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1章:傻兮兮的小畜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1章:傻兮兮的小畜生

    小然子皱眉:“公子,这可是乌星,灾鸟乌星,素来只会周旋于墓地坟头之处,极为不祥的!”

    “那它倒是来对了。”

    严裴低笑一声,略显苍白的脸上透出一丝嘲讽:“我这身子,不就是半只脚踏进坟堆了?”

    “公子……”然子一阵心痛,却不知如何劝慰。

    这时,身后一阵轻快的男音,传了进来:“小然子方才想说什么?告诉这个病秧子听听也无妨。”

    小厮然子转头,便看到一位斯文翩翩,温润如玉的年轻公子,正一晃一晃的走进来。

    然子面上一喜,唤道:“于文公子,您来了。”

    于文尧丢了一个荷包扔给然子,道:“一包小甜豆,拿去吃。难为你一个十二三年岁的孩子成日伺候你这病主子,连门都出不得一次。”

    然子忙说:“不难为不难为,小的就爱伺候公子!”

    “没说你不忠,紧张什么?”

    然子抓抓头,傻笑一声。

    于文尧又看向那歪在软榻上,一动不动的素白身影,垂了垂眸,对然子挥挥手。

    然子机灵的退下,离开前,还阖上房门。

    于文尧绕过软榻,走到前面,正对着严裴那张万年不变的冷脸,勾了勾唇,问道:“不想见我?”

    严裴眼皮都没抬,盯着那只乌星,看得入迷。

    于文尧索性挡住他视线,弯下了腰,逼严裴看自己。

    严裴这才抬眸,视线,却冷冷的。

    于文尧叹了口气,挤到严裴的塌边,寻了个小地方坐下。

    严裴不满:“不会自己搬凳子?”

    “还当你真不理我了。”

    于文尧轻笑着,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袋子,递给严裴道:“朝杨太医买的,贵是贵了点,不过新配方,说不定这次有效。”

    严裴看着那素锦的袋子,没有去接,视线又转向窗外。

    于文尧看他一会儿,将袋子放到小几上,道:“喜欢鸟就养一只,要不过两日我带只鹦鹉给你,前个儿在小磁街看到一只,还会唱曲儿,唱的不比戏班子的差。”

    “不用。”严裴淡淡的道:“养的没意思。”

    “喜欢野的?”

    于文尧由着他的视线,看向窗外,瞧着那乌星站立笔直,昂首挺胸,看着倒是有些英武,便道:“说起来,我还见过有人养乌星的,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

    严裴总算看向他:“乌星也能养?”

    “谁知道,那人反正就养了,还取了名字,叫什么来着,哦,珍珠……”

    于文尧话音一落,原本在窗外枝头的黑鸟小脑袋一转,接着扑哧着翅膀,倏地笔直飞下,落在了窗台前,两只漆黑的眼珠子望着屋内两人,歪了歪脑袋。

    “咦?”于文尧眼前一亮,又唤了声:“珍珠?”

    “桀。”珍珠仰着脖子叫了一声,叫完看着两人,再次歪歪头。

    “原来是你?我说这京都城内哪来的灾鸟!”于文尧说着,顺手拿了旁边盘子里一粒瓜子,丢了过去。

    瓜子在即将砸中珍珠时,被它躲开,可大概以为有人伤害它,珍珠翅膀一下扇了起来,桀桀的一边叫着,一边朝于文尧飞去。

    于文尧愣了一下,赶紧躲开!

    珍珠却不依不饶,尖利的爪子,就按着于文尧的头发抓。

    于文尧无法,只要起身躲避。

    他躲,珍珠就追,一人一鸟在房中跑来跑去,严裴看在眼里,冷清的脸上,久违的露出一丝笑意。

    那笑意浅薄,薄的几乎不见,还稍纵即逝,却分分明明是存在过的。

    最后,在于文尧已经开始考虑今晚吃红烧乌星,还是清蒸乌星时,那黑鸟突然宛若心灵感应一般,停下追逐,转头看了看窗外,接着,飞了起来,翻过院墙,消失不见。

    于文尧难言狼狈的摸着自己凌乱的头发,自顾自的找到严裴的梳子,一边重梳,一边抱怨:“傻兮兮的小畜生,给它瓜子吃,还为好不识好。”

    严裴清淡的转开眸,道:“乌星吃肉。”

    于文尧一愣,顿时脸有些涨:“知道你刚才怎么不说?”

    严裴不理于文尧,这人胡搅蛮缠的本事,他自叹不如。

    于文尧梳好了头发,又对着铜镜照了照,才走回严裴面前,道:“给你的药丸记得吃,下次再来看你。”

    “不用了。”严裴垂眸:“药也拿走。”

    于文尧清隽的脸上,露出几分无奈:“拿走也没用,货物出门,又不会退钱给我,我身边除了你,还有人能吃这药吗?便是无法治好你的病,总能调养调养,你跟我犟什么。”

    严裴不做声,可在于文尧看来,这就是无声的抗议。

    气氛一下安静。

    过了半晌,于文尧正想再说些什么,却听外面院子里,传来一阵声响。

    于文尧皱皱眉,迈步走过去。

    一开门,黑色的鸟儿,便直扑而来。

    于文尧一个反应不及,方才才梳好的头发,又被刨坏了,他到底恼怒了,冷哼一声,手上功夫认真起来!

    可那黑鸟刨过一次,转头就跑。

    于文尧追上两步,才看到那傻鸟飞到了一个豆丁那么大的小孩肩上,颐指气使的“桀桀”叫着,像是在告状。

    于文尧眯着眼,瞧着这小孩,认出他来。

    几日前,艺雅阁之事,他可不止对那乌星鸟儿记忆犹新,那个用一颗糖葫芦,削掉镇格门三队那位领军头领头发的小孩,他可也还记得。

    柳小黎摸着珍珠的脑袋,安抚它一下,问道:“就是这人欺负你吗?你说他用东西砸你?”

    “桀!”珍珠大叫。

    柳小黎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别怕,我给你报仇!”

    小黎说着,看向前面的于文尧:“我的鸟儿说,你欺负他了!我怕冤枉了你,我就问你,是你欺负了它不?”

    小孩个头不大,语气不轻,说起话来,满脸严肃,竟还有些人小鬼大的味道。

    想到这孩子武艺不俗,于文尧勾了勾唇,手指绕着自己一撮头发,笑着:“若说我欺负它,不若说它欺负了我,你瞧。”

    柳小黎看着他的确有些狼狈的发丝,扭头问珍珠:“他说是你欺负他,到底怎么回事?”

    “桀桀桀!桀桀桀!”

    “原来如此。”柳小黎刮刮它的小脑袋,以示安慰,又对于文尧道:“你撒谎,我鸟儿说,是你先拿东西砸它,它才抓你头发,是你不对!”

    于文尧挑眉,心说邪了鬼了。

    这小娃儿还能听得懂鸟话不成。

    “它告诉你的?”

    “对,它亲口说的!”

    “刚才?”

    “你不要转移话题,你欺负我珍珠,我要替它报仇!”小黎说着,小小的身影窜出去,一个拳头,便砸到于文尧腹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