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47章 别在本宫面前装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什么办法?”老皇帝一把抓住陈皇后的手,“你快说,什么办法?”

    “立太子啊!朝臣们之所以会阻拦,就是怕认来的这个儿子会谋君家皇位。现在这几位皇子之间闹成什么样,他们可以当做是正常的夺嫡之争,可是到时候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小子,也要参与夺嫡呢?他们能干吗?别说他们不知道是亲儿子,就算是知道,你以为这个时候认回来的亲儿子,无根无势,谁能帮他?不但不能帮,还得踩他一脚,你那些儿子们的帮凶都得一拥而上,你那十一子,悬喽!”

    “所以你的意思是,朕早立太子,先将未来的君位定下来,这样也就安生了,谁也别争谁也别抢,多一个儿子少一个儿子,都跟皇位没多大关系了?”

    “圣上英明。”陈皇后点点头,“不过这个储君的人选,本宫也得跟着一起参详参详。”

    “这还有什么可参详的,君位自然是老十的。”天和帝对此十分坚决,“原本觉得老九老十都好,但是朕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老十更合适。反正就是老十好,君位是他的。”

    陈皇后满意地点了头,“既然你选了老十,那本宫就没什么可参详的了。”

    “难不成你还以为朕会选旁的?”天和帝看傻子一样看着陈皇后,“和着这些年朕的心思你一点儿都没猜透?朕还以为你早就知道呢!”

    “我是知道,但我也怕你一时间脑子糊涂,合计合计就给了旁人。你也别怪我这做母后的偏心,实在是有老九老十在,你其它那些儿子都黯然失色,没什么看头了。”

    “母后这话就不对了。”君灵犀的眼睛当时就瞪了起来,“别的不说,四哥还是好的呀!”

    陈皇后点头,“老四是不错,可惜,让那苏婳宛给害了。”

    “应该说是让德福宫那位给害了。”君灵犀一提这事儿就来气,“我好好一个四哥,活生生让她们折磨成这样,真是杀人的心都有。”

    天和帝拍拍最疼爱的小女儿,叹着气道:“你四哥是让人害了,可就算没这档子事,他也不是皇位最好的人选。你四哥他……”

    “我知道,四哥太善良了,没有九哥杀伐果断,也没有十哥战神之威。”君灵犀叹了一声,“我只是可怜我四哥,白白托生到君家一场,到头来什么都得到,也什么都没剩下。”

    “你就不惦记你九哥十哥?”陈皇后问她,“小时候跟你九哥十哥混的最久,怎么长大了到是跟你四哥亲近起来?”

    “我当然惦记九哥十哥,可他们一个拥有阎王殿,一个手握重兵,如今连媳妇儿也都说定了。他们什么都有,可我四哥什么也没有。小时候是跟九哥十哥混得最久,也是跟着九哥十哥一起长大的,九哥十哥会带我爬树掏鸟蛋,也会带我下河摸鱼。可是只有四哥会教我读书习字给我讲道理,也只有他会站在树下接着我,生怕我摔下来伤了。所以我亲近九哥十哥,也心疼四哥。这不是长不长大,小时候也是这样的。”

    陈皇后点点头,又教训起老皇帝来:“多好的女儿,多好的儿子,兄弟齐心,兄妹友爱,这才叫一家人。再看看其它那几个,听说昨儿老二又去郭家了,不知道在筹谋什么。我看他现在走起路来昂首挺胸的,腿脚利索得很,说起来这还是我们阿染的功劳,却也没见他提一个谢字,真真没良心。还有老六,前几天又喝了场花酒,又新纳了两房小妾。”

    “好好的你提这些做什么?”老皇帝听得不耐烦,“说小十一的事呢!”

    “怎么着,不爱听了?都是你生的你凭什么不爱听啊?不好还不让人说啊?小十一是小十一,他只要跟老九老十似的懂事,我照样把他当亲生的疼。”陈皇后拉过君灵犀,瞪了老皇帝一眼,这才又道,“灵犀啊,你听着,将来你十一哥认祖归宗,你一定提醒着他,让他把眼睛长正道了,多看看你九哥十哥还有四哥,离其它那些个远一点。”

    君灵犀听得直笑,“母后,您如今一心想着他是我的十一哥,反到是忘了他原本的身份。他是什么人啊?他父皇身边最得势的小太监,是内宫总管,最是玲珑心思。跟着父皇这么多年,您可曾听说过江公公立场不坚定过?可曾听说过他跟其它皇兄或是哪位大臣走得近过?再说,九哥十哥原本就知道他的身份,他们仨都厮混多少年了,还用得着我提醒?”

    陈皇后点点头,“你说得是,那江越确实是个好样的。既如此,那本宫便安安心心的收了这个儿子,把他也养在身边,同你九哥十哥一般对待了。”

    天和帝老泪纵横,“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行了别酸了。”陈皇后又剜了老皇帝一眼,“你都多大岁数了,还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个。”

    “这怎么了?这就是句感慨。”老皇帝简直哭笑不得。

    陈皇后懒得跟他扯这些个,干脆把话题又绕了回来:“你认回小十一的事,我同灵犀已经商量过了。待小十一彻底康复,等凛儿和阿染回来,咱们就借着给凛儿和阿染庆功办一场宫宴,在宫宴上把太子之事给定了。那些老臣们见天儿的嚷嚷着让你立太子立太子,生怕你哪一天两眼一闭撒手不管,这皇位没有着落,东秦王朝也跟着乱了套。到时一听说你要立太子了,他们一定高兴,然后咱们就借着他们这个高兴劲儿把江越的事给提了,想必他们也不会说什么。再不行,就言明这个儿子虽然记入宗谱,但排除在承袭皇位之外。如何?”

    天和帝想了想,点点头,“好,就这么定了。”

    君灵犀咧嘴笑了起来,“恭喜父皇,十一哥终于能够认祖归宗,如今十一哥在尊王府里养着呢,父皇要是无事,不如咱们往尊王府走一趟,去看看十一哥?”

    “好啊!朕……”

    “朕什么朕?”陈皇后眼一立,“你是皇帝,你出宫是多大的事啊?如今凛儿和息儿都不在京里,就只有楚儿坐镇京都。你少给他添乱行不行?消消停停给我在宫里待着,哪儿也别想去!实在不放心小儿子,就让灵犀过去看看,楚儿也会给你递消息进宫的。”

    天和帝表示很无奈,他管得了天下,却管不了这个皇后,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她的。

    不过今日也算是把江越这个事给商量出了眉目,他还是很高兴的,乐呵呵地在昭仁宫用了午膳,还小憩了一个时辰,然后才回清明殿去看折子。

    老皇帝这边即将得回一个儿子,整日乐呵呵的,可是上都城内的小白府里,却是终日阴云。因为二夫人谈氏失去了一个儿子,偏偏这个儿子还是死在她亲生的女儿手里。

    白兴武想尽了各种方法要处置了白千娇,包括给她一壶毒酒、给她一条白绫,也想过直接一刀捅死拉倒。可到底还是亲生女儿,他下不去手,谈氏也下不去手。

    所以,如今这夫妻俩每日只剩下两件事,上午悼念儿子,下午咒骂女儿。

    整个小白府死气沉沉,下人们都不敢大声说话,生怕惹恼主人家。

    可有些话该说还是得说,有些人该来还是得来,这日,将军府的夫人关氏来了,带着重礼亲自登门,特地没带孩子,怕谈氏触景伤情。

    谈氏掉了孩子这事关氏是近日才知道的,因为小白府认为这是家丑,不可外扬,所以对外一直地封锁着消息,对儿女双全的将军府亦如此。

    关氏是去文国公府给老夫人问安,这才听老夫人说起这桩事,赶忙备了礼就往小白府去。

    可惜,谈氏不见她,下人为难地同她说:“三夫人,您千万别怪我家夫人,实在是这些日子什么人都不见,国公府的二夫人也被赶出去过。”

    关氏点点头表示理解,将自己带来的东西都留下,嘱咐下人好好照看着,里头的补品一定要炖给谈氏喝,这才不放心地离开。

    下人将关氏带来的东西拿给谈氏和白兴武看,都是补品,全是好东西,光血燕就有两盒。

    谈氏又抹起眼泪,“老三家的命好,谁能想到一个庶子居然当了大将军,她也跟着享福了。想想人家,儿女又全,女儿也订了亲,听说等老三回来就要成亲了。怎么人家家里都能过得和和满满,偏生我们家要出这样的事?我们到底是得罪了哪方神明,为何如此待我?”

    白兴武挥挥手让下人将东西拿下去,还嘱咐把血燕给炖一碗来,这才劝谈氏:“你也别难受,等阿染回来再让她给你瞧瞧,她是神医,没准儿能给你瞧好,往后咱们还能再生。”

    “你们还想生?”突然一声惊喝,房门咣啷一声被推了开,白千娇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执意要生儿子?难道只有我一个不行吗?我会对你们好呀!”

    “冤孽!冤孽!”谈氏直指白千娇,大骂开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