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72章 染染,我后悔你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忍。”白鹤染实话实说,“我很想同他一起披挂上阵,但我也必须把你平平安安送回上都城。有时候不是同他站在一处就是帮他,让他没有后顾之忧,是更好的铺助方式。”

    “那是我不该来?如果我不来,你就有更多的时日跟十哥在一起。”君灵犀有些沮丧,也有点儿后悔。其实医队行至一半时她就已经后悔了,可惜开弓没有回头箭,医队是来救灾的,不可能为了她一个人再返回去,便也只能咬牙挺着。

    “想家了?”白鹤染看出小公主的心思,不由得笑了起来,“傻姑娘,我同你十哥来日方长,求的是一世,不是一时。到是你,出嫁之前多些自由的日子,也是一种人生经历。这一次青州大灾你也经历过了,也感觉到了人世疾苦,也看到了那么多死人,见到了疫情横生,也见到了悲欢离合,于你来说是一次难得的体验。今生不管遇着什么事,就想想青州这次大灾,想想你在这边受过的苦,想想那些失去了亲人的百姓。你就会觉得,其实许多事情也没有多难,更难的都经历过了,眼前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君灵犀不得不服,“染姐姐,你活得真通透,你只比我大一岁,可是在你面前,我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担不起来。都这么大了,遇着事情还得要爹娘和哥哥们为我操心和解决,我这些年的饭真是白吃了。罢了,不提这些,你打算何时回京?”

    白鹤染想了想,说:“还要再等些日子,走之前我会把唐兰发生疫情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如此走得才没有后顾之忧。我其实也不想这时候走,但必须得回去,因为实在放心不下京城。”

    “是因为李贤妃的事吗?”君灵犀问,“你是担心她见过白家小妾的事,牵连到白家?”

    “这只是一方面。”白鹤染说,“还有冷家的事。冷若南跟你一起到西边来,但她跟你不一样,你是公主,除了我,你还有那么多哥哥可以为你撑腰。但是冷若南来到这边是完全奔着我来的,我不可能放任不管。除此之外,还有德福宫那位,我来的这一路上太顺利了,顺利得我都有些担心。他们既然没有在半路伏击我,那就一定会在其它方面给我下绊子。”

    她还真是担心德福宫那位,虽然如今的德福宫也算是严防死守,可也不是真正的铁板一块。凡事都有个万一,老太后苦心经营了这么些年,除非她死,但凡她不死,就随时都有可能被翻盘。何况她手里还握着那么多私兵,如今唐兰覆灭,青州封城,边境本就乱得不像样子,一旦她的私兵参与到唐兰国的争抢中,仅凭现如今的这些个兵马,是远远不够的。

    就更别提这些兵马里还有郭家的兵,三叔带的是郭家的兵,万一郭家的兵……

    她不敢再往下想了,因为一旦郭家的兵有个变故,最危险的就是她三叔。

    白鹤染在屋子里踱起步来,她在思考,走之前不仅要解决唐兰生疫的可能,郭家兵也是重中之重。可她一介女子,该如何插手军中之事?

    “染姐姐,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郭家的兵在我三叔手里,我三叔虽然握有兵符,但并不稳妥。那些老兵跟着郭问天大半辈子,他们家眷儿女或是在郭问天手下谋事,或是被郭家间接控制着。一旦他们不听军令,或是有其它念头,我三叔就会很危险。还有,你十哥四哥现在掌管着的是青州边境的兵马,但是你十哥掌管着的大部份的兵马却不在这边。人在边境,中原地区就顾及不上,我怕被人掏了窝。”

    君灵犀被她说得也紧张起来,“这么多事?染姐姐你真厉害,我可想不到这些。可纵是这样,你回去有什么用呢?”

    白鹤染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回去能顶什么用,但总归这种时候,你十哥他需要一个人去攘内,他才能放心的去安外。对此,我责无旁贷。”

    她站下来,拍拍君灵犀,“灵犀,你也是大姑娘了,不能一直任性这一趟,看到了想看的,就回去。外面有精彩的世界,京里也有你该负的责任。我多羡慕你父母双全,且都对你疼爱有加。如果我有你那样的一对父母,我一步都不想离开她们。灵犀,你多幸福,你自己都不知道。”

    君灵犀苦着脸,“我不幸福,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不想去和亲,可是历朝历代的公主,有几个能逃过和亲这一劫的?何况,在京城里我能嫁给谁呢?”

    她偏着头想着京里那些人,渐渐地,思绪停留在一个人的身上,“染姐姐,你能把红忘哥哥治好吗?你说他治好了病之后,会不会喜欢我?”

    白鹤染并不意外,“能治好是肯定的,但是他会不会喜欢你,我可不能保证。至少你跑出来好几个月,再回去都快过年了,我真怕他把你给忘了。”

    君灵犀一跺脚,“那可不行,他绝不能忘了我。我跟你一起回去,咱们计划计划,何时动身,最好快一些,绝对不能让红望哥哥把我给忘了。”

    白鹤染失笑,到底是个小孩子,她都有些跟不上小孩子的思绪了。

    “跟我回去是一定的,但现在你得陪我先到城里转转,走之前,青州府的一切打算都得做充足,边境乱,绝不能再让青州成为你两位哥哥的负担。”

    如今的青州城很乱,因为到处都是废墟,到处都在建设。医疗队分成了两部分,一部份由东宫元带着,驻扎城西,一部份由宋石带着,驻扎城东,百姓会自行选择去哪边看诊。

    因为疫情控制住了,所以医队如今也轻松许多,看的多半是外伤,都是在逃难过程中伤到的。当然,还有一些略为棘手的伤患,便是那些在青州封城之前逃进来的唐兰人。他们的伤势就比较重,有的人之前在山脉间还生了疫,虽然被治好了,但身体虚得很。

    不过总体来说,医队的工作已经到了收尾阶段,因为君慕凛提前到了这边,组织全城人及时撤离,所以青州的情况比之前预想得要好上许多。

    当然,这一切也得益于无岸海的海阵被及时修复,才没有让那片海域继续肆虐。否则,一旦压制不住无岸海,就是他们逃到山顶上也无济于事。别说一个青州,再往东的储山也逃不过这一劫。更甚的,会发生千年之前的惨状,那才是人类真正的浩劫。

    白鹤染很满意现在这个状况,至少秩序在稳步回归,人们的生活在重建之后也可以继续。不需要迁移,不需要放弃家园,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只是唐兰那边的疫情很严重,青州西城门紧闭,连镇守边关的将士都不再出入,就怕将唐兰的疫情带到青州城里。

    白鹤染虽然给了她们药,但谁也不想赌个万一。

    然而,偏偏就是怕什么来什么,谁也没想到接下来的日子里,一连吹了几日的西风,直接吹得青州城躺倒了一片。

    医疗队焦头烂额,白鹤染也是忙得一脑门子官司。

    人太多了,医队就算全部投入进去也救不了这么大范围的疫,她白鹤染也不是神仙,也分身乏术,不可能一下子同时救治许多人。

    她想从井水下功夫,但这次却不同于汤州那回,汤州水源只是被下了毒,她解了毒就行。但眼下青州城的水却是完全不能喝的,因为里面有尸体,只有人的尸体,还有动物的尸体。

    这些日子以来,吃的用的水都要从外面运送进城,官差虽然一直在组织人淘井,但也没淘出几口能用的。君灵犀同冷若南二人负责查井,最后报下来能用的井,也不过三口。

    但聊胜于无,至少有三口能用的,就比一口都不能用强。

    君慕凛已经进了城,来不及卸甲就往白鹤染这边来,到了之后的第一句就是:“没有别的办法吗?一定要这么做?青州人口是汤州的两倍不止,我看不得你冒这个险。”

    她拉了君慕凛一把,说这事儿不想让君灵犀和冷若南听见,她还是想在大多数人面前做一个正常人,如此才能有较为正常的生活。

    二人只以为两口子躲到边上去说悄悄话,也没太多想,虽然对于君慕凛说的什么这么做那么做的也有所疑惑,但到底还是没往深里合计。

    白鹤染被君慕凛握着手腕,很是无奈地说:“除此之外也没别的法子了,这样大范围的疫情如果不眷控制,青州百姓咱们之前可就白保了。谁也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没办法,唐兰是整整一个国家都没了,尸体太多,你们就是放了漫天大火,又能焚毁多少?派人捞井吧,旧能多地把井捞出来,我要送灵犀回京,走之前最少也要确保二十口水井能用,这样才能走得安心。有了这二十口井,不只疫症,其它病痛也能尽解。”

    她看着他眉心拧成一个解,不由自主地抬手想去抚平,却被他在半空就给抓了住。

    满心忧虑,终还是化为一声叹息。

    “我既希望你来,又后悔你来,染染,我何时才能给你一个无忧天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