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58章 大啸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玄袍皇子拽了匹马,奔着官府车队就去了。车队原本可以走得很快的,是他下了命令,让车队带上城里剩下的孤寡,如此才拖慢了车队的进度。

    他不能眼看着车队在大啸中覆没,这是他的责任,整个青州城全都是他的责任。

    青州府尹甄永正坐在最前头的马车上,这会儿已经快被颤到车外了,君慕凛的马跑过时拉了他一把,又给塞回到车厢里。甄永正激动得直掉眼泪,君慕凛却已经去救下一个人。

    白鹤染看着前头那个身影冲进大风里,穿梭在车队之中,还要不时躲避着被风刮来的各种沙石碎物,着实危险。她哪里肯就这样跟着四皇子进山去,就是四皇子也看不下去他十弟一个人在外头忙活。

    可是他手里还有个白鹤染,他自己可以去涉险,却不敢带白鹤染一起涉险,于是同白鹤染商量:“我叫燕关带你上山,好不好?”

    “不好。”白鹤染说得十分坚决,“我手底下也有人,要上山他们都可以保护我,但是我不能去。君慕凛还在下面,我自己上去了又有什么用?他若出事,我还是要第一个从山顶上跳下来救他的。到不如这会儿就跟他一起涉险,何况现在还不怎么险。”

    说完,冲着默语等人一挥手,“所有人,参与救援!”

    一句话,就连那蛊师田开朗都冲了出去。

    人们或背或扛,将那些因为颠簸摔到地上的人扛到背上,二话不说,抬腿就往山里跑。

    白鹤染则往车队后头跑了去,跑动间展了瞬移,四皇子就见那紫色的小身子闪了几闪,眨眼就闪出老远。

    他吓了一跳,立即跟上,身后还能听到他十弟的喊声:“护好染染。”

    他当然知道要护好染染,就算他十弟不说,他也要像对眼珠一样护好那个小姑娘。

    这些年活着痛苦和仇恨里,他都已经习惯了,所以打从苏婳宛没了之后,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过日子。心里面儿剩下的使命,似乎只有白鹤染跟他说的,请他往歌布走一趟,替她查查她舅舅那头是个什么情况。也查查当年歌布人同叶家郭家甚至是白家都有哪些勾结。

    歌布之行未成,人却护着白鹤染往青州来,于是,保护白鹤染就又成了他的使命。他为自己有这个使命而高兴,因为这是他生存下去的意义,因为白鹤染,他才想要继续活下去。

    轻功身法全展,阎王殿排名第一的四皇子逆风而行,纵是这大啸将至的厉风也挡不住他,眨眼工夫人就到了白鹤染身边。

    另一边,君慕凛见他四哥到了,心才算是放下来,又投入到归整灾民中。

    车队最后方,有两辆马车掉了队,其中一个车夫被树干砸到,受了重伤,另一个则被刮起的石块儿砸中了脑子,人已经摔到地上,直接就断了气。

    白鹤染到时,刚好来得及扶住那个受重伤的车夫,将人塞进车厢里,自己跳上马车控车前行。四皇子随即效仿之,也驾着另一辆马车往前奔去。

    两人很快跟君慕凛汇合至一处,君慕凛撇了一眼他们家倔强的小媳妇儿,心里是说不出的喜欢,眼里也是掩不住的自豪。

    他最瞧不上的就是那种娇滴滴只会拖后腿的女的,有的只要看一眼身上都能起疹子,所以打从见着了白鹤染他就惊艳了。可要不怎么说人就是贱呢,不喜欢娇滴滴哭唧唧的,但有的时候又希望他家小媳妇儿能娇气一些,因为他怕小姑娘累着。

    谁家未婚妻有他们家染染这么拼的?这还没过门儿呢,就开始为东秦天下奔波劳累,如今连命都豁出去了,他也是男人,他也会心疼。

    可是心疼归心疼,不得不说,这种时候有媳妇儿陪在身边,跟他共进退,心里舒坦。

    终于将官府的车队护送至山脚下,车队折损了一个车夫,也没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其它人也或多或少地有伤在身。但好在总算躲过了疾风,眼下就等上山了。

    官差带不了人上山,没那个体力也没那个本事,只能上阵杀敌的那些将士们上。

    将士们也是不含糊,呼啦一下围上来,一人领了一个老人背在背上,二话不说就往山顶冲。身后跟着替换的人,爬一段就换人背,如此,近两个时辰,终于爬到了较为安全的高度。

    这山不陡,半山腰往上的地方有许多较为平坦的地势,人们各自挑捡着能栖身之处暂时安顿下来,满目忧急地看向西方,看向自己的家园。

    大啸终于来了,浪高十丈,狠狠地拍向了青州城。

    只一瞬间,生活了几辈人的青州城就消失在水幕之中。虽然因为离得远看不清楚,但是人们似乎都听到了城墙被大浪摧毁的声音,城家碎,心也跟着碎了。

    许多人呜呜地哭了起来,哭声似能传染一般,不一会儿工夫就蔓延了整个山岗。

    白鹤染的手臂被两位皇子一边一个死死抓着,可就是这样她还是发着抖,两世人,第一次面对海啸,那种冲击和震撼是未经历过之人永远无法体会的。

    白鹤染也是真到这一刻才发现,原来前世看过的那些灾难电影,在真正的灾难面前,小巫都算不上,根本就是闹着玩一般,到是灾难过后的重建场面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回忆着。

    人们的哭声更大了,有人问起:“大啸会不会冲到咱们这边来?咱们爬的不算高,如果大啸来了我们躲得过吗?”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盯着西边,都在默默祈祷着大啸在吞没了一座青州城之后,能够停止下来,不再继续向前推进。

    有的人已经跪地开始祈求神明,渐渐地,越来越多念诵经文的声音响起。

    大灾面前,求人已经无用,能求的只有神明了。

    白鹤染也想求神明,她想求求当初让她重生到这个世界的那尊神,能不能让后世的夜温言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再来一次,救救东秦,救救这一整片大陆。

    可惜,这世间哪有神明……

    “是海神发怒了,人类做了太多恶事,海神终于发怒了。”突然一个声音喊了起来,打破了经文念诵的节奏。

    人们纷纷顺声去看,就见一个书生模样的男子正抱着树站在一块大石头头,面向着西方不停地大喊:“海神,你来惩罚这些罪民吧!你来吞噬这片土地吧!他们都有罪!”

    “那就是你一直想见的疯书生,之前被唐兰人请进了皇宫,被奉为海神的使者。”君慕凛低头同白鹤染说,“唐兰人信奉海神,认为无岸海大潮肆虐就是海神发了怒。他们将疯书生给抓了起来,认为他之前的胡言乱语是对海神不敬。结果这书生也是个人才,居然借此说明自己是海神的使者,说他见过的那个神仙就是海神。于是唐兰人把他奉为上宾,国君甚至把自己的女儿都献给了他。可惜,一场大啸,唐兰皇族一个都没剩下,到是让他跑了出来。”

    白鹤染没想到这人竟真的疯了,她想过去看看,可手臂被紧抓着,君慕凛还在告诉她:“别去,现在不是时候,风太大了。”

    君慕息也道:“你放心,他跑不了,那人比我们想像的还要惜命。”

    白鹤染没再坚持,转回头来继续往西方看去。

    庆幸的是,大啸在淹没了青州城后,并没有再继续向前推进。但人们却并没有掉以轻心,因为白鹤染说,海啸未必只有一波,但两波之间只许会隔上一阵子。

    所以他们在等,终于在小半个时辰之后等来了第二波。

    第二波海啸比第一波还要猛烈一些,大潮不断向前推进,有将士上山来报,说山脚下已经积满了水,水没膝盖,那些藏在山洞里的人已经再藏不住,开始往山上爬了。

    百姓开始恐慌了,开始出现大范围的混乱,人们开始不满足于站在原地等待,开始四处奔逃,开始继续往山顶上爬。更有人要冲下山去,选择另外一座距离青州城更远一些的山头。

    君慕凛的脸当时就黑了,他吩咐落修:“暴力镇压!所有人必须留在原地,违令者,斩!”

    落修对于自家主子的命令那是绝对服从,而且坚决贯彻落实,绝对不带一点儿含糊的。

    混乱的人群在将士亮出兵刃之后再次安定下来,更是有人听到了君慕凛的那一声“斩”,想跑的心就沉了下去,老老实实站在原地。

    但也有不听话的,甚至还有人趁机扰乱民心,竟高声叫喊着:“不走难道等死吗?水都没到山脚下了,我们就是站得再高也得被淹死。为什么不让我们继续往东边逃?分明就是不想让我们进入下一座城,朝廷这是舍弃了青州城之后还要舍弃青州百姓,不给我们活路啊!”

    “对对对,我们要进城,我们要进东边的储山城。储山城也在我们青州府管辖,为什么就不能接纳我们?我们就要去储山,谁也不能阻拦!”

    噗噗!

    落修手起刀落,两颗人头当着所有人的面滚落下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