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69章 无岸海变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她总觉得,既然叫做隐世家族,就该守好隐世的底线,有些底线一旦触及,是很难再回到原点的。当然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有些底线一旦突破了,就会引起一些势力的关注,会引起恐慌,最后引来清剿。

    凤羽珩的死让她再一次坚信自己的立场,隐世家族绝不可出世。

    可直到她也死亡,直到她来到了东秦,渐渐地突然就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其实所谓的清剿,跟你隐不隐世出不出世都没多大关系,即便你一直藏着不出来,人家该清剿你还是要清剿你,她跟凤羽珩就是两个例子。

    白鹤染其实很不甘,她没做伤天害理的事,家族内斗中她也没有伤害过一个无辜之人。白家是自取灭亡没错,但那个时代还是容不下她的存在,即使白家已经没有了,即使偌大家宅只剩下她一个人,对方也没有放过她。只有全部清剿干净,他们才能放心。

    多么讽刺,用得到的时候,低三下四派人来请隐世家族暗中出手相助,用不到了,就开始认为隐世家族对他们构成威胁,于是一个一个地拔除。

    第一个是凤羽珩,第二个是她白鹤染,第三个会是谁呢?

    两人两马,三天三夜,走到第六座城。

    唐兰国很小,每个城池之间的距离也很近,不需要翻山,因为没山,故而纵是路不好走,三天三夜也行了很远的路。

    他们随身带了干粮,计划能维持五天,但实际上根本就没吃几口。

    这种环境怎么吃啊?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散发着腐烂的味道,别说吃东西,水都不想喝。当然,也没有多少水喝,两人带的水囊得省着,因为还要往回反呢!

    君慕凛站在第六座城的西城门前,看着坍塌的城门,看着前方已经无水的路,皱着眉道:“水退得比我们预想还要快,看这样子前方至少还能走两座城,但是我们的干粮和水都不够了。”他拿起两只空了的水囊,摇了摇,无奈地扔掉。“这种环境下无处补充,就是现在返回也已经晚了。不过咱们可以再往前走一城,后面会有暗哨送水过来。”

    白鹤染点点头,从袖袋里摸出两颗药丸,扔给君慕凛一颗,自己嚼了一颗。

    药丸是甜的,还挺好吃,君慕凛问她:“管什么的?”

    她说:“管饱。”马上挂着的干粮袋子被打了开,干粮已经变质了,她随手扔掉。“咱们再往前走一城,这几日用药丸顶着就可以。但水的问题一定要解决,但愿暗哨能找到我们,将新鲜的水送来,否则咱俩就算能撑回去,也得遭罪。”

    “一路留了记号,好找。”他吃了药丸,扬了扬鞭,“不耽搁了,咱们这就走。”

    两人又打马向前,从第六座城的西城门冲了出去。

    路太不好走了,不但有尸体,还有被毁坏的房屋,桌椅板凳遍地都是,就更别提锅碗瓢盆了。在城郊还看到了一顶喜轿,毁得不成样子,但大红的颜色还是十分醒目。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出嫁选了这样的日子,不过话又说回来,不管选的是什么日子,都逃不过这一场大啸。唐兰离无岸海太近了,城墙修得也不高,根本无力抵挡。

    第七座城,比前面六座都要凄惨,白鹤染看到一个年轻的母亲紧紧搂着自己的孩子,两个人被挤在墙角,身边还有一只小孩子睡的摇篮。

    她心里一酸,眼泪差点掉了下来。就觉身后一沉,回头看去,是君慕凛落在她的马背上,从身后紧紧揽住了她。一只大手在她脸上划来划去,想擦掉她流出的泪水。

    可是她哪有泪水?只是心酸,酸得不行,却一滴眼泪都掉不下来。

    她觉得这是最难受的,就像想吐却吐不出来的那种感觉,憋得难受。

    “别看了,我带着你,咱们乘一匹马。”

    她摇头,“我们没有饭吃,马也同样没有草吃。本来行走都行艰难了,现在又要驮着我们两个人,万一累毁了,剩下的路就只能咱们靠双脚行走。”

    她拉了拉缰绳让马停了下来,“君慕凛,我没事,我只是想到了淳于夫人。”

    君慕凛摸摸鼻子,“现在才是真正的你,听你这样说话,听你叫她淳于夫人,我才感觉到怀里拥着的这个人是真实的你。”

    她笑了笑,吸吸鼻子,“是啊,一直以来都是以文国公府二小姐的身份活着的,叫淳于夫人从来都是母亲,可实际上,我根本没有见过她。但我还是爱她的——”她扭头看着身后的人,很认真地说:“我真的把她当成我的母亲了。所以我总是会想,如果淳于夫人还活着,应该会很疼我吧?我就不再是没爹疼没娘爱的姑娘,我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她说到这里,自嘲地笑了起来,“活了两世,两世没娘,两世的爹也都是一个德行,这可能就是命。我前世的名字跟文国公府二小姐的一模一样,前世的长相也跟她一模一样,就连父亲的名也只差了一个字。文国公叫白兴言,我的父亲叫白兴。所以我常常会想,或许这根本不是借体复活,而是前世今生。”

    她下了马,走到那个年轻妇人身边,随手解下了自己身后的披风,盖在了那妇人和孩子的身上。又提过那只摇篮放到了她们身边,想了想,又摸出一枚药丸塞到孩子已经僵硬的小手里。这才退后一步,双手交握,行了一个道家礼。

    “虽然是药丸,但也是甜的,还能管饱,你应该爱吃。”她冲着盖了披风的那孩子说话,一边说一边笑,却看得一旁的君慕凛鼻子泛酸。

    “走吧!”他揽过她的肩,“你同情不了所有人。”

    她叹了一声,点点头,随他上马。

    “我确实同情不了所有人,所以上一世我是选择袖手旁观,什么都不管,只过自己的日子,只与那些与我为敌的人纠缠不休。这一世我不想再过那样的生活,我想换一种活法,所以我开了医馆,还办起学堂,我给人看病,解毒,我还建立天赐镇,打起天赐公主的大旗。”

    她仰头向天,长叹一声,“这些都是新生的象征,我以为这一世已经同上一世有所不同。可是当灾难降临时,我却发现自己除了替他们悲伤,什么都做不了。”

    “傻姑娘。”他揉揉她的头,“你既信命,就该一信到底,不能只信自己的命,不信别人的命。既然一切都是命数,那他们的死亡就也是命中注定的,谁也怨不得谁。人这一生有很多无奈,有许多事情自己都没有办法选择。就像战场杀敌,你能说那些敌军就真的都是坏人吗?你能说他们都是心甘情愿上战场去四处征讨、侵略的吗?”

    他摇头,“不是,他们不是坏人,他们只是各为其主,只是听命行事。他们也不是天生就愿意打仗,愿意侵略,他们也是为了生活,为了能让家人过得更好。这些道理我们都懂,可是一旦对阵了怎么办?还是得杀。因为你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来杀你,来抢你的土地,你的家园,所以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他指着遍地尸体,“他们生在唐兰,长在唐兰,最后也死在唐兰。这就是他们的宿命,是老天注定他们如此过完一生。我们纵然是悲哀,也违不了天意。所以染染,真的,心疼不过来,我们如今能做的,就是集中他们的尸体,然后焚毁,然后将所有人的骨灰就地掩埋。多少小国对唐兰这块土地虎视眈眈,东秦也一样,所以仗还是要打,国土还是要收。但我们可以在尸体焚毁的地方建立墓园,以此来祭奠唐兰国曾经的辉煌。”

    傍晚时,暗哨到了,带了二十多只水囊,还有一些干粮。

    暗哨比他们脚程快,因为不需要沿途观察,只用了不到两天就到了第七城。

    白鹤染想了想,说:“如果暗哨能一直给我们送来水源和没有变质的干粮,我还是想到无岸海边去看一看。都走到这了,不去看看不死心。”

    君慕凛点头,转身吩咐暗哨,那暗哨应了命令,上马就离开了。

    他们带着水囊和干粮继续往前,终于又两天两夜,无岸海到了。

    白鹤染是有些懵的,“这就是无岸海?传说中的无岸海?”她目视前方,一脸的迷茫。因为她看到的分明就是个湖泊,前后左右的岸都能看见,甚至还能看到湖泊中间立着凉亭。

    这个时代该不会管这种东西叫做海吧?

    不对不对,如果只是一只湖泊,就不会起海啸,起了海啸就说明是真正的海。难不成是这场海啸,让无岸海的结构起了变化?

    她问君慕凛:“从前的无岸海是什么样子?”

    君慕凛盯着面前的湖泊,目光中也透露着难以置信,他两道眉紧拧着,似乎是在思考,也像是在极力回忆。良久,终于有所领悟。

    他说:“海阵被重新布过了。”

    白鹤染大吃一惊,“你说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