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0章:这背后的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0章:这背后的天!

    两人再也控制不住,冲上来就往里看,可看了一眼,就头脑发昏。

    到底是闺阁里的女人,平日哪见过这样的阵仗?

    那凄惨苍凉的尸骨摸样,当真是冲的人心脏都要停止了!

    丫鬟忙将两人扶开一些,等她们喘过气了,严秦氏才捂着心口问:“先生,这……这当真是……”

    “没错。”

    柳蔚道:“这是个女孩儿,虽说骨头还没长好,但盆骨也好,眉框,颅骨,额前,后脑,多种地方看查,的确是个女孩儿。”

    柳小黎童言童语:“那他们为什么说他是小公子?公子不是男的吗?”

    柳蔚看向老夫人与侯夫人,道:“我想,真正的丘小公子,说不定还尚在人间。”

    越国候走过来,听到的就是这句。

    他目若铜铃,顿时快走了好几步,走到柳蔚面前,不可思议的看着柳蔚:“你说什么?”

    柳蔚不卑不亢,直视越国候的双眼:“我不能确定小公子是否生还,但我能确定,这具尸体不是小公子。”

    “凶手应该之前对这具尸体易过容,瞒过你们的眼睛,而尸体为何失踪几个月才送回来,大概凶手以为小孩子长得快,过了一阵子,你们看到与小公子一模一样的尸骨,也不会去仔细判断他的身量大小有没有什么微妙差异,到底是不是小公子本人!”

    “而凶手事前又在尸体上用了腐陵散,大概是想尽快毁灭证据,以免夜长梦多。不过他失策了,验尸一门,在下看来,可不止验躯。骨头,也是可以验的!”

    越国候嘴唇微微颤抖,他木然的看着褐色的棺木里,那泥泞不堪的尸骨,眼神一片空洞后,倏地燃起了熊光。

    “不是丘儿,当真不是丘儿?”越国候一激动,握住柳蔚双肩。

    柳蔚肩膀一紧,感觉肩头肯定已经青了。

    容棱立时眉头一蹙,有劲力的大手搭上越国候的手腕,无声警告。

    越国候这才回神,赶紧放开柳蔚。

    却手心冒汗:“先生,先生你说真的,这真的不是丘儿?我丘儿还没死?”

    柳蔚瑟缩的退后一步,一边揉着肩膀,一边说道:“不是丘儿,这尸骨是个女孩。”

    “太好了!”

    越国候大喜,转头却看到自家夫人与母亲,竟然掐着帕子在哭,他莫名其妙:“怎么了?怎么了?这尸体不是丘儿,丘儿说不定尚在人间,你们还哭什么?这是喜事啊!”

    老夫人泪流不止。

    严秦氏哽咽着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心里欢喜。”

    越国候无奈,眼神却柔和下来,女人,悲也哭,喜也哭,当真是水做的。

    因着这不是侯小公子的遗骸,因此要带走,侯府自然万没意见。

    柳蔚看着这哭哭啼啼,又哭又笑的一家,心却思忖着,凶手没杀小公子本人,却用其他尸体乔扮,意欲为何?

    这个案件到了这里,线索也好,谜团也好,越来越多。

    而破案讲究人证物证还有动机,人证物证还可再查,可这动机,她是当真百思不得其解。

    相府五少爷失踪,凶手不杀一个府中奴从,这是为何?

    侯府小公子尸体有异,凶手故弄玄虚,让侯府中人以为小公子已死,又是为何?

    凶手行事矛盾,抓人也好,杀人也好,留下疑虑重重诡谲,到底他又有什么目的?

    凶手是单独的一个人,还是一整个团伙,又与之前临安府的变异虫有什么关系?

    这背后的天!到底又有多大?

    柳蔚正想着,肩膀上却突然落下一只手。

    她回头一看,便对上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庞。

    是容棱。

    “莫急,真相会越发明朗。”

    柳蔚一笑,扯扯嘴角:“我倒是不急,怕容都尉您急!”

    容棱面色冷静:“此事拖了三年,绝非一朝一夕可破,耐心为上。”

    柳蔚点点头,却揶揄:“够镇定,不愧是当都尉的,思想觉悟与吾等小民,就是不同。”

    男人曲指,在她额前敲了一下。

    柳蔚瞪眼:“你干什么?”

    “让你少说废话。”

    柳蔚:“……”

    总之,因为柳蔚强行开棺验尸,解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让还沉浸在丧子之痛的侯府,得到了一线生机。

    侯府众人对柳蔚的态度,可谓一百八十度转变。

    毫无过度的,侯老夫人已经开始唤柳蔚“小柳”了。

    容棱被侯爷好兄弟似的拍着肩膀大加赞赏,仿佛忘了之前,他还与人家打得你死我活,天翻地覆。

    柳小黎也被严秦氏塞了一大包的零嘴儿在怀里。

    林大人,游大人,谭大人三位也沾了光,被侯府留下来吃午饭。

    一个早上的吵闹,这一刻,才总算安定了下来。

    上桥院内。

    严裴歪在软榻,瞧着那窗外枝头的雀儿,目光有些发怔。

    他身后,小厮然子端上清茶,小声的禀报:“二公子,前头已经消停了。小的还听说,小公子陵墓中的尸骨是个女孩,并非小公子本人。眼下老夫人与侯爷、夫人,都乐着了,拉着容都尉一行人,谢个不停。”

    严裴没甚表情的端着那杯茶,浅浅饮了一口,放到一边,才温温吞吞的吐了一句:“知道了。”

    然子见状,有些揪心:“二公子,若不然,咱们也去前面走一趟吧?您常年呆在院内,眼下府中大喜,是不是也该……”

    “是大喜吗?”清浅的男音,带着一丝长久未说话的黯哑,严裴睫毛轻颤,瞧着那枝头的雀鸟飞走了,眼中掠过一丝失望,才说:“小弟尚未寻回,生死未卜,又何喜之来?”

    然子心想,话也不是这么说,至少还有可能活着回来,总比真死了强。

    但然子不敢说,闭了嘴,乖觉的站在旁边,不敢再劝。

    他家公子就是这样,无喜无悲,仿佛天下出了什么事,都与己无关,永远这样一幅闲闲淡淡,不理世情的摸样。

    然子有时都会想,公子到底是想小公子回来,还是不想?

    毕竟,自小公子出世后,这几年夫人是再未踏入过上桥院了。

    公子这胎里带来的病症,夫人想必也是,放弃了吧?

    正在此时,外头院子突然飞来一只通体漆黑的乌星。

    然子见了,顿时瞪大眼睛,赶紧提着袍子往外走。

    “等等。”严裴自知然子要去做什么,轻声说道:“别伤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