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8章:脑子有点毛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8章:脑子有点毛病

    柳蔚又恢复了安静,她看着远处一棵树上的珍珠,珍珠因为怎么也是只灾鸟,通常情况,不会跟着他们同出同进,它都是自己玩,但是离他们也不会太远。

    一叫,就会回来。

    这会儿柳蔚就叫了它一声。

    珍珠立刻飞过来,落在她肩膀上。

    柳蔚点点自己的手掌,珍珠又飞下来,在她手上站着,歪着脑袋看着她,似乎在问,主人你有什么不开心吗?

    柳蔚轻声道:“嗯,不开心。”

    珍珠“桀”了一声。

    柳蔚道:“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你知道吗?在这里,我的母亲也叫纪夏秋。”

    “桀!”珍珠立刻跳起来,显然纪夏秋这个名字,它也记得。

    珍珠突然嘶鸣,明香惜香吓了一跳,柳小黎也回头看一眼。

    柳蔚对小黎挥挥手,让小黎专心制药。

    柳小黎才又转过头,明香惜香继续守着伺候。

    柳蔚又对珍珠说;“你每天在天上,听到过什么消息吗?”

    “桀。”珍珠用脑袋蹭蹭她的手腕。

    柳蔚摸着它的小脑袋:“没关系,没听到算了,他们应该不在京都,否则我不可能一次没见过,你知道的,我有原主的记忆,但她也没见过他们。”

    实际上,原主的记忆中,连她生母都没出现过,所以柳蔚实在想不起古代的母亲,是不是也是那张一模一样的脸。

    “我觉得,相府的人肯定知道,不知道容棱什么时候能给我消息,不过他连纪家祖籍在哪儿都不知,也不知能不能查到,我又不能告诉他,让他从柳城开始查起,说了,不等于自爆身份……”

    柳蔚很纠结,珍珠“桀”了一声。

    柳蔚摸摸它的脑袋:“好,我不着急,慢慢等。”

    “桀。”珍珠又歪了歪头。

    这次,柳蔚笑了一下,说:“后来发现这位三王爷人还不错,至少现在,我们应该也算朋友。”

    “桀。”

    “我当然不会把小黎给他,小黎是我儿子!”

    “桀。”珍珠这次直接坐下来,整个身子倒在柳蔚手心。

    柳蔚将它捧着,笑意不觉更深:“我知道你也是我儿子,我们当了两辈子母子了。”

    “桀。”珍珠似乎很开心,叫声又高昂起来。

    柳蔚抱着珍珠,心情突然平静了点。

    躲在墙角暗处的两个黑衣男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压低声音问:“他到底是能听懂鸟说话,还是只是在自言自语?”

    “自言自语吧。”另一人说:“不过我觉得这柳先生怪怪的,虽然能力出众,但是好像脑子有点毛病。”

    “要不要跟都尉说一声,都尉跟他那么亲近,万一他哪天发起疯来,伤了都尉怎么办?”

    另一人摇头:“都尉的身手你还不知道,有人能轻易伤得了他吗?”

    “但这柳先生说身手也很好。”

    “细胳膊细腿的,花拳绣腿罢了。”

    两人的对话到此为止,院子里,珍珠倒在柳蔚怀里,小声的又“桀”了一声。

    “恩。”柳蔚漫不经心:“都是容棱的人,不用管,他们不会靠近。”

    自从上次跟月海郡主的事闹出来后,容棱虽然没问她细节,但她知道,他安排了人在她身边保护她。

    柳蔚不知容棱是找人看着她,别让她糊里糊涂得罪什么大人物,还是只是不放心她,监视她。

    但无论如何,柳蔚都觉得没所谓,而且有容棱这些人跟着,至少还可以避免另外的势力盯上她。

    比如相府,还有越国候府。

    今日之后,越国候府小公子未亡的消息肯定会传出去。

    那些死了孩子的府邸,必定会千方百计联系她,让她也去验一验,到时候风头太大,盯着她的人只会越来越多,所有,有几个保镖,也算是对那些人的警惕。

    在院子里折腾了一个下午,柳小黎只做出三颗成品的红血丸,药效有六七分左右,算是勉强及格。

    但是因此损失的药草,却不计其数。

    柳蔚叹了口气,深深的觉得,柳域给的三千两,可能等不到回曲江府就要没了。

    养孩子真是太费钱了。

    第二天,果然有几家高门,联系上了容棱。

    用早膳的时候,容棱是跑到西陇苑蹭饭的,管家明叔递过来几个帖子,都是私下邀请容棱与柳蔚去府中做客。

    一般能私下往三王府里递帖子的,官职都不低于二品。

    容棱看了一眼,自顾自的给柳小黎搅拌蛋羹,然后搁到小黎面前。

    柳小黎围着小兜兜吃饭,拿着小勺子,吃了一口蛋羹,慢吞吞的,大概不是很饿。

    等到早餐吃完,容棱才拿着几个帖子翻开看,看了一会儿,他抽出其中一张,递给柳蔚:“今天去此处。”

    柳蔚瞟了一眼,张府,骠骑将军。

    柳蔚挑挑眉:“你的熟人?”

    “我师兄。”

    师兄?容棱还是有师门的?

    柳蔚倒是没想到,她点点头,没所谓问:“他家也是把尸骨葬在自家的陵地里的?”

    “是。”

    柳蔚道:“再选一家能随时开棺的,上午一家,下午一家,抓紧时间。”

    容棱知道她想将所有尸体都看完,有些尸体其实已经过去两年了,加上腐陵散催化,骨头指不定都快化了,但怎么也是线索,能不丢就不丢。

    最后容棱定了两家,上午是骠骑将军张家,下午是秦国公林家。

    柳小黎今天被留在府里,柳蔚说回来之前,做不好五颗八成药效以上的,晚上不准他吃晚饭。

    柳小黎难得没有抱怨,很坚毅的答应,大概他也觉得,答应给人家治苦髓之毒的是他,这就是他的责任了,他很决然的担负起了这个责任。

    柳蔚到这会儿却是对那患毒之人有些好感了,毕竟也算是帮她激发了这臭小子的惰性。

    其实那中毒之人是谁,柳蔚也七七八八猜得到。

    越国候府有个病入膏肓的大公子,这几乎是街知巷闻的事,而便是在曲江府,柳蔚也听付子辰提过。

    无外乎就是越国候一生忠勇,驰骋沙场,可惜杀孽太重,子嗣不强,大公子出生就患病,十多年也没治好,可能活不过二十五岁。

    而小公子又出生不到两岁就丢了,生死不明。

    当时柳蔚就当付子辰唠叨,毕竟在自己面前,付子辰一直是个很多愁善感的话唠。

    而且付子辰说这话,显然是敬佩越国候一生正直,想让她有机会能去京都帮忙看一看他家大公子。

    但柳蔚对京都敬而远之,一辈子都不打算来,自然没放在心上。

    不过现在阴差阳错,她来了京城,小黎也遇到了这位严家大公子。

    说来还是缘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