,更别提行礼了。

    老皇帝有些郁闷,“虽说朕平时不是太在意这些规矩礼数,特别是在自家人面前,从不愿意太拘着你们。可你们也得差不多点儿啊!不行礼也就罢了,总该打个招呼吧?”

    君灵犀吓了一跳,“父亲您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叫人通传一声?”

    “就是。”陈皇后也翻了个白眼,“自己悄么么的走进来,还怪别人不招呼,谁知道你来了?哪有皇帝当得跟个贼似的,走个路都没动静。”

    “我……”老皇帝在心里默默地劝着自己不生气不生气,陈皇后这个脾气他都受了几十年了,早就习惯了。就这么劝着,还真就不生气了,甚至还换上了一副笑脸,“听说你们俩到佛光殿去了,怎么不是年不是节的,到那去干什么?”

    君灵犀起身,拉着她爹坐了下来,“我同母后是去祭拜先祖的,因为那件事情。”她冲着天和帝眨了眨眼,“父皇,你可要想好了,认个干儿子简单,就像认下染姐姐那样,只是一个称呼,再给一个位份,如此而已。可是要入皇家族谱,开君家宗祠,那可不是小事,且不说皇室宗亲如何想,怕是朝中那些大臣们也会横加阻拦。毕竟一旦入了族谱,那就是跟亲生的无异了,将来是可以继承皇位的。”

    “江越他原本就是朕的亲生儿子!”

    “知道知道。”君灵犀赶紧伸手给她爹顺背,“但问题是光我们知道不行啊,你得让别人也知道啊I是这事怎么说呢?父皇您好意思说吗?”

    “我……”他还真不好意思说。你把给你宠妃守陵的人给睡了,虽说那也是你的妃子吧,可毕竟人家是出了宫的,还是在给姐姐守陵。你说你在宫里该睡人家的时候不睡,到了外头却来了兴致,这叫什么事儿?问题江越他不只身世复杂,他身份也复杂,他当过太监。

    皇子成了太监,这话传出去还不得让人笑话死。虽说白鹤染妙手回春给整回春了,但谁信啊?这话说出去有人信吗?太监还能再长出来,开玩笑呢,还是讲神话呢?

    老皇帝闷闷不乐,“那你们说怎么办?朕总不能不认这个儿子,他的命已经够苦的了。”

    “你跟谁急眼呢?”陈皇后不干了,“苦是谁造成的?还不是你自己干的好事?如今儿女都大了,这种事你知道我是怎么跟灵犀讲才讲明白的?你知道我是怎么开的这个口?你到好,只管做好事生儿子,别的什么都不管,为难的事都让女人去做,真是天子啊!”

    天和帝被她训得脸通红,却又不敢反驳,毕竟能不能顺利认回儿子,正宫皇后可是关键人物。万一惹她个不高兴,死活不让认,他也拿皇后没有办法。

    “你们帮朕想想主意。”他苦求陈皇后,也求君灵犀,“你十一哥命是真的苦,要不是有阿染,怕是他一辈子都只能在朕身边儿当个太监。灵犀你是好孩子,你帮父皇想想办法。”

    君灵犀噘了一会儿嘴,到底还是心软,叹了一声同他说:“我跟九哥商量过了,十哥临走之前也给留了主意,他们说父皇不可以直接却认一个太监为子,这会惹人非议。所以十一哥想要回朝,就必须用一个新的身份,同时江公公这个身份,必须得死掉。”

    江公公死掉,这个老皇帝能理解,之前也确实是这样做的,一直都对外宣称江越病重,命在旦夕。但新的身份回朝,这个怎么弄?

    他问君灵犀:“你觉得你十一哥该用什么样的新身份?”

    君灵犀说:“十哥临走前想好了,就说江公公死了,您十分伤心,机缘巧合下寻到一位长得跟江公公十分相似之人,觉得很有缘份,想认其为亲,是为皇十一子。”

    “这叫什么理由?”老皇帝都生气了,“这不胡闹吗?因为长得像就认儿子,然后还入皇室宗谱?不行不行,那帮老臣一定会闹上鸣銮殿,誓不罢休的。”

    “那父皇觉得什么理由更好?”君灵犀摊摊手,“莫非你要承认那是你年轻时候在外头留下的风流债?你不嫌丢人还得给我母后留些脸面呢!”

    “什么风流债,一个姑娘家你怎么说话呢?”老皇帝急了,“再说,他生母原本就是朕的后妃,这怎么能算风流债?”

    “那您就这么跟朝臣们说吧,看他们干不干。”君灵犀坐到椅子里,也是气呼呼的,“守陵期间怀上孩子,这叫什么事儿?传出去多难听?您就不能为十一哥想想?”

    老皇帝蔫了,陈皇后却在这时候开了口:“想堵住朝臣的口,也不是没有办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