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8章:脸色凝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8章:脸色凝重

    严秦氏小心道:“母亲,再大的事,也待私下再……”

    “私下什么,他不怕丘儿亡魂找他说道!难道还怕在人前丢了面子吗?”

    “可是……”

    “没有可是!你要帮他?你也不想想,今日就是你的好相公要掘你儿子的坟!”

    严秦氏也说不出话了,今日都已经快出城了,还是老夫人的贴身妈妈赶来报信,否则谁也不可能想到,侯爷将她们支开,竟是要对丘儿的陵墓下手,要搅丘儿亡下安宁。

    严秦氏和老夫人匆匆赶回,该是气愤难当。

    但是严秦氏到底还没到糊涂的地步,眼下几位大人都在,侯爷入朝为官,再大的家丑,也不该在这些人面前表现出来,这不是平白让人看笑话?

    严秦氏心中矛盾,一方是婆婆与丘儿,一方是相濡以沫的相公,两厢纠结,最后严秦氏只能道:“无论如何,丘儿墓总要先填了。”

    老夫人似也觉得孙儿的陵墓更为重要,闻言立刻对下人道:“将墓封了,立刻给我封了!”

    拿着锄头的下人在老夫人来时,便没敢再动,这会儿听了命令,看向侯爷。

    老夫人呵斥:“看他做什么!我叫你们填,你们还打算不填吗?”

    “是不能填。”柳蔚清淡的声音,自后响起。

    众人看去,柳蔚越众而出,语气真挚的看向越国候道:“腐陵散都用上了,侯爷就不想知道,小公子的死究竟有何蹊跷吗?”

    老夫人看着柳蔚,见她身上没有官袍,脸色难看起来:“你是何人?”

    柳蔚淡淡垂眸:“在下一介无名小卒,见过侯老夫人。”

    “你说我丘儿怎么了?腐陵散是何物?”

    “一种毒物。”柳蔚将腐陵散的药效说出来:“侯老夫人,小公子含冤而死,并非寿终,并非自然,难道老夫人愿意他带着满腔愤慨,死的不明不白?”

    老夫人脸色白了几分,直了双目,喃喃出声:“中毒……”

    柳蔚又道:“没有一位父亲愿意见到自己的儿子死不瞑目,越国候此举,虽说大胆,但却是为了还小公子一个公道,凶手逍遥法外,小公子的尸骨未寒,若这尸骨能为我们破案带来线索,这难道不才是慰藉亡灵最好的方式吗?”

    周围一片安静,侯老夫人闻言没有说话,眼睛却红了起来。

    严秦氏更是一个哽咽,泪便止不住了。

    越国候正了正脸色,倏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朝着侯老夫人连嗑三个响头:“母亲,儿子想丘儿能够瞑目,想将那凶手捕获,千刀万剐!”

    老夫人的泪,终于流了出来。

    白发人送黑发人,本就是锥心之痛。

    如今这痛好不容易结了痂,眼下却又被翻了出来,鲜血淋淋的内心,孙儿绕膝的回忆,将这位年逾八十的老人,折磨的心力交瘁。

    一个头晕脑胀,老夫人身子一歪,往后重重倒去。

    “母亲,母亲……”严秦氏慌忙的叫道。

    越国候也慌了,匆匆扶住母亲,手都在颤抖。

    柳蔚看了儿子一眼,柳小黎与她对视一秒,下一刻,小炮弹一样跑出去,冲到侯老夫人面前,镇定的道:“气急攻心,让她坐下,先急救。”

    严秦氏泪眼朦胧,看着这矮个头的小孩儿。

    下人已经去叫了大夫,但大夫过来,显然还需要些时候。

    越国候想起这小孩是那位柳先生的医童,方才鼻子动了动,就闻出了毒药,一咬牙,让他动手。

    柳小黎先让老夫人靠在越国候怀里,再帮老夫人捏虎口,捏人中,最后顺着老夫人的头部穴道,替老夫人按摩。

    不远处的林大夫看着那按摩手法,怎么看都觉得跟前几天这孩子按摩尸体的手法是一样的。

    心想,容大人怎么就能让这么小的孩子出去乱搅合,若是害的老夫人病情急重,可怎么是好。

    他这么想着,就回头想找容棱说说,却见容都尉不见了,再转头一看,居然见容都尉亲自动手,一下一下刨着坟。

    林大人惊讶得眼睛都快掉出来了,侯老夫人生死未卜,他现在竟还不忘开棺验尸,都说这位容大人肃冷严厉,却不想,竟还是个铁石心肠,冷血无情了!

    可实际上,这没良心的主意不怪容棱,要怪也要怪柳蔚。

    老夫人一倒下,柳蔚知会小黎去急救,自己就偷偷跟容棱说,让他去挖坟。

    虽说看起来很没道义,但是老夫人这样一晕,越国候是肯定不敢再忤逆老人家了,指不定食言,就不同意开棺了。

    把腐陵散用在一个小孩身上,柳蔚实在想不通,所以这具尸体,怎么也要看。

    容棱的动手能力,显然比下人要快得多。

    等到陵墓开了,柳蔚看了眼已经悠悠转醒,却还没醒神的侯老夫人,身子一跳,钻到了墓坑里头。

    墓坑里的味道,就连站在上头的容棱,都有些皱眉,问道:“那毒气对你有无影响?”

    “没有。”柳蔚随口敷衍一句,拿着撬棍,在钉死的棺材边缘撬。

    柳蔚用了巧劲,几个大汉才能撬开的棺材盖,被她几下挤出缝隙。

    小心翼翼的将盖子退到一边,里面,一股逼人的腐臭味,连着黑气,扑了出来。

    柳蔚被震了一下,后背贴着坑壁,闭上眼睛。

    “怎么样?”容棱紧张的问。

    柳蔚摆摆手:“没事,有点刺眼。”

    她稍微适应了一下,等到那臭味稀薄了些,才眯着眼睛,往棺材里看去。

    里面,果然不出所料,小公子的尸骨已经成了白骨,化得除了干巴巴的两件衣服笼着,一丝皮毛也再无。

    柳蔚伸出手,将那衣服稍微解开些,让尸骨完整的呈现出来。

    “你们干什么?”越国候的声音,从上头传来。

    柳蔚没有分心,专心的观察干骨。

    等了一会儿,上头的光亮被挡住,她仰头,就见越国候一脸愤怒的瞪着她,大吼:“来人,把他给本侯抓出来!”

    两三个下人跳下来不大的墓坑,柳蔚脸色凝重,又看了眼棺材里的尸骨,沉默着没有反抗,随着他们上去。

    一上去,还没站稳,她便感觉一道黑影袭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