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56章 玄脉夜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隐世家族,玄脉夜家,精通道术,上天入地。

    白鹤染上一世甚少看到夜家人使用道术,因为夜温言说了,时代不同了,有些手段不被世人所理解,甚至还会引起恐慌。夜家的手段在五脉之中最为暴力,是最被忌惮和猜疑的一个,甚至当局都研制出了灭灵枪,为的就是防止夜家dòng luàn。

    当时的夜家可谓是一步走错,全家灭死亡,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活着。

    但其实玄之一脉虽然最暴力,最强大,但也正是因为这种暴力和强大限制了玄脉的成长,玄脉自清末年间起,便是代代单传,人丁愈发稀少,到了夜温言这一代,直接就断了弦,生了夜温言这么个女孩儿。不但主宅这一支是女孩儿,其它旁支也是女孩儿。

    为了让夜家不断了香火,夜温言的母亲效仿古法,为夜父纳妾,就是为了继承香火。可惜,除了夜温言之外,夜家这一代再没有任何孩子出生,不论男女。

    夜温言曾同她说过,这是夜家的劫数,是老天爷要灭了夜家。这样的时代已经不需要夜家这种存在了,夜家的存在已经成为了时代的威胁,已经成了当局的噩梦。夜家必须得亡,否则就是她自己也不敢保证一代一代之后的夜家人会不会有生出异心者,会不会有不愿压抑自己能力的后代搅乱局势,给人类带来灾难。

    白鹤染想起这些,完全是因为无岸海上的那些海阵。因为她突然想起有一次五姐妹聚会,喝酒的时候玩了个游戏,就是这顿喝最后谁喝醉了,谁就要做一件能力范围内最厉害的事。

    那次,醉的是夜温言,但也不是酩酊大醉,至少还能说话,还能走路,法诀捏一捏,还能施出小的法术来。

    夜温言愿赌服输,一转身就没了影子,只留下空气中的法力波动。

    当时风卿卿说,咱们或许不该玩这样的游戏,温言喝多了,万一冲动之下做出不可挽回的错事可怎么办?夜家够难了,会不会被当局抓住把柄?他们可是有灭灵枪的。

    凤羽珩想了想,说:“刚刚温言走的时候有法力波动,很强烈。我们以前也看到过她施展法术凭空消失或是挪移,但都没有如此强烈。所以我猜想,她去的地方应该很远很远,甚至已经跨越了时空,去了一个不存于现世的地方。那我们就没什么可担忧的,反正不管她干了什么,当局都不会有人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把她如何。”

    就是那一次,夜温言一天一夜之后才回来,她们便问她去了哪里,干了什么。

    夜温言说:“我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那是一个不在这个位面的空间,人类的文明和传承与我们完全不同。我还穿过了时间,回到了那里的千年以前。”说着话,她看向风卿卿,“前些日子你不是卜卦说有个地方总起大啸,如果不压制,早晚会变成一片汪洋么!”

    风卿卿都听傻了,“那只是我随手一卦,卜出来的时间是过去,卜出来的地方是另外的时空,我不过说了一下第几位面的多少多少年,你居然记住了?你记它干嘛?”

    夜温言说:“我没有刻意去记,当时只是听你提了一句,也不怎么的,昨儿喝多之后脑子里就总是响着你说的那件事,还有年份和位面空间。反正也要做一件厉害的事,那我不如就去那里,不在我们这个时空,不在我们这个时代,就不会被当局视为给他们捣乱。”

    当时她们几人都惊呆了,纷纷问夜温言她做了什么,夜温言就告诉她们:“卿卿卜出来的那个地方真有大啸,我去的时候大啸已经过去,整个大陆剩下的生命不到三分之一,多数地方都被水淹没,人们每日叉鱼为生,十分艰难。最艰难的还不是这个,是那里有一片大海,波涛肆虐,一场大啸之后还不算完,很快就还会有下一场。”

    风卿卿一边听一边点头,“对,卦象上也是这样显示的,最终那块大陆会被海水全部吞没,除了海洋生物之外,再无其它生灵。”她说到这里就迟疑了,“不过卦象上还显示,这件事情有转机,会有一个人踏空而来,将那片大海封印。”

    白鹤染想起风卿卿当时看向夜温言,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嘴巴张了好久才说出话来,说的竟是:“那个踏空而来的人,该不会就是你吧?温言,你居然出现在了我的卦象里?”

    夜温言很是潇洒地挥挥手,“既然卦象显示了,那就是命里注定的,我走这一趟也只是顺天意而行,没有什么不对。”

    “你如何将那片海封印的?”这话是凤羽珩问的,代表着所有人。

    夜温言说:“我用了一千三百根阵柱,在那片海上布下了一座巨大的海阵,至少能保那片海千年之内不会肆虐,让那个时空的生灵繁衍生息,重新恢复正常的生活。”

    “那千年之后呢?”白鹤染当时就提出了这个问题,“千年听起来长,可对于生命来说,代代传承,千年也不过匆匆。千年之内太一了,千年之后怎么办?”

    夜温言摇摇头,“不知道,如果我能活过千年,那么我可以再去一次。可若我同我们夜家的先祖一样,只是比寻常人能多活几十载,最后还是会在寿元未尽之时遭遇不测,那么这一切就只是一场梦,我只能让他们的日子好过千载。”

    当时五姐妹都沉默了,因为她们知道,玄脉夜家的寿元很长,长到地老天荒。但夜家近百年来,却没有人能活过一百五十岁。一接近一百五十岁,夜家人就会莫名奇妙地开始衰老,身体器官开始衰竭,然后遵循生命规律死去。

    不过也有例外的,百年间夜家也出了几个身体硬朗,接近一百五十岁时还无病无灾的长辈。可是也不怎么的,那几位都是在一百五十岁生日的头一天遭遇不测,要么车祸,要么枪击,要么跳楼,要么跳河。总之什么死法都有,就是没有一种死法是能被五脉家族理解的。

    玄脉通道术,车祸跳楼跳河,这不是闹呢吗?

    这是夜家的悲哀,也是五脉的悲哀,他们终于明白,随着时代的发展,他们已经被这个时代所摒弃了,甚至是厌恶了。这个时代想尽一切办法想要除掉他们,五脉已经成为了异类,已经成为了被孤立的个体,已经被世人所不容,早晚都会毁灭。

    白鹤染想起这些往事,愁绪自然而然地就窜上心来。她一向都是个阴谋论者,可是有一件事她却从来没有过怀疑,从来没有往阴谋上思考过,直到这一刻才有了不一样的线索。

    她总以为前世的白家是命数到了尽头,是白家这三代人的心肠都不太好,不管大人还是孩子,性子都很偏。有想谋夺家主之位的,有旁支觊觎祖宅的,有不愿隐世想要只身现世名流的,还有她爸白兴那样,不疼发妻亲女,一门心思想找小三的。

    直到这一刻她才恍然大悟,一个家族是不可能全都是坏人的,一旦发生了这种情况,那一定是有问题,一定是有她不可控也不可发现的力量在进行干预。

    会是当局吗?光明正大的手段除不掉五大隐世家族,就改用这样龌龊阴霾的伎俩让五大家族分崩瓦解,让她一心以为是人性作恶,是白家人自取灭亡。却不知竟是被人挑拨离间,一步一步在有心之人的推动下走向了深渊。

    还有她的死亡,那一枪到底是谁开的?

    还有阿珩的飞机,军用飞机上怎么会有定时zhà dàn?谁放的?

    每一件事现在想起来,都让白鹤染遍体生寒。

    她下意识地抱紧胳膊,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打起哆嗦来。

    身边的两位皇子吓坏了,君慕凛将人搂在怀里,一遍一遍地问:“染染,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给无岸海布下海阵之人你怎么会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在发抖?”

    四皇子亦轻声问她:“阿染,你想到了什么?”

    白鹤染的思绪终于被拉了回来,她怔怔地看了看身边的两个人,方才想起此刻正在逃难的路上,身后是随时都有可能拍过来的海啸,前方是无数奔逃的难民。

    退出可退,只能继续往前走,而想要治这场大啸,唯一的办法就是修复海阵。

    之前她从未想过无岸海就是风卿卿随手一卦卜出来的那片大海,东秦就是风卿卿随手一卦卜到的那片大陆。更从未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转世重生,来到了夜温言曾踏空而至的这片土地。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巧合?

    海阵千年,她们以为是自夜温言布阵之后算起的千年,如今她才知道,夜温合的时空穿梭本就扰乱了秩序,她所谓的千年是这个时空的千年,却不是后世的千年。在她穿梭的过程中,一来一回,千年已过,如今,已经是到了海阵崩溃的年份了。

    可这海阵既然是夜温言布下的,她又该去哪里把夜温言给找来,让她再次加固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