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3章:我想回相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3章:我想回相府

    柳蔚下意识的想避开点,又觉得动作太大,太刻意了,最后只是不满的皱眉:“挨这么近做什么?”

    那嫌弃的表情,与平时没有两样。

    容棱却突然倾身,荷尔蒙爆溢的靠到柳蔚的耳边,将呼吸打在她的耳垂上,小声说道:“有没有人与你说过,你装蒜的时候,耳根会红。”

    柳蔚几乎立刻摸了摸自己耳朵,没摸到耳朵的烫度,却听到容棱低沉的笑声,落尽她耳蜗里。

    柳蔚转眸,不满的瞪着他,知道自己被耍了!

    容棱已经退开一些,饭也不吃了,侧首看她,问道:“有何想说的,直接说吧,利用小黎绕来绕去,平白为难了他。”

    柳蔚的确是有些话想跟容棱说,还是关于纪家的,其中也涉及到相府,但是想到之前自己不尽不实,容棱大概不太高兴,她就没好意思光明正大的直说,打算让柳小黎在中间磨合一下。

    可儿子太笨,一点作用也没有,反而露馅了,害她反倒尴尬。

    原想糊弄过去,可容棱这会儿都摆出长谈的姿势了,柳蔚又懒得矫情。

    “关于我的事。”柳蔚开口,眼睛却盯着手里的茶杯,没看容棱:“我觉得你该知道的,多少也知道了,别的我也不想多说,我只是问你,能否跳过相府,直接查全国上下,姓纪的人……”

    “查不到。”

    柳蔚话未说完,容棱已经转过视线,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肉丝,慢条斯理的又说:“祖籍不知,姓名不知,曾出现的地点不知,全国上下,户部登记过的有近八亿人,未登记的尚未人知,你以为,翻录典籍,能从里面简单寻出?便是寻出了,天南地北,要跑遍全国去查,哪怕一年两年,只怕也没有成效。”

    柳蔚皱眉,沉默下来。

    容棱这才开始用膳。

    等到容棱用完膳,柳蔚才说:“若要从相府查,那……”

    “你担心什么?”容棱放下碗筷,不解的瞧着她:“你不说的,我莫非逼你?”

    柳蔚转首看向他,眉头依旧皱紧。

    容棱说道:“你不想我知,我知也不知,如此,还不满意?”

    柳蔚愣了一下,觉得现在这话再说下去,窗户纸不捅破也捅破了。

    “这个先放下。”最后,她只能这么道:“你之前说相府出事了,出了何事?”

    容棱又深深看柳蔚一眼,如他所言,没有逼她,顺着她转了话题:“柳府近日,接连失踪几名下仆。”

    柳蔚挑眉:“与幼儿案有关?”

    “失踪的,都是曾伺候柳丰的。”

    柳蔚重视起来:“柳府觉得,这些人的莫名失踪,是那凶手所为?”

    “不奇怪。”

    容棱道:“柳府孩子刚一失踪,镇格门便查出凶手捉人手法,紧接着京都相继传出假尸案,凶手自然以为他是在相府漏了马脚,才引发这一牵连,便将当时有可能看到他的人都抓了。”

    柳蔚抿着唇,手抵住唇瓣,思考着道:“如此看来,凶手有可能还在京都?”

    “要去看看吗?”容棱问。

    柳蔚沉吟:“去肯定要去,说不定能从蛛丝马迹查到更多东西,但是就这么去,大概不太好。”

    “嗯?”容棱看着她。

    柳蔚突然升起一个大胆的想法,她说:“凶手现在一定将注意力都集中在相府,但我一去,他的目光就会移到我身上,我倒是不怕他来找我,也不担心你能否抓到他,我只是怕,我们抓的太快,他还有其他同党,那么他一旦落网,那些不知身在何处的孩子又该怎么办?”

    她这个担心很合理,容棱也沉默下来。

    一个人,照顾不了那么多孩子,同党一定有,所以:“你不想抓他,只想救出孩子?”

    “抓肯定要抓,但救人比抓人重要。”若是之前只是一个相府五少爷,柳蔚还能拼一拼。

    但涉及到那么多小孩,她惟怕行差踏错,会害孩子枉死,也怕害那些好不容易找到希望的家人,又再次经受绝望。

    “你想怎么做?”容棱问他。

    柳蔚其实有个办法,但是……

    这个办法,对她来说,算是一箭双雕,只是中间却有些险阻。

    柳蔚没说话,容棱就这么看着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过了一会儿,明香来收拾桌子,柳小黎也洗漱好,跑过来找容棱玩。

    容棱陪小黎回房,帮小黎将之前未完成的木枪削好,柳小黎拿着成型的木枪,很兴奋的抱着睡。

    直到哄小黎睡着了,容棱才离开房间,回到柳蔚这儿,发现柳蔚还是同样的姿势坐在那儿,正在等他。

    他走过去,坐到她旁边。

    “容棱。”柳蔚叫他:“你说过不会逼我的,可算话。”

    容棱看着柳蔚,这是她第一次在这么心平气和的环境下,叫他名字。

    往常,不是容都尉,就是三王爷,柳蔚对的称呼,从未正经过。

    容棱点点头,声音很轻:“算话。”

    柳蔚这才看向容棱,道:“我想回相府。”

    柳蔚用了“回”这个字,容棱立刻注意到了。

    他没说话,目光平静,等着柳蔚继续说话。

    却不想,柳蔚低笑一声,自嘲道:“你果然知道了。”

    “我不会逼你。”容棱认为知不知道都无所谓。

    哪怕你都说出来,我也不会逼你。

    柳蔚也不知听没听出他的弦外音,只是转开视线,看着门外:“我与柳城是有点关系,我娘也的确是他的妾室。我觉得,不管是为了我娘,还是为了那个凶手,我都该回去一趟,不以柳先生的身份,以另一个。”

    容棱没问柳蔚以什么身份,其实早就猜到了,但是他还是不会问,除非她自己说。

    柳蔚听他没问,的确松了口气,她又说:“小黎已经露了脸,不能跟我一起回去,只能麻烦你了。”

    容棱沉眸:“小黎不会答应。”

    “不答应也没办法,我不会去太久,争取在最快时间回来。”

    容棱不说话了。

    柳蔚看向他,突然眯起眼睛警告:“别以为我不在了,就打我儿子主意,他永远是我儿子,跟你没关系!”

    容棱一笑。

    柳蔚哼了一声,又说:“有什么话要带给我,就告诉珍珠,让珍珠传给我。”

    “竹筒传书?”他挑眉。

    柳蔚摇头:“不用,你直接告诉它就行了,它会通知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