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54章 你留我留,你退我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收拾好东西的速速出城,没收拾好的尽量少带,立即出城要紧,快!”落修顾不上白鹤染了,开始当街大声呼喝,指挥着官差迅速疏散人群。

    君慕息命令燕关和刀光:“去帮忙。”

    燕关和刀光立即参与进去,帮着落修一起疏散百姓,就是默语和冬天雪也加入了,那蛊师随手拉起了一个摔在他脚边的小孩子,捡起掉在地上的包袱塞给孩子,同时提醒他:“当心着点,一路往东跑,上山。”

    白鹤染见那孩子跑了,这才凑过去问那蛊师:“咱们都一起到了青州城,你都没有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一直跟你叫喂喂的。”

    那蛊师有点儿委屈,“不是我不说,是你一直都没问,我还以为对你来说我的名字不重要呢,伤心了好久。”

    白鹤染也是无奈,“你的名字对我来说是不太重要,但问题是你死气白赖地跟着我来了,又不打算走,那我总免不了跟你说话,一说话就得喊人,我喊什么呀?”

    蛊师气呼呼地说:“我叫田开朗。”

    “呃……开朗啊!”白鹤染忍住笑,这会儿实在不是笑的时候,“行吧,眼下已经到了青州城,城内的情况你已经看到了,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是继续跟着我,还是要离开青州去逃命?如果要逃命,立即就走,如果要留,那就从这一刻起,完全听我的话,不允许你有任何的私人行动。你自己选。”

    “我留下。”田开朗想都没想就道,“我必须留下,要不就白来了。在路上我就说过了,我是肯定跟着你的,只要你不背叛东秦,不通敌叛国,不出卖军报,不……”

    “行了行了行了。”白鹤染赶紧把他打住,她这是收了个爱国小霸王吗?这怎么张口闭口提醒她不能背叛东秦?

    海风愈发的狂烈了,白鹤染无心再跟田开朗说话,转身去看四皇子,扬声问道:“四哥,你看这天气,是不是大啸要到了?”

    君慕息朝着西边看了一会儿,点点头,“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三日内会有大啸至,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大啸会有多高,会不会拍进青州城来。”

    落修疏散了一会儿百姓,又跑回他们跟前,“殿下,王妃,咱们快走,跟十爷汇合后也得立即撤离,青州城不能再待了。”

    众人点点头,跟着落修往府衙门而去。

    才走至一半,白鹤染远远就看到有个玄袍男子,打马扬鞭往她这头奔了来。

    她心下一紧,鼻子就有些发酸,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情绪,就是看到那越来越近的人下颌冒出的胡茬儿就想哭。这才不到两月,他怎么就瘦了?还老了呢?治啸比打仗还辛苦吗?

    君慕息看了她一眼,轻声提醒:“去吧,迎迎凛儿。”

    “恩。”白鹤染闷声应话,然后打马向前,几步就迎上了来人。“君慕凛,接住我!”

    说话间,纵身而起,紫裙飞扬,在无数逃难的百姓头顶一跃而过,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一个紫眸男子的马背上。

    二人对面而坐,她在前,他在后,四目相对,双唇含笑,两双手自然而然地握在一起。

    他说:“染染,你终于来了。”

    她说:“君慕凛,我总算是到了。”

    可是他随即却面露沮丧,“之前日日盼着你来,可如今却又希望你还没有到,我就可以派人快马加鞭通知你停下,不要再往这边来了。”他回手指向西边,“染染你看,大啸将至,青州城挡不住水患,官府已经在疏散百姓,很快这里就要成为一座空城,就是我们也得退守。”

    “我来都来了,你留我留,你退我退便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她笑着抬起手,按向他眉心的那朵紫莲,“面对数十万敌军都不曾害怕过,怎么这时候反到畏惧了?”

    他无奈,“那是因为面对敌军的时候,身边没你。我不是怕这场大啸,我只是怕伤了你。”

    “我是来救人的,我伤不着。”她依然自信地笑着,“君慕凛,从前咱们不认得也就罢了,你杀你的敌,我遭我的罪,谁也管不着谁。但是打从我接了赐婚的圣旨那一刻起,就已经将这条命与你绑在了一起。你上战场,我便上战场,你来治啸,我便也来治啸。我如此努力关心东秦大事,如此努力参与救国救民,还不是为了能够和你共进退,还不是为了不成为你的拖累,也不成为你的牵挂?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你有你的骄傲,我也有我的手段,保命无忧。”

    紫眸皇子放声大笑,一展臂,将身前小姑娘紧紧揽进怀里,“这才是本王命定的媳妇儿!”

    往来百姓看到这一幕,都在心里默默猜测着这个年轻的小姑娘是什么人,居然能得十皇子如此看重。要知道,十皇子军功赫赫,是当今圣上最看重的一个儿子,未来是很有可能要继承大统的。如此被看重的姑娘,未来就有可能是下一任皇后。

    很快就有人小声说:“那应该就是天赐公主,消除痨病,散了痨病村的天赐公主!”

    “那不就是十殿下的未婚妻吗?”人们明白了,原来是人家未婚妻到了。“那是不是说咱有救了?天赐公主救苦救难,是活菩萨,她到了我们是不是就不用跑了?我不想离开家。”

    “你想什么呢?天赐公主是神医,她不是神仙。神医可以在灾后治疗伤病,但那无岸海的大啸,除非真仙临世,否则无解。”

    “是啊,别想些没用的,赶紧收拾东西跑吧!起海风了,再晚就真的来不及了。”

    人们一轰而散,又开始各自奔逃,不一会儿工夫,街上基本就空了。

    四皇子一行也打马过来,到了君慕凛身边。君慕凛立即揖手施礼,“四哥,多谢四哥一路上照拂染染,看到你们平安到达青州城,我就放心了。”

    四皇子摆摆手,“你们家染染用不着照顾,我只是跟着走一趟罢了,她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将队伍也带得很好。凛儿,你可以放心。”

    君慕凛自豪地笑起来,“那是,我们家染染最厉害了。”

    白鹤染在他腰间拧了一把,“行了,别说皮话,我看青州这情况很不好,听落修说,唐兰没了?”她目中有些忧虑,有些话卡在嘴边,想问,却到底没问出来。

    君慕凛知她心意,附在她耳边低声说:“那个疯书生被我们的人救了出来,人就在府衙内院儿住着,你想见随时都可以。不过他似乎真的疯了,唐兰的大啸给他造成了很大cì jī,他一直说自己是海神的使者,一天到晚装神弄鬼的,闹得衙门里人心慌慌。”

    白鹤染皱起眉,真疯了?“没事,是不是真疯我一看便知。就算是疯,我也能将他治回来。总之我想要知道的事情,他必须全都吞出来,吞出来之后爱疯再继续疯。”

    “走吧,回衙门。”君慕凛一伸手掐住小姑娘的腰身,将人往上一提,腾空转了个圈,白鹤染便换成了背对着他。两人一马,他将她紧紧环在臂弯里,一行人往衙门去了。

    风越起越大,有官差传回消息,说整座青州城能走的已经都走了,但还剩下十几户人家实在是走不了,准备死守,跟青州城共存亡。

    青州府尹甄永正回禀道:“下官去看过那些不打算离开的人家,都是孤寡老人,年纪很大,平日里生活都是靠官府发放救济。这样的人,就是走也走不动,只怕还没挪出青州城,大啸就来了。”他长叹一声,也是无奈,“下官也曾试图说服一些商户人家,让他们各家带上两个走不动的老人。可是大难临头,谁也不愿意。”

    “也包括你们的家眷吗?”落修冷哼一声,“甄永正,别以为我们爷不知道,你的家眷是跑得最早的吧?就是府里最后一批留守的丫鬟小厮,昨儿也乘着马车出城了。”

    “这……”甄永正一脸的尴尬,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小心地看向君慕凛,却发现君慕凛那一双紫眼珠子正向他瞪过来,吓得他扑通一声就跪了。“十殿下,都是下官的错,下官知道错了,下官这就派人套车,将出不了城的老人都送出去,然后快马追上下官的家眷队伍。”

    “你一家子,能带得走十几户的老弱病残?”落修翻了个白眼,“光赶上你们一家不行,得赶上你的府丞通判等人的家眷,一家分几个,才能把人全部带走。”

    “是,是,下官这就去办。”

    君慕凛看傻子一样看着落修和甄永正,“你们也知道都是老弱病残,也知道都是连路都走不稳的人。带着这样的人,快马疾行,怕是人没被大啸拍死,也得被你们的马车给颠死。”

    落修脸腾地一下红了,他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甄永正更是懵,不能疾行,那可怎么办?

    “跟着官府车队一起走。”君慕凛做了决定,“立即走,一路向东,能走多远就走多远。总之,一个人都不能留在青州城内,哪怕老弱病残,那也是我东秦子民。”

    甄永正一个头磕到地上:“下官领命,下官这就去安排车队。”说完,起身跑了。

    外头的风越刮越大,只声砰地一声,青州府衙的瓦顶被掀开,整个前厅狂风肆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