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68章 灾难会结束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青州城的百姓大部份都活了下来,因为撤离得早,在大啸还没拍到青州时就已经逃了开。

    但还是有一些人在这场大啸中丧生,丧生的人有的是因为大啸来时正在唐兰做生意,或是走亲访友,也有的是在逃到这处山脉时在最后关头被水淹的、被山路滑的。

    总之,或多或少还是失去了一些百姓。即便是幸存百姓的,也有几乎过半人的亲眷生活在唐兰,在唐兰的大啸中没了消息。

    今日,距离青州城被大啸淹没有十多天了,而距离唐兰被大啸彻底吞没是整整二十一日。

    这是三七,按死者去世之后的规矩来算,今日正好是三七。

    所以今晚的哭声格外多,还有许多人在烧东西。冥纸肯定是没有了,人们就找普通的纸或布,写下自己的哀思,然后焚烧了去,算是个心里慰籍。

    官差和将士们都小心看护着,以免大火撩了山。

    君灵犀冷若南二人被哭声扰得几乎一夜没睡,第二天早上顶着俩黑眼圈儿就起来了。

    白鹤染看看她俩,无奈地道:“如果连这点小困难都没办法克服,你们就只能回去,或者暂时住到储山城,等我们走时再把你二人带上。”

    二人一听这话连连摆手,纷纷表示一定能克服困难,住几日习惯习惯就好了。

    傍晚时分,两位皇子从青州城回来了,带回来的消息是青州城内的水已经全退,尸体也全部清出,送到了西郊进行焚化。白鹤染调配出来的药粉也运到了青州城,全部扬撤在城内。

    目前青州城正在进行重建,能用的房屋不多了,先捡着能修的修,不能修的就要考虑原址重建。储山以及其它城池都增派了人手进行支援,但情况依然不乐观。

    君慕凛说:“唐兰境内就很惨,水一直在退,随着水退,露出来的尸体越来越多。那是整整一个国啊,全没了,得死多少人?青州西城外,一个幸存者都没有。虽然已经到这个时节,但今年比起往年暖合了许多,也不知道这气候是不是受了大啸的影响。”

    四皇子紧跟着道:“肯定是有影响的,唐兰境内的气候如夏末一般,尸体从水里露出之后很快就会腐烂,生疫几乎是一定的了。”

    “生疫还不是唯一危机。”君慕凛眼中紫色越来越深,白鹤染知道,这种状态是他在焦虑,也是在思考。“大啸不再起,水也渐渐退了,唐兰所有人都死了,就剩下一片被水泡过的国土。这种时候肯定会有小国临危作乱,趁机吞并唐兰,哄抢这片国土。这种时候抢占国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东秦不会做,却不代表别人不会做。”

    他是将军,他必须从战略上考虑,所以调集过来的将士要重新分派回驻地,就连白兴仓带来的兵马也要进入战备状态。

    这样一来,参与青州重建的人就更少了。所以君慕凛提议:“要让青州的百姓眷回到城内,一来总在山里生活不是办法,二来搬回城内也可以一起参与重建。”

    对此,四皇子同白鹤染都没有异议,只是白鹤染说:“我想去青州看看,也去唐兰看看。”

    君慕凛拧着眉毛劝她:“最好别去,太惨了。”

    她摇头,“放心,我有心理准备。怎么也得去看看,不亲眼看看我不放心。”

    她起身走出帐子,又往无岸海的方向望了去,这几乎成了每天的习惯性动作。

    没事就往那边望望,哪怕什么都看不到,也要望一望。

    “你说,究竟是什么力量让海啸退了的?”她问君慕凛,“你有没有一种感觉,这次海啸退过之后,就不会再起了,灾难已经结束了。”

    两位皇子对视了一眼,这才问:“你也感觉到了?”

    白鹤染点头,“恩,是感觉到了。这种感觉很奇怪,因为以我们目前的手段,根本预估不到这场海啸是否已经结束,因为无岸海太难预料了,哪怕是我的记忆和经历,我也无力去预言这片海域。但就是有这种感觉,这一次潮退之后,海啸不会颠覆重来,这一片大陆至少还会得千年以上的平静。还是要去看看,不管海啸过没过去,不到跟前去看,我心里不踏实。”

    白鹤染开始做出发准备,但其实也没什么可准备的,帐地可用的资源太少了。

    次日,四皇子留守,君慕凛陪着白鹤染一起出发,前往青州城。

    有百姓见他们回去,小心翼翼地围上来问青州的情况,君慕凛所性问他们:“你们是愿意在山里继续生活一段时日,还是愿意回到城里去,协助官府一起完成青州的重建?”

    百姓闻听此言都愣住了,老半天才有人问了句:“殿下的意思,大啸过去了?”

    君慕凛没答,只是问他们:“愿不愿意自己去建设家乡?”

    “自然是愿意的!”人们纷纷表态,“我们愿意重建家乡,只要殿下能保证大啸不会再来。”

    然而,君慕凛不能给他们任何保证,这种天灾人祸谁敢担保?就算他们三人有感觉大啸不会继续,可万一这种感觉是错的呢?试问谁能预测无岸海?

    最终,君慕凛二人还是什么都没承诺就走了,人们有些失望,但同时也升起希望来。

    他们想的是,如果青州还有危险,十皇子是不会带着未婚妻一起去冒险的。既然天赐公主都回去了,那就说明大啸不会再来了,至少短时日内是不会再来了。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青州城要重建的事情很快就在百姓中传了开。有的人支持大家一起参与重建,也有的人害怕危险不愿意回去。但总归所有人的心都是向往着自己的家乡的,谁也不愿意远走他乡寄人篱下。只要大啸真的退了,自然是愿意投入到重建家园之中。

    四皇子君慕息站在高处,远远望着这一切,心里却在思量着能够平息这场大啸的力量来自何处?是什么人有如此大的事情,让无岸海再一次平静下来?还是千年之前的那个人吗?

    还有阿染,君慕凛讲了一个故事给他,可是故事里只说那个姑娘是一缕幽魂借体重生,却没有说起这缕幽魂来自何处,在成为幽魂之前是什么样的身份,更没说她前世是怎么死的。

    他问过他十弟,对方却摇了头,染染没说,他便不问。

    这个世上终究是有太多未知,君慕息在想,如果人真的能够死后复生,那么苏婳宛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机会?如果有,那么,她会变成谁?

    青州城内,空气浑浊,即便有白鹤染调配的药粉撒了下去,也只是控住了疫病不生,却改变不了空气中弥漫着的腐烂和腥潮的味道。

    白兴仓那部份兵马已经被调走,紧守青州以南,原边境将士严防青州以北。东边是东秦境内,无忧,西边是无岸海,无人。所以,一南一北,以目前青州的兵力已经可以做到严防死守。但是守了边境就顾不上青州,眼下青州城虽不至于空城,但一条街道也看不见几个人。

    君慕凛说:“青州府衙门原本的官差还要留在山里值守,现在街上能看到的这些都是从储山等城池增调过来的。可官差是有限的,青州城又太大了,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白鹤染看着满成狼藉,心也是拔凉拔凉的,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一个办法:“再增调兵马,这种情况光指望百姓是不行的,只能调兵过来支援。”

    君慕凛点点头,“已经派人带着我的兵符去调派人手了,但是一路行军过来也需要时日。这也亏得是本王在这边,否则逃难出来的青州百姓就要被归为难民一类,储山最多就是在城外开仓施粥,是不会开城让他们一涌而入的,他们哪还有如今这样的日子过。”

    山里的条件虽然艰苦,但不至于饿肚子,有两位皇子在,不管是储山还是其它城池,没有人敢不往这边送粮送菜。可一旦两位皇子回去了,青州的情况就不好说了。

    “我们从西城门出去,唐兰的水退了不少,已经可以穿过六座城池了。”君慕凛扯了一下白鹤染的马,“但是你必须得有个心理准备,越是往西去情况越糟糕,你将会看到一副真正的人间地狱,甚至……”他深吸了一口气,“甚至很多时候,想要继续向前,我们的马需要从尸体上踩踏过去。唐兰人全都死了,东秦人手不够,还清不掉一整个唐兰国的尸体。”

    白鹤染的眉心拧成了一个结,她其实很想告诉君慕凛,如此场面她见过,前世她跟着阿珩的医疗队参与第三世界国家的救援,那是真正的断肢残骨,血肉横飞。她记得到那儿的第一天她就吐了,后来总算是适应,才坚持下来。

    当时阿珩还取笑她,说毒之一脉隐世太久,这个时代又没有多少大场面,所以她才受不住刺激呕吐。要是像她们凤家一样,一直站在医疗的第一线,对于尸体和死亡早就已经司空见惯。所以出世有出世的好处,隐世有隐世的弊端。

    然而,当年的她依然是不赞同出世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