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1章:不打算戳穿这层窗户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1章:不打算戳穿这层窗户纸

    明叔请示一番,这才断了容棱一心想给柳蔚冠上容姓的意图。

    不过容棱也没放弃,吩咐下面,称呼柳蔚的时候就叫公子,带了姓显得生分。

    明叔传达旨意后,这次柳蔚没说什么,大概她自己也没发觉。

    的确,柳蔚没发觉,不过今天发觉了。

    容棱觉得刚才在马上不该太过分,柳蔚嘴坏,又记仇,而且记仇的时候,脑子特别好使。

    就像现在。

    之后两人没说什么,到了西陇苑,远远地便看到里面在冒烟,柳蔚已经习惯了,知道那是儿子在炼丹。

    看到他们回来,柳小黎愣了一下,这段时间娘亲都是早出晚归,今天怎么这么早?

    小黎起身,叫了一声“爹”,音还没落下,柳蔚已经进了房间。

    柳小黎站在门外,手里拿着小锅铲,脸上脏兮兮的,鼻子下面还有圈黑灰,他眨眨眼,水汪汪的大眼睛,泛着迷糊。

    容棱走过去,摸摸小黎的头。

    柳小黎当即不管娘亲了,从锅里铲起来一颗药丸,喜滋滋的递给容棱:“容叔叔,我刚做的,你尝尝。”

    容棱:“……”

    柳小黎说着,笑的特别开心,好像做出了什么上好的美食。

    看容棱不动,小黎又补一句:“甜的。”

    容棱还是没动,只看看四周:“明香,惜香呢?”

    柳小黎摸摸鼻子,不说话。

    小黎不说容棱也知道。

    柳小黎炼丹的第三天,让明香惜香试药,两人回去拉了两天,后来还是靠柳蔚施针,才止住了腹泻,但是之后,却死活不肯在小公子炼药的时候去伺候了。

    这时,柳蔚在房间喊:“找到了。”

    容棱立刻道:“你爹叫我,自己玩。”

    说完,抬脚就走。

    柳小黎没唤住他,撇撇嘴,哼了一声,将药丸放进自己的小瓶子里,心里盘算着,要不明日去一趟越国候府,给那个坏人吃?

    三颗红血丸想必那个中了苦髓之毒的哥哥已经吃完了,他这儿新做的,十成药效的有五颗,八成药效的有九颗,六成左右的有十颗,他可以先拿一颗十成的,一颗八成的,三颗六成的给那个哥哥送去。

    顺便让把自己新研制的药丸,给那个坏人吃。

    这么一想,柳小黎又开心了,蹦蹦跳跳的,还哼歌。

    柳蔚在房中翻找一番,找出一本《怪至论》。

    从临安府的变异小虫开始,柳蔚便开始看关于南疆蛊虫的书,但南疆一派素来过于神秘,她哪怕想查,资料也始终有限。

    而这唯一一本记载蛊虫一术多一些的《怪至论》,更被她直接当做了床头书,每晚都要看一下。

    今日她要找这本书,却是因为另一个原因。

    她指着其中一行字,给容棱看:“虫蛊之门源于深海,早年有喻,孤岛之外,世外桃源,蛊女情深,灵归一魂……”

    容棱看着,眉头紧蹙。

    “这个地方是讲情蛊的,说南疆蛊女,痴情不渝,擅用情蛊捆住郎心,但是你看前面一句,虫蛊之门,源于深海。”

    “你是说……”容棱看着她,沉默。

    柳蔚道:“孤岛之外,世外桃源,若巫蛊一族是在岛上,辽州又地质靠海,你说,有没有可能,权王在辽州结识了巫蛊一族?”

    这种山野志论,当不得真,但如今所有疑点都指向辽州,看来,也并非意外。

    柳蔚看容棱不说话,便拿不准他的意思,只说:“至少现在有个可怀疑对象了,按照这个方向查,总有苗头。”

    容棱“嗯”了一声,又抬眸,看着她,说:“此事,不得泄漏。”

    “我明白。”

    权王如果对皇位真的有野心,那么这些年,权王远在辽州,但与京都的朝臣,必然不会没有关联。

    兵部,刑部,京兆尹,调查幼儿失踪案三年,没有一丝进展,这其中,会不会就有权王的爪牙,在故意从中捣乱?

    这种攀扯了大位的阴谋诡计,柳蔚一个小小八品仵作,知道了,并没好处,乱说,更是害人害己。

    就在这时,外面明香进来,传报说:“爷,公子,柳域,柳大人求见。”

    柳蔚恍惚一下,一提到柳家人,她就想到自己的母亲。

    “可递过拜帖?”

    明香摇头,道:“没有,就是突然来了,说要见爷。”说着,看向容棱。

    容棱沉默一下,道:“让他等着。”

    明香识趣的去回话。

    房间里,只剩容棱、柳蔚两人,容棱看着柳蔚微垂的眼睑,突然道:“纪家的事,我查到一些。”

    容棱这话说的突兀,柳蔚猛地抬起头,看向他。

    容棱道:“纪夏秋,是柳城的四姨娘。”

    柳蔚闻言,愣了一下。

    当初让容棱帮她调查时,柳蔚打了个心眼,她希望容棱能往纪家本家查,而非查到柳府头上,可她到底想得太天真了,容棱要查,自然从京都开始查,这样一查,查到柳家也不足为奇。

    “我要解释一下。”柳蔚叹了口气,道:“我不是柳城的儿子。”

    容棱看她一会儿,突然笑:“我知道。”

    柳蔚开始不自在,其实柳蔚知道,容棱应该是知道她是女儿身的,更或者,他早就确定了,她就是五年前,替他以身解毒那人。

    只是他需要她帮他破案,便不打算戳穿这层窗户纸。

    柳蔚自然也求之不得,哪怕是掩耳盗铃,她也要继续坚持自己就是男儿身。

    虽然这个坚持,有些无济于事。

    但是总好过剖开自己,让自己赤裸的站在他面前来得好吧。

    如今她说她不是柳城的儿子,容棱这句知道,显然又是在提醒她,他知道她不是柳城的儿子,而是柳城的女儿。

    柳蔚有点烦,到了这会儿,她看得出容棱是想等她给他一个坦白,他此时此刻想从她嘴里知道,她到底和柳家是什么关系。

    但柳蔚不想说。

    两人间陷入沉默,房间里安静异常。

    过了好半晌,柳蔚才抿了抿唇,盯着手中的书,才说道:“你帮我先查,其他别问。”

    容棱深深看柳蔚一眼,最后,还是没有勉强她。

    容棱很快出了院子,去见柳域。

    柳蔚看着容棱的背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