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0章:喂!别得寸进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0章:喂!别得寸进尺

    柳蔚叹了口气:“先静观其变。尸骨的事在京都已经宣扬开了,那凶手必然也知道他的把戏被人识穿,如果他幕后还有人,那人也该知道了,接下来,就等吧。”

    这个“等”的意思,两人都明白。

    便是等着凶手接下来的动作。

    第二天,柳蔚就感觉身边保护她的人,多了几倍,她知道是容棱安排的,也知道容棱在想什么,他是怕那凶手狗急跳墙,对她下手。

    只是安排这么多人,凶手想动手也找不到机会,岂不是将凶手拒之门外?

    今日柳小黎同样在府内自己制丹药,柳蔚也是上午下午各去一家看尸。

    今日的两具尸体破绽更多,但是实质的东西,却依然没有。

    接下来六七天,柳蔚将所有还回来的尸体,都看了,除了其中两具不确定外,其他的,都与之前的相同。

    而那两具不确定的人家,虽然紧张,但因为大多数都是假冒的尸体,他们也觉得自己家的是假冒的,只是跟自家的孩子本身太像了,加上现在只剩骨头了,便看不太出来。

    而等到柳蔚将所有尸体,在衙门一一检验过后,她总算找到了一个新的突破点。

    “侏儒症?”

    “对。”

    昏暗的衙门内堂,柳蔚指着那具经过药水泡制已经开始变红的尸体,说道:“侏儒症,又称矮小症,这种病症的人,天生孩童身体,无论是否成年,骨骼到了一定地方都不会增长,也就是十五六岁的人,长得像三四岁的孩子一般高。”

    站在容棱身侧的齐副将惊讶的问道:“世上还有这种病症?”

    “不多。”

    柳蔚说:“这具骨头,看实际年龄至少有十岁了,但因为患了侏儒症,只有三岁孩子高大,因此被用来凑数。”

    容棱沉吟一下,对齐副将道:“派人去召州,重州,辽州三地,巡查所有见过侏儒症的人。”

    “都尉,会不会太过大海捞针了?这么找,要找到……”

    “靠海的地方。”柳蔚打断齐副将的抱怨,突然说:“按靠海的村子找,这具尸体有风湿,这么小的年纪就有风湿,只会是生长在离海近的地方,去渔水村落找,辽州三年前不是海震吗?”

    “受灾的几处地方,挨着找,但凡有人见过听过侏儒症的,都仔细打听,问问他们,认不认识一个十岁的侏儒男孩,脸盘子较宽,额头高,后背有点坨,找到这孩子的父母,或是其他亲友,问清楚,孩子是卖给了谁,如果是不认识的人,就把画像画出来,实在不行,将人带回京都来,我亲自问!”

    齐副将这次不说话了,张着嘴,愣了半晌,才看向自家都尉大人。

    容棱对齐副将挥手:“按先生说的做。”

    齐副将应声,便先行离开。

    等到齐副将走了,内堂里只剩两人,柳蔚专心鼓捣着尸骨,打算做成标本,容棱在后突然道一句:“若真是辽州,此事,只怕不好善了。”

    柳蔚看容棱一眼:“都闹腾了三年了,你以为能够善了?”

    “不止。”

    柳蔚不解:“什么意思?”

    容棱看着她:“辽州,是权王的封地。”

    权王?

    柳蔚思索一下,觉得这称号有点耳熟,仔细一想,才想起来,倏地瞪大眼睛:“你十五皇叔?”

    当今皇上大位宝座来得不太光明。

    当年太子离奇死于强盗之手,作为四皇子的乾凌帝,驱逐了二皇子容时,登基为皇。

    随后二皇子病逝,乾凌帝将二皇子的府邸转赐给了容棱,也就是现在的三王府。

    可那位二皇子,当年却还有一个兄弟,便是权王容煌。

    容煌当年才三岁,皇上并未将容煌赶尽杀绝,而是把容煌与容煌的母妃送到了边海之地的辽州,算是对容煌格外开恩。

    如果这件混乱了京都整整三年的幼儿失踪案,真的与辽州的权王有关,那事情就好玩了。

    可别忘了,这里面,皇上的十六王爷也丢了,还有那么多朝中大员的亲属。

    若是这些人,都被捏在权王手里……

    那这权王是想做什么?

    当年皇上登基,如今转眼已是三十三年,那权王如今,有三十六了吧?三十六岁的容煌,这些年在他母妃的教养下,可否对这大位有过妄想?

    如果有,三十多年,他们山高皇帝远,又筹谋了多少?打算了多少?

    “我想起一件事。”柳蔚突然说。

    容棱看着她。

    柳蔚将手里的工作丢开,也不管尸骨了,随意擦了擦手,转身往外走。

    容棱跟上,却看她直接走出衙门大门。

    “去哪儿?”他问。

    “回府,有两本书我要看。”

    柳蔚在这个时候突然要看书,定不会是什么杂书,容棱牵起绑在旁边石柱的黑色大马风驰,翻身上马,对下方的柳蔚伸出手。

    柳蔚看着容棱的手,犹豫一下,还是牵起。

    男人一用力,她踩着马镫往上跃起,身子轻轻的落在容棱之后。

    容棱拉着她的手,顺势让她环过他的腰。

    柳蔚被容棱一个拉扯,身子往前一贴,前胸重重撞在男人的后背。

    “喂!别得寸进尺。”她沉声说。

    男人一笑,“驾”了一声,趋马疾驰!

    从京兆尹衙门到三王府,过不了多久,有马更是快。

    两人不到两刻钟便到了,下了马,柳蔚转头就往里面走,容棱将马绳丢给门口小厮,快步追上来。

    追上来容棱也不说话,就走在她身边。

    一路上,有不少下人与两人请安:“爷,公子。”

    柳蔚平时听着没什么,今日突然想起来,转头问:“他们怎么不叫我柳公子?单叫一个公子是不是不太好?”

    “怎么不好?”

    柳蔚看着容棱,半晌说:“也是,总比叫什么柳少好点。”

    容棱看着她,没说话。

    柳蔚来的第一天,容棱便吩咐明叔往后称他柳少,结果明香当晚叫了一次,便被柳蔚挡回去,说“我不是少爷,也不当谁的少爷,要不叫名字,要不叫公子,随便!”

    明香哪里敢叫他的名字,赶紧与明叔说了,明叔请示一番,这才断了容棱一心想给柳蔚冠上容姓的意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