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5章:想光明正大叫娘亲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5章:想光明正大叫娘亲吗?

    容棱将小黎抱好,拍着小黎的后背,撩开车帘,便看到里头柳蔚有些愣神的坐在那里,神色怔忪。

    容棱抱着小黎上了马车,吩咐继续前行。

    马车继续行走,柳小黎缩在容棱的怀里,不愿出去,还用屁股对着他的娘亲,始终不肯转过头去。

    柳蔚在起初愣了一会儿后,又恢复那懒散的摸样,歪在车壁上,不置一词。

    “你骂他了?”容棱问道。

    柳蔚不说话。

    容棱又问柳小黎:“怎么了?”

    柳小黎还是那句话:“我不喜欢爹……”

    柳蔚面色一板:“年纪不大,还学会使性子了?爹还不能说你两句了?将咱们的东西随便给人,我连问一声都不行是不是?你是我儿子,还是我是你儿子?”

    这话说得过了,容棱按住她的手:“冷静点。”

    柳蔚感受到手背上那只带着热度的大掌。

    容棱安慰的对她拍了拍,她好歹顺了点气,又说:“我也没说不能给,但你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你也不怕别人把你给卖了?”

    “你说的救死扶伤,乃是为医之道!”小家伙扭过头,狠狠的说了一句,又把头埋缩回头。

    柳蔚一噎。

    孩子还小,她能教小黎的东西还只是一些纯粹正能量的为人之道,却还无法教会小黎识人辨人,尤其是陌生人。

    几颗药丸没什么,重要的是,这小子这么不明不白的给一个陌生人,他就不怕对方有什么企图?

    柳蔚也不辩解了,掀开帘子,对车夫道:“停车。”

    车夫将车停下,容棱拉住她的手腕:“你要去哪儿?”

    “随便走走,你带他先回去,给他点吃的他就不哭了。”话落,她已经跳下车。

    容棱凌空挥了挥手,立刻有躲在周围的暗卫得令,悄悄跟在柳蔚身后。

    车厢里,见娘亲走了,柳小黎又有些慌:“容叔叔,我爹是不是不要我了?”

    “怎么这么想?”容棱为小黎擦干净眼泪,让小黎坐好些。

    小家伙红着眼睛,一抽一抽的:“我爹总说会不要我,还说我是茅厕边捡回来的,她是不是丢下我了?”

    “怎么会。”容棱拍着小黎的后背,为小黎顺气:“你爹只是第一次做爹,不会教孩子,她那样的性格,过于洒脱,没心没肺,你多体谅她。”

    柳小黎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才说:“我说我不喜欢我爹,是骗他的,我很喜欢我爹。”

    “她知道。”

    “她万一不知道呢?”小黎很着急:“她万一真以为我不喜欢她了怎么办?”

    “不会。”容棱拍拍小黎的头,怕他多想,转移话题:“你喜欢你爹,也喜欢我吗?”

    小家伙想了想,点点头:“我喜欢你。”

    容棱眼中沁出笑意:“喜欢一直跟我一起吗?”

    “嗯。”小家伙再次点头。

    容棱突然有点私心,故意问道:“可是跟我在一起,就不能跟娘亲在一起,你也愿意?”

    “我娘亲?”柳小黎眨眨水雾的眼睛,脱口而出:“我爹就是我……”

    说到一半,小黎又急忙止住,捂住自己的嘴。

    容棱拉下小黎的手,怕他捂死自己:“你爹就是你娘亲,对吗?”

    “不是不是,我爹是男的,我今年五岁,我是乾凌二十八年生的,我爹不是我娘亲……”

    小黎乱七八糟的背了一堆,却越说越乱,最后只能抱着脑袋,把自己给埋起来。

    容棱将他抱起来,看着他的眼睛:“乖,你爹便是你的娘亲,这件事是我们的秘密,我们都不告诉她,不用害怕。”

    柳小黎恍惚一下,又哎呀一声,敲了敲自己脑袋,大概觉得是自己太笨了。

    容棱失笑。

    柳小黎不说话了,稍稍往旁边挪点。

    容棱又道:“其实你爹装的不太像,也不知她是如何扮这么多年的。”

    柳小黎还是没说话,脑袋却更低了。

    “小黎,想光明正大的叫她娘亲吗?”

    柳小黎愣了一下,悄悄抬起头,却没表态。

    “以后有机会的。”

    “以后?”

    容棱揉揉小黎的脑袋,手掌温热宠溺:“好了,现在告诉我,你把你爹什么东西送人了?”

    ……

    柳蔚下了马车,没回三王府,也没去衙门,她在街上随意逛了两圈,却感觉到身后有人跟随,她沉了沉眸,走进一个小巷,躲在一边。

    果然下一秒,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尾随而来。

    柳蔚缓慢的走出去,直通的巷子里,一位梳着花苞头的小丫鬟,看到她突然出现,惊愕一下,又极快的稳住心神。

    “你是谁?”柳蔚慢慢朝她走去。

    小丫鬟紧张的站在原地,表情很是僵硬:“我……我是……”

    “是谁?”

    “我是相府婢女,我,我叫阅儿……”

    阅儿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柳蔚回忆一下,这才辨认出,这是相府柳丰失踪那晚,被当做凶手同党抓起来的其中一个府内丫鬟。

    那晚黑灯瞎火,她没看清楚,却记得那晚一个叫阅儿的丫鬟发烧,她还给那丫鬟吃了颗退烧丸。

    眼下再看着这人,神采奕奕的,气色也挺好,病应该是好全了。

    “你跟踪我作甚?”

    “不是不是。”阅儿忙说:“奴婢怎敢跟踪公子,只是……只是方才在街上偶遇,有一事,想求问公子,才,才……”

    “问我?”柳蔚挑眉:“你有何事要问我?”

    “是……是……”阅儿鼓起勇气,闭着眼睛,脱口而出:“是关于相府大小姐的!公子,公子您与我们大小姐长得实在相似!奴婢,奴婢想问问您,您是不是姓纪的?”

    柳蔚听到她前半句,脸色顿时一变,却在听到后半句,怔忪起来。

    “姓纪?”

    阅儿脑袋埋得很低:“公子恕罪,其实奴婢半个月之前在一品楼,便见过公子一面。当时惊觉先生与我家小姐如此相似,还曾……还曾有过不适的揣测,只是未免太过惊世骇俗,没敢深思,后奴婢一直挂念此事,便偷偷向府中老妈妈打听。打听到,大小姐生母姓纪,便想,公子是不是纪家哪位少爷?若是的话,奴婢有话要说,若不是,奴婢……奴婢便打扰了。”

    柳蔚眉头轻轻皱起,她沉默一下,道:“若我说是,你要与我说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