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9章:容棱又多了一个优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9章:容棱又多了一个优点

    其实昨日当得知柳小黎将红血丸随便给别人的时候,柳蔚很是生气。而且她又在猜到百分之八十是给了越国候的大公子后,更是有些担心。

    不为其他的感到担心,只因为她的药方与这个朝代的药方并不相同。

    很多药方都是后世经过无数次研究更改而成的,那侯府大公子身边肯定有大夫,柳小黎一个陌生人给的药丸,对方必然会找人进行一番查验。

    一旦查验出来,这对于柳蔚来说又是一个大麻烦!

    所以柳蔚哪怕缺钱,也从来没想过把自己的药拿去贩卖,因为柳蔚深知怀璧其罪的道理。

    昨天她是急了一下,说话也比较欠考虑,反而还伤了儿子的心。

    今天回过神来,柳蔚觉得对方哪怕真的找人查验了,她也能想方设法的自圆其说回来。

    毕竟越国候府还有求于她,怎么也应该不会太过得罪她,况且她现在挂名还是挂在三王府上的。

    要想动她,首要先过容棱那一关。

    这么一想,柳蔚突然觉得容棱又多了一个很好的优点,能供她傍身,因此一整天,她都对容棱和颜悦色的。

    容棱也看出柳蔚对自己的态度好了不少,甚至偶尔还会故意对他笑笑。

    容棱觉得,柳蔚连出卖微笑色相这种事情此刻都对他做了,看来纪家的消息,她确实很着急。

    ……

    柳蔚于今日查了两家,与她设想的一样。

    早上张家那具孩童尸体,柳蔚能完全确定不是张府的二少爷,因为那具尸体的骨头有点问题。

    专业的人,仔细看便看得出从小就营养不良,而且手上先天有疾,小手指的骨头,是歪的,张府二少爷可没这些毛病。

    但是下去秦国公这家,柳蔚就不确定了。

    一来是没亲眼见过秦国公的孙少爷,二来尸骨显示这具体格也好,身体特征也好,好像没有什么是对不上的。

    不似别家孩童尸骨能看出问题,只需要询问家人便可确认。

    柳蔚不敢托大,老实说了。

    秦国公很失落,秦国公夫人也忍不住一直的掉泪。

    最后柳蔚把两具尸体带回衙门,和昨日的越国候尸体,一起进行骨检。

    这一番调查,还真让她查出些东西。

    这几具尸体,都是南方人。

    南北有些地质不同,养出的人,体格多数也稍有不同。

    在这个朝代,南方人身体偏矮小,北方的偏高大,虽然这几个孩子年纪都小,骨头也没长全,但是两相对比,再加上柳蔚亲自登门,又问了三家人一些问题,最后得出结论,这三具尸骨都出自南方。

    如此一来,秦国公又高兴了,因为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

    柳蔚也检查了他们的身体,发现秦国公与夫人,世子与世子夫人,也就是孙少爷的爷爷奶奶,爹爹娘亲,都是高大的骨骼。

    这样推算,孩子的骨骼就算再弱小,遗传因子摆着,怎么也不至于小成南方人的体格。

    于是婉转的推算,秦国公的尸体也不是孙少爷本人。

    秦国公府当即对柳蔚再三感谢,国公夫人与世子夫人也高兴,两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柳蔚作为女人,却不太明白女人的喜极而泣,所以全程都僵硬着。

    晚上回到西陇苑,柳小黎已经睡了,柳蔚看到桌上摆着的五颗成药,确定了一下药效,点点头,去隔壁房间看了看儿子。

    回来时,容棱坐在她房里。

    柳蔚走过去,没有惊讶,只是坐到他对面,问:“今晚就说?”

    “恩。”容棱倒了一杯茶,又给柳蔚倒了一杯。

    柳蔚拿出笔墨纸砚,摊开一张宣纸,对容棱比划起来:“首先,三具尸体来自南方,其次尸体多多少少,不是有过虐打,就是有过残疾的孩子,近几年来,南方哪里出过灾祸?”

    容棱思考一下,说道:“召州常年战祸,重州大旱三年,辽州三年前海震,丰州去年有大涝。”

    柳蔚倒是没惊讶容棱竟然记得这么清楚,只是沉默一下说:“丰州不是。召州,重州,辽州有可能。”

    “说来听听。”

    柳蔚看容棱一眼:“在民间,要想找这么多幼儿冒充京都贵眷的孩子,很容易,但是那凶手找的却都是身体有残疾的,或者女孩,或者从小经受虐打的,这种孩子,一个两个还好说,但要多了,肯定不好找。还要附和岁数、身形,更是不容易!”

    “所以他最好的方法,就是找那些闹饥荒的地方买人家不要的孩子,而一般卖孩子的,肯定要不卖家里有残疾的,要不卖女儿,要不卖家里不喜欢的,所以跟尸骨上的毛病就对上了。所以这些孩子出自召州,重州,辽州三个地方的可能性也就最大。”

    “丰州去年大涝,你觉得年纪不符?”

    “对,去年大涝,要卖也是灾祸之后,秦国公的家的孙少爷,入土都两年了,时间对不上。”

    容棱点点头,看柳蔚没喝茶,将茶杯往她那儿推了推。

    柳蔚看了一眼,端起来喝了一口。

    又说:“其实这个案子最大的问题,还是动机。孩子带走了,不是绑架,没有意图,还回来的是尸体却不是本人尸体?凶手行踪诡谲,蛛丝马迹都在南方,却千里迢迢跑到北方来作案,总是觉得不太符合逻辑,倒是有点像,故意寻仇。”

    容棱沉默下来,他显然也看出这点:“这方面排查过,锁定了几个目标,却都不是。”

    柳蔚吐了口气:“其实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容棱看着她。

    柳蔚摇头:“只是猜猜,我也没有根据。”

    “说吧。”

    柳蔚这才说:“破案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我现在的想法就有点大胆,我还是坚持寻仇一说,但是幕后凶手还回来的尸体,说是尸体,却是经过加工易容的,并非本人。这倒像是要故意麻痹什么人的眼睛。”

    “就像我刚才说的,那些孩子都是被人倒卖的穷苦孩子,而非良家子,还有……”

    柳蔚说到这里,便见容棱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眸子很深。

    “怎么了?”她问。

    “太大胆了。”容棱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