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67章 郭家的手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郭老将军郭问天为孙子郭箭向冷家提亲,求娶户部尚书冷星成家里的嫡女冷若南。

    这件事情已经不是新闻,整个京城全都知道了,而且人们还知道,冷家不愿意,冷若南也不愿意,但郭老将军势力庞大,将冷尚书在朝堂上逼得几乎无路可走。

    后来,冷若南跑了,为了避开这桩婚事,冷家声称冷若南生了病,送到外地亲眷家里去养伤。因为身体不好,所以冷家不愿意耽误郭家的少爷,这门亲事再一次被拒。

    这些都是旧闻,但小宫女今儿传回来的新消息是:“外头都传闻,那位冷家小姐根本就不是去亲眷家里养病,郭家都去那户亲眷家问过了,人家说冷小姐根本就没来。这一晃过了两三个月了,冷小姐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郭家再三逼迫冷家,冷家都不说女儿究竟去了哪里。于是外头就有了传闻,说冷家小姐没去亲眷家里,但也不能说是失踪,她是被人掳走了。”

    白蓁蓁听得直皱眉,“这分明就是郭家人干的,故意放出这样的消息,这是对冷家的报复。冷家不将女儿嫁给郭家,郭家就干脆把这个冷家嫡小姐给毁了去。”

    “唉,好好的一个女儿家,被传遭遇掳劫,就算救回来了也没脸活在世上了。人言可畏,唾沫星子都能把她给淹死。”这话是君灵犀说的,说完就问白蓁蓁,“九嫂,你知道冷家嫡小姐到底去了哪儿吗?”

    白蓁蓁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同她没什么往来,以前她都是跟我二姐姐联系的。要说她也是时运不济,正赶上我二姐姐不在京里,以至于遇着了这样的事儿连个人都没处求去。如果我姐在,我相信那位冷家小姐一定会来找她,求她给想办法。”

    她说到这里也小小的郁闷了一下,“那冷若南也真是的,怎么说也是认得的,遇着这种事儿怎么就不知道来同我商量商量呢?”

    “跟你商量了又如何?你还能帮着她对付郭家?”假君灵犀白了她一眼,“这事儿别说是你,就是我九哥都没有立场去管。人家郭家的少爷就说自己看上了冷家的女儿,正儿八经的去提亲,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这也没什么理可挑的。”

    白蓁蓁很郁闷,“我知道帮不上什么忙,这不是替她着急嘛!也不知道她跑到哪儿去了,如果我姐在京里,一定会给她出主意想办法的。唉,我姐临走时我还夸下海口,说让她放心,京里头没我解决不了的事儿。可当事情真出了,却发现我还真解决不了多少事。”

    她拉着君灵犀问:“你说,那郭问天他怎么那么长寿啊?他都八十多,快九十了吧?可是我见过他几回,看上去就跟六十多似的,这也太不正常了。还有那老太后,真禁折腾,上个月我不是又进宫抽了她一顿么,今生阁的大夫说了,放心抽,抽不死,老太后的命还长着呢!你说他俩什么变的,该不会是妖怪吧?”

    君灵犀想了想,告诉她一个不太算秘密的秘密:“郭问天跟叶太后都跟罗夜的呼元家族有往来,据说交情非同一般。那呼元家族以毒医闻名,他们手里有一种益寿延年的药。如果我没料错,那种药应该叶太后和郭问天都得到了。”说罢,又看了那小宫女一眼,然后补了句,“我也是听九哥十哥说起的,也就知道这么多。”

    白蓁蓁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骇然。这不是真要成精了?

    “公主。”小宫女见两位主子都不再吱声,便又开口说了话,“奴婢进宫时见着了皇后娘娘身边的若夕姑姑,若夕姑姑说,冷家小姐被人掳劫的事情宫里也都传遍了,皇后娘娘担心公主您的安危,让您回宫去,不让再住外头了,更不能出城。”

    君灵犀叹了一声,跟白蓁蓁说:“看吧,我又跟着吃瓜落儿了。得,帮我收拾收拾,我麻溜回宫去,也省得在国公府里总给你们添麻烦。”

    白蓁蓁摇头,“我不嫌你是麻烦,到是担心你……罢了,车到山前必有路。”

    二人心照不宣,不再言语。

    从青州境内返回上都城的人马一共有两拨,一拨是阎王殿的暗哨,一拨就是剑影田开朗。

    暗哨不是君慕凛特地派回去的,而是护送医队一路来到青州的那一拨。其中一人带着君慕凛的手书,是写给九皇子君慕楚的。无外乎就是君灵犀平安到达,以及青州的情况。

    君慕凛也是从这些暗哨的口中才得知,坐镇京中的他九哥早就知道君灵犀混在医队里的事情,并派了暗哨一直在暗中保护着。至于京城那边,九皇子的暗哨带了话,请十爷放心,京里九爷自有安排,君慕凛这才松了口气。

    田开朗并不知道送他回京的人是剑影,他不知道还有个剑影的存在,一直就以为是光刀呢!因为来时路上就是刀光骑马带着他,两人算是挺熟。

    故而回去的路上他也习惯性地跟剑影说话,结果说一句被剑影怼一句,怼他他一脸包。

    田开朗就不明白了,这人的性格怎么可能变化这么大?这才几天工夫,就好像两个人一样……等等,两个人?这念头一起,他心思就是一动,随后细心留意起来。

    这一留意不要紧,可把田开朗给吓坏了,因为他发现这竟真的是两个人。

    他是蛊师,蛊师有蛊师的手段,虽然刀光剑影这些年练就的就是影子gōng fǎ,两人从心跳到脉搏到气息完全是一模一样的,除了性格之外,这两个人可以说没有任何破绽。

    当然,必要的时候,性格也是可以变幻的,剑影并不是在什么人面前都会露出他本来的性情。这也就是看出他那位小主子没把田开朗当外人,所以他也没把田开朗当外人。

    但田开朗意外啊,他偷偷用蛊虫测了剑影,从蛊虫传递出来的讯息,他可以很明确地判断出现在驮着自己的这个人,并不是去时路上那个叫做刀光的。

    可是两人之间又有着极大的相似,这种相似是血脉上的,只有他的蛊虫能够感受得到。

    田开朗只一想就明白了,“双生子,跟刀光是双生子!你不是刀光!”

    剑影扑哧一乐,“总算想明白了,还行,不算太笨。要是你一直到了上都城都还没看出我跟刀光不是一个人,那你还真不配跟在我们小姐身边。至少警惕性就差了一些,其次,既然是蛊师,就得有些偏门儿的本事,你如果不会应用,那就是个没用的蛊师,我就把你扔了。”

    “你——”田开朗被剑影气得肝儿疼,可想要回怼时,却又觉得人家说得都是实话。投靠一个人总得有个投名状,要么做件事情,要么就带一身本事。他有什么本事?他的本事一是养蛊,二是唱戏,总不能带着唱戏投奔主子吧?所以就得走蛊之一途。那么时候这一途走得不精,人家主子为何要你?“你说得是对的。”田开朗有些挫败,闷闷不乐。

    剑影安慰他:“虽然你只是小蛊师,但胜在你人品还是可以的,人是正直的,所以有改造和继续进步的空间。你放心,只要踏踏实实地跟着我们主子,往后就都是好日子过。”

    “真的假的?”田开朗有些不信,“且不说以后了,就是这一回,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等到她回京。对付郭问天,说得容易,那是什么人物,说算计就能算计得成的么?”

    “哎!”剑影不乐意了,“海口是你夸下的,要是没那个本事,当初你就不该答应主子。你既然答应了,那就是豁出去性命也得完成任务。对自己的话负责,这是做人最基本的美德。”

    “我知道,你不用给我讲这些大道理。”田开朗拍拍不太厚实的胸膛,“我这人虽然惜命,但也不是不明事理。更何况,男子汉大丈夫,命可以不要,仇不能不报,郭问天他欠我的。”

    剑影也没问郭问天欠他啥,他只是告诉田开朗:“临走时主子说了,办事归办事,保证生命才是第一位。如果这次事情办得好,以后你就可以住在天赐镇,为主子做事。主子保你性命的同时,也会在将来有一日林寒生寻到你时,助你一臂之力。”

    “当真?”

    “当真。”

    “得勒!从今儿往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兄弟,我田开朗是个正直的人,只要天赐公主不走邪路,那我今后就好好的跟在她身边做事,任其差遣。”

    “人家是十殿下未来的正妃,皇上最中意的皇位继承人就是十殿下。一个未来的皇后,整个东秦天下理所应当都是她的,她还有什么可走邪路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青州城外,连绵山脉,君灵犀冷若南二人同白鹤染挤在一个帐子里。

    艰苦的生存条件,让从小锦衣玉食的君灵犀和冷若南两个人极不适应,翻来覆去地折腾,怎么都睡不着。

    到是白鹤染睡得快,几乎是脑袋一沾着枕头就睡着了。对此,君灵犀二人是十分佩服。

    她们也想像白鹤染那样快快入睡,可是一来条件太差,哪哪都不习惯。二来,也是夜里不时传来的哭声,听得她二人毛骨悚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