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55章 能布海阵之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君慕凛一手护着白鹤染,一手指挥着衙门官差立即做撤离准备,在青州城全部腾空之后,他们会在最后离开,彻底放弃这座边境城池。

    所有人都忙碌起来,白鹤染叫出剑影,让他调头往回走,去迎西行的医队,告诉东宫元不要直奔青州城,将目的地调整到青州城以东三十里外的山脉处。

    剑影知道事情刻不容缓,再见白鹤染如今同君慕凛在一起,已经没有什么可不放心的了,于是应了话,又跟落修要了一匹快马,立即动身返回。

    官府的车队在这日下晌离开青州城,带着那十几户孤寡,也带着青州府无数卷宗,浩浩荡荡的队伍开始向东行去。

    燕关等人也带了马车过来,给两位皇子,再加上白鹤染留了一辆,其它人不太疲惫的选择骑马,跟着白鹤染的这一行人因为连夜赶路较为疲惫,就上了另一辆马车。

    疯书生被刀光押站,跟刀光和田开朗坐一辆马车。

    一行十数人的队伍最后出城,君慕凛示意白鹤染先出城门,他跟四皇子君慕息则留了下来,将城门从里死死关住,还上了横栓。

    白鹤染焦急地看向这一切,一颗心也紧紧揪着。虽然知道他二人留下是因为要关城门,就算青州城已经放弃,但也只是放弃不是遗弃,终有一天还是要回来重建的。又或者这场大啸最终没有摧毁这里,青州城也有很大可能会挡住大啸。

    所以城门要关,该防的还是要防。她知道两位皇子会有办法出来,但眼看着城门从里头关了起来,看着里面两个记挂的身影被紧闭的城门挡住,她的心还是禁不住焦虑起来。

    落修看出她忧心,于是出言劝慰:“王妃不必担心,以两位殿下的身手,这么高的城墙还难不住他们。”正说着,就见两道身影已经飞跃至城墙顶上。落修笑呵呵地抬手指去,“王妃您看,他们已经上去了,就这速度,下来也只是眨眼……呃,下来了。”

    话都没说过,人已经飘落至近前,白鹤染的心也总算落了地。

    她评价这二位下来时自己的心理的感受:“就跟看着有人跳楼一样,上次在宫里参加宫宴,千秋万岁殿的那座山也是一样。太高了,完全超出我对轻功的理解范围。”

    “不理解没关系,以后我教你。”君慕凛很自然地拉过她的手,又叫了他四哥,一起上了马车。外头,燕关喊了一嗓子“行”,队伍立即开拔。

    他们这一行,人相对少,马也更壮实,所以速度很快,没多少工夫就赶上了官府的车队。

    白鹤染看着官府车队长长的一串,不由得有些担心,“这么长的队伍,行得肯定会很慢,但愿下一波海啸不要太猛烈,否则全军都得覆灭在半路上。不但那些孤寡没救成,还得把官差们都给搭进去。”她问君慕凛,“青州府这边可有类似于宫中钦天监之类的地方?能不能通过观星,预测一下这场海啸究竟会持续多久,最大的一次会起多高的浪?”

    君慕凛叹了一声,“没有。东秦懂占星之人不多,几乎都在宫中了。不过就算有也没什么用,我离京之前到钦天监问过,钦天监竟完全占不出与这场大啸有关的一切讯息。”

    四皇子君慕息也接了话说:“我也问过,钦天监监正的意思,这场大啸怕不是天灾。”

    “不是天灾?”白鹤染真听不明白了,“海啸不是天灾,难不成还能是人祸?那可是海啸,不是失个火什么的,这怎么可能是人祸?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力?”

    君慕凛同他四哥对视了一眼,二人的目光同时凝重起来。白鹤染看出不对劲,开口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们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君慕凛说:“还不确定,本想着到了青州之后去无岸海边看一看,可没想到大啸来得这样快,我人还没到呢,唐兰就已经没了。青州城西城门外聚集了大量的唐兰难民,全部都泡在水里,我们开放城门救了一部份人,剩下的也无能为力。青州城很乱,我到了之后根本抽不出空去观海,就要面临跟着青州百姓一起逃亡。所以关于这场大啸的来头,多半也是猜测。”

    “那你猜的是什么?”白鹤染问她,“你别告诉我有人在海底放zhà dàn。”

    两位皇子不解,齐声问道:“什么叫zhà dàn?”

    她用手比划了一个bào zhà的动作,“砰!就这么一声,炸开了。”

    君慕凛想了想,“你说的是烟花?”

    她亦想想,回道:“算是烈性烟花吧!”

    他摇头,“不是,绝对不是。我的猜测是,这场大啸跟无岸海上面的重重海阵有关。是海阵起了变化才引发了大啸。至于是何种变化现在还不确定,有可能是海阵布局有了变动,也有可能是海阵的功效消失。听唐兰的人说,无岸海上的迷雾已经散了。”

    君慕息接着他的话道:“我师尊曾经说过,无岸海原本就不是一片平静的海域,有传说载,千年以前,无岸海肆虐,曾将这片大陆上超过一半的生命都吞噬了去。活下来的人代代繁衍,同时也想尽一切办法压制无岸海的肆虐。后来出了一位奇人,神仙一般,以一人之力,在无岸海上布下特殊的阵法,终于将海啸彻底压制了去。但自此以后,无岸海便终年浓雾弥漫,再无法通航。”他看看白鹤染,说道,“据说那神仙一样的人,也是一位女子。”

    君慕凛挥挥手,“传说而已,也不见得就是真的。但无岸海上有重重海阵到是不假,这么些年我们也没查清楚究竟那些海阵始于何时,又出自何人之手。”

    “所以我推断,如果大啸不是天灾,那便是有人破坏了无岸海上的海阵,导致海阵发生了变化,失了效果,从而导致平静千年的无岸海再一次肆虐起来。”这是君慕息的推断。

    白鹤染却一直拧着眉,从四皇子说起那个传说开始就拧着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马车外头,不断有官差往来,将前方行进的情况汇报给落修,再由落修报给君慕凛。

    从百姓到官府车队,大部份都是一路向东,但也有人往南或北而去。百姓是先逃的,各自为伍,官府派了人在沿途归拢,边境的兵将也分出一部份兵马维持逃命队伍的秩序。

    可毕竟只是维持,不是强制性的要求人家必须往哪边走。按理说肯定是应该往反方向跑,可有的人他就是觉得往南或往北才能够逃得过去,甚至有个算命的还一本正经地告诉大家,大啸是分片儿的,起啸的海域也就方圆几十里,只要跑过这方圆几十里就没事了。

    于是南边北边有亲戚可以投奔的人,就信了这算命人的话,向南北逃命去了。

    官差磨破了嘴皮子也没用,根本没人听,甚至还有人问:“如果我往东,你能保证我一定能活下去吗?”官差一听这个就没了话。

    君慕凛听说这些的时候,直接就气乐了,想说点儿什么,可一开了口却是一声长叹,“也罢,要真让我保证往东跑就能活下来,我也保证不了。”便告诉落修,“通知官差和将士,所有难民必须集中在天赐公主所指的那处山脉,尽一切可能协助百姓上山。那些往南或北去的人就不必追了,剩下的,全部上山。”

    外头落修问了句:“主子,为何不继续往东跑?进入下一座城岂不是更好?”

    君慕凛听得直皱眉,“跟了本王这么久,这些道理还是不懂。你可知往东逃的这些百姓里不全是我们东秦人?那里面还有许多唐兰人,且许多已经受了重伤,甚至带着疾病。你让这些人进入东秦下一座城池,那座城内的百姓还活不活?灾难要旧能控制,而不是让它继续蔓延,能少祸害东秦一寸国土,就少祸害东秦一寸国土。”

    落修没了话说,赶紧去布置主子的命令。

    君慕息问他:“你是想在那处山脉建一个临时的镇子,用来收容青州城的难民?”

    君慕凛点头,“已经派人去报前方城池关闭城门,不管有没有亲戚可以投奔,都不可以进城。所有难民只有一条路,就是上山。”

    “如果依然挡不住大啸呢?”

    “如果大山都淹了,那下一座城池也没有希望,我们要做的不仅是躲避,还得想办法压制这场大啸。天灾无可挡,但若不是天灾,总归是有一线生机的。先将人护送上山,安顿好,不管是唐兰人还是东秦人,都是人命,都得救。再坚持坚持,最多十日,我们的医队也该到了,但愿大啸能再给我们十日时间。”

    “阿染,你觉得呢?”四皇子看向白鹤染,却发现这姑娘一直在发呆,似乎在想什么,只是想得太过投入,根本就没听他们刚刚的对话。

    君慕凛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染染,想什么呢?”

    白鹤染回过神来,拧着眉毛,犹犹豫豫地说了句:“那个能布海阵压制无岸海的人,我似乎……有印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