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77章 这个人究竟是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段伯父是对我们的女医感兴趣吗?”白鹤染乐呵呵地问他,“可是家里有女眷生病?”

    段天德赶紧摆手,“没有没有,家里人都好着,只是德镇上没有女医,伯父好奇罢了。”

    东宫元回礼道:“不敢当段老爷夸赞,在下如今拜了天赐公主为师,师父当前,当不起圣手二字。至于这两位女医,是在下收的小徒,还不成器,带去青州磨练磨练。”

    段天德又如何不知东宫元拜了白鹤染为师,当下连连称赞白鹤染青出于蓝胜于蓝,也不再去看君灵犀二人,只将白鹤染一行往府里让。

    段天德将白鹤染让到前厅,默语冬天雪二人自然随着,东宫元则带着君灵犀和冷若南跟着医队一起去了花厅。

    落座之后,段家下人上了茶点,白鹤染看都没看,捏起一块点心就往嘴里送。

    默语在后头提了句:“小姐,还是小心慢用吧,别再像那个茶摊子似的,跟毒药不花银子一样,可着劲儿的给我们往茶里灌。”

    冬天雪也跟着道:“就是,糟贱了那些好毒药。”

    白鹤染笑着剜了她们一眼,“别胡说,那毒药配茶味道不是也还行么?再说,也不算糟贱,回来的路上捻干了茶叶渣子,都赏给茶馆儿几个小二了。”

    段天德的眉就皱了起来,“白家侄女,可是在来的路上遇着了歹人?”

    白鹤染摇头,“也不算歹人,几个跳梁小丑罢了,不知道是哪家的狗腿子出来害人,还偏偏选在德镇附近,真给我段伯父丢人。”说着,看向了段天德,“伯父该不会怪我多管闲事吧?来的路上我把那茶叶渣子扔他们身上了,估计这会儿全身溃烂痛不欲生,除非送到他们主子跟前,否则这毒是无解的。”

    段天德的脸阴了晴晴了阴,几番变幻后终于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不怪,不怪,阿染你是公主,这种事自然是该管的,伯父怎么会怪你。”话是这么说,心里却已经开始骂白鹤染的八辈祖宗。明明就是被那些人押送过来的,还能不知道主子是谁?还狗腿子,这是骂他是狗呢?

    白鹤染笑了起来,“伯父不怪我就好,伯父家的茶我还是能放心吃的,咱们也是实在亲戚,我自个儿伯父家里的茶我要是再不敢吃,那我也就不用吃东西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段天德尴尬地喝了口茶水,也压了压心里头的火气,这才又道:“青州那边都还好吧?听说无岸海起了大啸,整个青州都给淹了?”

    “伯父消息还是灵通的,确实,青州城整个都被淹了,不过好在大啸已经过去,水也退了,青州百姓都回到了城里开始重建家园。伯父若是在德镇住着烦慌,也可以往西边儿去看看,青州重建之后一定会比从前更好。哦对了,那边现在在打仗,有些小国见唐兰的国土空了出来,就有了点儿想法,十殿下和四殿下留下处理这些事务了。”

    段天德叹了一声,“我啊,在德镇住惯了,岁数也一年比一年大,远的地方是去不了了。”

    “哪里,伯父身体康健着呢!我瞧着比我爹强多了。”

    段天德摆摆手,“不如文国公,就是岁数上也长了他几年。文国公他还好吧?这些年多亏他照顾我的一双儿女,我这心中真是不胜感激。”

    白鹤染真是服了这位段老爷,自己儿女跟着前妻改嫁,连姓都改了,这段老爷还在感谢孩子的后爹,这是什么气度?以前是谁说的古人都小心眼来着?哪里小了?

    她笑意盈盈地看着段天德,很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究竟来。可这位书生一样的段老爷却只是端端坐着,像个长辈一样地同她说话聊天,完全看不出丝毫戾气。

    白鹤染不得佩服这位的修养,或许说修养也不准确,应该说演技。

    这位演技的确是一流的,至少她目前还看不出任何破绽。包括之前默语和冬天雪用茶摊茶水有毒的事来试探他,段天德依然表现得一副与己无关的模样。如果不是她早就对这位有所耳闻,更在田开朗那里得知就是段天德让林寒生从宫里救走白惊鸿,她还真会以为这位段老爷就是位与世无争,不计前嫌的主。

    白鹤染决定再试探试探,于是一脸惭愧地开了口:“伯父您这样说,我都替我们白家脸红。白家无能,虽然把大哥哥照顾得不错,但却没照顾好大姐姐。”说着,还抬手往眼角抹了一下,“可怜大姐姐被打入了宫中水牢,至今生死都不知。段伯父,您不会怪我们白家吧?”

    段天伯的脸色又变了变,但表情却没什么大变化,依然是那副儒雅的样子,甚至还反过来安慰白鹤染:“白家侄女,这事儿我也听说了,不怪白家,是惊鸿她自己不懂事。她既做了白家的女儿,就该一切都为白家着想,有功就赏,犯错该罚,这是天经地义之事。”

    “伯父真的这样认为?”白鹤染停邹,笑着看向德天段,“没想到伯父竟如此高风亮节,那我也就放心了。临来时还真怕伯父因为大姐姐的事情生气,把气都出在我身上呢!”

    “侄女多心了,伯父不是不明事理之人。”段天德和颜说着话,若不知他是何人,只看这一幕,还真会将他当做慈祥尊长,甚至会有人羡慕白鹤染家里有这么好的长辈。

    可狐狸终究还是要露尾巴的,他一个劲儿地跟白鹤染假腥腥示好也没什么意思,二人都知道这不过就是个平平一些的开场白罢了,既然白鹤染都能白惊鸿的事情扔出来刺激段天德,那么段天德如何能够再继续友好下去?

    果然,就听段天德话锋一转,跟白鹤染道:“听闻天赐公主很聪明,也好本事,你的事迹已经传遍了整个东秦,我们德镇的大街小巷也都有你的传说。伯父也听说了你在宫宴上毒杀罗夜国师呼元蝶的事,阿染啊,是不是锋芒太过了?杀了呼元蝶可就等于惹恼了呼元家族的人,或许他们暂时还腾不出手来,可一旦他们绝心报复,阿染,那可是很危险的。”

    “哦?”白鹤染也来了兴致,这才对嘛,谈话就是要谈点有血有肉的话题,总扯些个家常有什么意思,谁听说现任的女儿跟嫡母的前夫唠家常的?她抿嘴一笑,神色间却带着隐隐担忧地问道,“伯父可知他们打算如何对付我?”

    段天德摇头,“我不知道,只知道那呼元家族一向睚眦必报,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唉,那还真是个麻烦。”白鹤染看着德天段,口中说是个麻烦,但面上那种隐忧之色却完全褪去,反而眼底含笑,根本就没在意的样子。她只是问段天德,“伯父,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您既然这样跟我说了,那就一定是有原因的,总不好平白无故的提这么一茬儿吧?阿染想,这话要么是您想代表呼元家族来进行说合,希望两方握手言欢,呼元蝶的事一笔勾销。要么就应该是代表呼元家族来下战书的。”

    段天德终于现了怒意,“侄女莫要胡言,我段天德虽一介草民,但也是东秦之民,怎么可能去代表呼元家族?”

    白鹤染点头,“是啊,我也纳闷,您为何要代表呼元家族呢?堂堂段家,传国玉玺的护有者,怎么可能会是罗夜国呼元家族的走狗?”

    段天德的脸上终于有些挂不住了,“侄女慎言,且不说呼元家族这事,只说那传国玉玺,那传国玉玺早在多年以前就已经进献给朝廷了,如今段家可再没有那东西。”

    “是吗?”白鹤染拧起眉,歪着着,一副怎么都想不明白事的样子,“是有传闻说段家的传国玉玺已经进献给了朝廷,可也只是传闻而已,该不会是段伯父也听过这样的传闻,然后听着听着就把自己给听信了,真以为自己把玉玺献给了朝廷吧?”

    她收起故作糊涂的模样,眼中透了精光,站起身,一步一步走到了段天德跟前。再开口,声音压低了许多,只她二人听得见:“段天德,如果真的献给了朝廷,你又如何舍得出自己的一双儿女,把他们拱手送入白家?还有你的娇妻,叶家配段家,才是真正的门当户对。段天德,你想从白家得到什么?这么多年了,你想找的东西,还没有找到吗?”

    儒雅的面容终于起了大的变化,白鹤染眼瞅着对面之人的脸色愈发阴沉,怒火已经熊熊而烧,她心里也冷笑起来。

    烧得好,一直保持平静的人才最不好对付,她必须得激怒段天德,必须得让这个人主动破坏自己营造的冷静氛围。如此,才有机会找出破绽,如此,才有机会试探这段天德的底线。

    当然,她更想知道,眼前的这位段天德是不是真正的段天德。

    如果他是,那么远在歌布的那位是谁?

    如果他不是,那么眼前的这位又会是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