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49章 文国公府之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青草!青草!”白花颜在屋子里声嘶力竭地喊起来,青草赶紧跑进去,就听白花颜问道,“外头是什么声音?我怎么听到好像有人在叫喊?是不是府里出了事?是不是又有人死了?太好了,又出事了,文国公府终于又出事了!”

    青草简直不明白这五小姐是个什么脑子,家里出事怎么把她给乐成这样?

    “奴婢也听到了声音,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小姐您稍安勿躁,奴婢去外头看看。”

    青草扔下白花颜,转身就往外跑,出了屋还能听到白花颜在大叫:“出事了好,都出事了才好,这样就显不出我来了。”

    文国公府大乱,一个方向火光冲天,竟是起了大火。

    青草跑出竹笛院,冲着着火的地方跑去,半路劫住一个小厮问道:“哪里起火了?”

    那小厮告诉她:“是大少爷的韬光阁,那里起了火。”

    青草心头一惊,也不怎么的,一听到韬光阁就想到了大少爷要娶的那个梅果。

    她见过梅果两次,那梅果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人冷冰冰的,像是所有人都欠了她钱一样,终日耷拉个脸,很不容易接近。

    她下意识地就认为这场火跟梅果有关,可问了那小厮,对方也不知道火是怎么起来的。

    小厮忙着去救火,青草又往前跑了一段,终于看清楚的确是韬光阁起火。

    有不少下人跑了出来,一脸的灰,还有的受了伤,不是烧掉了头发就是烧坏了手臂,一个个疼得直哭。有没受伤的大丫鬟就大声地喝斥那些人:“哭什么哭?起了火不赶紧救火,还有脸在这儿哭?主子养你们是干什么的?不是让你们一遇了事就知道哭的,赶紧去救火!”

    青草被一个小丫鬟撞了一下,她趁机把那小丫鬟拉到边上,还塞了一虚儿碎银子,这才小声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韬光阁好好的怎么会起火?”

    那小丫鬟看了看手里的碎银子,一咬牙道:“原本大少爷不让外传的,但我平日城存下来的私银都烧在火里了,就算火灭了也什么都剩不下,所以看在你这块碎银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这场火是意外而起的,原因是梅果在院儿里烧纸钱,烧着烧着突然就起了风,风将没燃尽的纸钱给刮了起来,刮得到处都是,刮着刮着就起了火。现在火越烧越大,整个韬光阁都没了不说,都快把府里的园子给烧光一半了。”

    “这么严重?”青草吓坏了,哆哆嗦嗦地往回跑,半路遇上诈诈唬唬栽歪着膀子赶来的二夫人,见她空着两只手往回跑,气得骂她是蠢货,让她赶紧端了盆子去打水救火。

    青草就这么被征用,没能赶回去给白花颜报信,气得白花颜躺在屋里骂了一宿。

    这场火起得蹊跷,韬光阁上上下下口风忒紧,谁也不肯说这火是怎么烧起来的,只说莫名奇妙地就起了火,她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大叶氏气得大骂白浩宸是个混账东西,只知道宠梅果那个小jiàn rén,连自己的院子都看护不住。梅果却瞪大了双眼,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大叶氏:“二夫人您怎么能这样?院子起了火,大少爷险些被烧死,您不说关怀也就罢了,怎么还要骂他?他难道愿意自己院子着火吗?他难道愿意冒这样的生命危险吗?二夫人,他是您的亲儿子,是文国公府的大少爷啊!”

    白浩宸也跟着道:“就是,我从来没有对不起母亲您,当初那三夫人砍你的手臂,我拼着被父亲打死的危险也要冲上去掐死她,结果被父亲打进柜子里,伤得好些日子都起不来。结果我换来了什么?母亲您重回主母之位,却对我再不同往昔,昨夜我院中失火,险些命丧火场,您非但对我的安危不闻不问,居然还斥我看护不住院子。敢问母亲,是院子重要还是儿子重要?在您眼里角难道还不如那区区韬光阁?”

    “你……你们……”大叶氏被堵得简直没了话说,她儿子什么时候如此会说摆了?

    林氏捏着帕子捂在鼻子下头,两道秀眉一直皱皱着,听着这娘俩互怼,她也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地跟了一句:“二夫人是跟从前不同了,从前大小姐和大少爷可是您的心头肉,别说险些被火烧死,就是出门崴了一下脚都够您念叨好几天。如今这是怎么了?难不成大小姐没了,您连大少爷也不想要了?看来这回真是一心一意想着自己是白家媳妇儿,不再牵扯那德镇段家了。唉,好好的院子烧成这样儿,火都灭了还能闻着烟味儿,真是可惜了那好地方。”

    “林姨娘请自重。”白浩宸沉下脸来看向林氏,“我是府里大少爷,为主,你只是我父亲的妾室,为婢。我母亲说我也就罢了,以你的身份,有何资格对我冷嘲热讽?”

    “哟!大少爷生气了?”林氏笑了起来,“我可没对大少爷您冷嘲热讽,我只是附和咱们府上当家主母的心意。您说的对,我只是个妾,所以我得跟二夫人站在一条战线上呀!”

    “你——”白浩宸被林氏气够呛,想怼回去几句,可见梅果低眉顺眼的样子,明显是没有跟林氏对怼的心思,他便也不再搭理林氏,又看向他的母亲。

    大叶氏气得直翻白眼,她真想把这儿子的脑子给劈开看看,这脑袋里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这怎么越活越不像她的儿子?梅果那个小jiàn rén到底给她儿子下了什么药?

    “白顺。”大叶氏放弃跟白浩宸说话,转而叫了管家,“可有查出起火原因?”

    管家白顺上前一步,施礼,然后摇头道:“回禀二夫人,未曾查到。但家里也不可能无缘无故起火,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请问二夫人,此事要不要报官?或许让官府来查才能查明真相,毕竟官府查案最有经验。”

    大叶氏下意识就摇了头,“不行,绝不能报官!为这等小事就报官,咱们文国公府的脸面还要不要了?万一最后查出只是灶炭未熄灭,或是灯烛倒了,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死。”

    这话红氏就不爱听了,“二夫人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一整个院子都烧没了,你说这是小事?那好,既然是小事,就由二夫人自己处理好了,你来修缮院子,反正也是你儿子的院儿,我就不管了。”

    “红妹妹,话可不能这么说。”一听说红氏要不管,大叶氏就着急了,“他可不只是我的儿子,他是文国公府的大少爷,再说,那韬光阁也是文国公府的地介不是。”

    “那也轮不着我管。”红氏是铁了心不想出这笔钱,“我只管府里的人不被饿死,如果是大少爷没饭吃了,那我肯定管的,但这种烧了院子再来找我修,我可不当那个大头鬼。”

    这时,梅果开口了:“红夫人说得对,修复那么大一个院子不是一笔歇销,绝不应该让红夫人一力承担。”她可怜巴巴地看向白浩宸,“大少爷,咱们不该为难红夫人,国公府这么大,也不是非得要住在韬光阁不可吧?”

    白浩宸不明白梅果是什么意思,但他已经越来越听梅果的话了,他知道梅果既如此说,那一定是有她的道理。于是点点头,“你说得对,确实没必要非得住在韬光阁。”

    大叶氏一听这话就愣了,“浩宸,你不要胡闹,韬光阁是你的院子,你不住在韬光阁你要住到哪?这府里哪里还有空闲的院子?”说到这儿,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国公府如今不是没有空院子啊,白鹤染不在家,她的念昔院儿不就空着呢么,难不成她儿子和梅果打的是这个主意?他们想霸占白鹤染的院子?

    大叶氏突然意识到她儿子不是真傻,这是在布局啊!白鹤染的院子虽然不大,还偏远,但她住了那么久,一定有很多东西留下来。只要霸占了去,那里面的东西还不都是她儿子的。

    一这样想,心里就舒坦了,再看向梅果也不觉得特别讨厌了。于是大叶氏缓了缓情绪,换了脸色,笑着问道:“你们的意思是……搬屋子?”

    白浩宸看看梅果,得到了肯定的目光后点了头,“对,搬屋子,不住韬光阁了。”

    “也好。”大叶氏点点头,“修缮韬光阁实在太费银子,何况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修完的,你怎么说也得有个临时的住处。如今府里空着的、能马上就住人的院子,也就是阿染的念昔院儿了,不如你就先带着你院儿里的人搬到念昔院儿去,凑合住着。你父亲去衙门报备了,因为昨晚的火烧到了隔壁宅子,等他回来我再同他商量商量,看这个事儿怎么办好。”

    “你说什么?让他住哪儿?”白蓁蓁当场就翻了脸,“你们娘俩也忒不要脸了些,居然惦记上了我二姐姐的院子,你们怎么想的?谁给你们的胆子要去住念昔院儿的?”

    红氏和林氏也一致对外,“打念昔院儿的主意?就是老爷同意了,老夫人也不会同意的。”

    大叶氏脸又沉了下来,场面一时僵持住,谁也不肯让步。

    到是梅果又开了口,是对白浩宸说:“大少爷,咱们可不去住念昔院儿,那里太远了,平日里给老夫人和二夫人请个安什么的都不方便。您是二夫人的亲生儿子,这种时候理应是投靠母亲。所以依奴婢看,少爷咱们就搬到福喜院儿去住吧!”

    大叶氏一愣,“你说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