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70章 夜温言的亭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告诉白鹤染:“这或许是海阵的作用。有史料载,千年前那场大啸过后,那位奇人异士以海阵压制了无岸海的肆虐,那海阵布成之后一连数年,无数海都是一个湖泊的模样。人们还以为海没有了,变成了湖泊,可是后来才发现,湖泊一天比一天大,匆匆数年,就又变成大海的模样。不过海上面有着重重迷雾,不能出海,不能通航,却也不再肆虐。”

    白鹤染听得啧啧称奇,她没听夜温言说过大海还会变成湖泊,或许夜温言当年布下海阵之后立即就走了,根本没来得及看一眼后续是个什么样子。

    也或许夜温言知道会成什么样,不过没当做一回事。毕竟玄脉与医脉毒脉不同,他们所掌握的是高于时代的本领,是科学渗透不到的领域,所以许多旁人认为玄之又玄的东西,在玄脉夜家人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可是,究竟是什么人修复了无岸海?这个时代也有类似于玄脉夜家的存在吗?难不成夜温言也步了她同凤羽珩的后尘,穿越重生到了这个时代?

    她突然涌起浓浓悲哀,如果真是那样,那便是五大家族的劫数,就说明那个时代已经再容不下五大家族的存在,一个接一个地,要被铲除掉了。

    “再往前走走看吧!”她扯了扯君慕凛的袖子,“我们再往前走走,如果可以,我很想到湖中心的凉亭去看看,只是不知道这片湖泊是真的湖泊,还是海阵作用之下而形成的障眼。”

    君慕凛想了想,说:“应该是真的湖泊,不是障眼,因为有史料记载过,千年之前的人因为看到大海变成了湖泊,于是就在露出来的陆地上营建生活。偌大一片海域缩小之后,露出来的陆地很大很大,渐渐地,那里就形成了小村、小镇,甚至有了城池的规模。可惜,没几年光景,湖观变幻,化湖为海,许多村镇都被淹没了。”

    “那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景象是真的,数年之后才会重新变回无岸海。君慕凛,想想办法,我想到那个亭子里去看看。”

    “好。”他点头,拉起她的手,“抓住我,提起内力,我带你跃过去。”

    她依言而行,提起内力,很快地人就被提着跃了起来。几纵之下,很快就到了湖心亭里。

    白鹤染不得不赞叹:“你们的轻功真好,我也习古武会轻功,我也能从千岁万岁殿那样的高山上往下跳,但比起你跟四哥真是差了太多。至少青州城的城墙,和这个湖心亭,凭我的三角猫轻功,是根本不敢尝试的。”

    他笑了起来,“跟其它女子相比,你这已经算很好了,还想怎么着?至少你身边那两个丫鬟都打不过你,就是刀光剑影能胜,也是在你不使毒的情况下。”

    她抿嘴笑了起来,也不谦虚,得意地说了声:“那是。”然后就在亭子里四处看了起来。

    君慕凛没觉得一只亭子有什么好看的,到是四周的景致很值得欣赏。特别是与东秦遥遥相对的那一片大陆,因为海面缩小的原因,那边的大陆已经全部露了出来。他不知道为何缩小的湖面要靠近东秦,而不是靠近对岸国家,也或许对岸其实并不有国家,一切都只是他们的想像?又或者一个湖泊之外还有另外的湖泊,东秦看到的是眼前这个,对岸国家海岸线处也有类似的这么一个湖?

    海水退后,露出的还不能叫做大陆,因为都是淤泥,根本无法下脚,很容易被陷进去。他很想带着兵马或是一部分暗哨往前走一走,看看对岸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但是无岸海之大,就是露出来的这片淤泥地也够他们走上一年,何况还要等泥沙干涸。而湖泊是会不断扩大的,兴许没等他们走到对岸,海水就已经覆盖过来。

    总之,探访是不可能的,不管这里有没有无岸海,他们想跟对岸通联都是一个梦想,

    他坐回亭里的长椅上,不再打量对岸,只一心看着他们家小姑娘在亭子里四下张望。就见白鹤染一会儿摸摸这里,一会儿又摸摸那里,一会儿跳到上面去,一会儿又蹲到地上。

    他实在想不明白,“染染,你是不是在找什么东西?”

    白鹤染摇头,“也不是找东西,只是在看这亭子。”

    “亭子有什么好看的?”他更不解,“只是一只亭子而已。”

    “那它是怎么出现的呢?”她蹲在地上偏头问他,“你想想,海面缩小形成湖泊,这个不难理解。可是这海上突然出现了一只亭子,这是干什么?给新湖泊增加一道风景吗?咱们估且认为海阵还是那位或是其它的世外高人修复的,那你觉得能干这么大一件事的世外高人,会无聊到还给湖中心加个亭子做风景?几年而已,几年之后湖泊不再,又变成海,他加这么个亭子有什么用?吃饱了撑的啊?”

    他有点懂了,“你的意思是,这亭子也是海阵的一部份?”

    白鹤染点头,“是有这样的猜测。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在找一些痕迹,以此来证明我是认得这亭子的。如果我能确认这亭子就是我认得的那一只,那么,我就知道修复海阵的人是谁。”她站起身来,情绪有些激动,有些紧张,有些期待,也有一些骄傲。

    没错,她是认得这只亭子的,当她站在湖泊岸边,远远地向这只亭子看过来时,脑子里就有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夜温言有一只亭子,夜家人管那种东西叫做法器,她们姐妹几人曾亲眼看到过夜温言将那巴掌大的小亭子取出来,往半空一扔,亭子就在空中不断变大,一直变到正常使用的那么大时,方才停下来,然后悄无声息地落到地面上,成为了她们五姐妹暂时歇脚的地方。

    她记得当时凤羽珩就感觉,说夜家的本事太大了,虽然近几十年夜家已经很少展露自己的手段,但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传说和史籍,依然会对夜家有所记载。

    凤羽珩从那时起就开始担心五脉的存亡,特别是夜家这种,曾不只一次地提醒夜温言要小心,夜温言当时怎么说的?哦对,她说的是:该来的总归要来,躲也躲不掉。

    是啊,躲也躲不掉,凤家和白家如此,夜家慕家风家又会好到哪去?

    如果现在这只亭子就是夜温言那只,那么她就可以断定是夜温言来了,将无岸海重新镇压,并且留了这只亭子在这里,要么是为了配合阵柱发挥力量,要么就是……

    她突然兴奋起来,因为她想到了一件事情。如果这只亭子不是海阵的一部份,那就是夜温言故意留下的,这是一个讯号,是在向这个时代宣告她夜温言来了。同时也是在寻找,找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她和凤羽珩。夜温言是在告诉她们,她来到这里了,如果阿染阿珩你们也在,看到这只亭子就会认出我,咱们又在一起了,早晚有一天会再见面!

    小姑娘突然掩面而泣,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君慕凛吓坏了,赶紧凑上前,单膝跪地将人揽住,不停地问:“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为何突然就哭了?染染,出了什么事,你快同我说说,别让我着急。”

    小姑娘很痛快地抬起头,脸上挂着泪,嘴角却扬着笑,“没出什么事,我是高兴的。来——”她站起身,还拉了他一把,“把你的bǐ shǒu拿出来,在这亭柱上划几下试试。”

    君慕凛吓了一跳,“为何要划亭柱?这万一要是海阵的一部份,划坏了怎么办?”

    “不会坏的,放心吧!要是能坏,这种东西就也组成不了海阵。我就是想再证明一下,这只亭子的确就是我见过的那一只。你试试看能不能划得开,我认得的那只是任何兵器都不可能破坏的,是世上最坚固之物。”

    君慕凛不信,他的bǐ shǒu也是最锋利的bǐ shǒu,真正的削铁如铁,会对付不了一只木头亭子?

    于是他将bǐ shǒu取出,照着亭柱狠狠地划了下去。

    紧接着,白鹤染意料之内、君慕凛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亭柱完好无损!

    君慕凛都看愣了,白鹤染却咯咯地笑了起来,抹了把眼上的泪,走到亭中间的石桌前。

    石桌四周围着五把石椅,她告诉君慕凛:“刚才我一直围着亭子其它地方看,还让你用bǐ shǒu去试,但其实想要断定这只亭子是不是我认得的那只,只需要看一处地方就行了。是我不敢直接就看那里,我怕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不过现在时代成熟了,可以看了。”

    她一边说一边指着那五把石椅,“这五把椅子是有主的,是这亭子的主人亲手写上去的。你帮我看看,每把椅子的背后左上角都有一排小字,五把椅子五个名字,你帮我看看有没有。”

    君慕凛有点儿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了,明明已经断定这就是认得的那保亭子,却又不敢自己去看椅子。这是怕失望,怕得而又失。他的傻姑娘,竟也会有这样紧张的时候。

    “我来。”他走到椅子前,俯身去找白鹤染说的那处位置,手到之处能感觉到明显的凹痕,是有字犹的痕迹。

    再低头仔细去瞧,三个娟秀的小字便映入眼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