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5章:笑的恐怖极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5章:笑的恐怖极了

    可是,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

    柳蔚瞧见阅儿害怕,低垂着眉眼,吐了口气说:“很吓人吧?”

    阅儿还是不相信:“大……怎么会变成这样?”

    大小姐三个字,对着这张丑陋的脸,阅儿却怎么都叫不出口。

    柳蔚伸手触碰阅儿的手背,阅儿被吓得缩了一下!

    柳蔚握着阅儿的手,将阅儿拉到椅子边上,让阅儿坐下。

    阅儿小心的落座,而心里却早已一团乱麻。

    “我出了意外。”柳蔚坐到阅儿的对面,敛眉说道:“当初从府中逃走后,我躲到了郊外的寒山寺。”

    “寒山寺?”阅儿闻言惊呼一声:“那个四年前被火烧的……”

    阅儿话未说完,看着大小姐如今的模样,却是懂了:“小姐,你当时在寒山寺里……”

    “嗯。”柳蔚苦笑一记,仿佛在回忆:“记得曾经,你总说我的样貌好,比得了二小姐十分,却不想,如今只怕街边随便一个疯婆子,也要胜我千分。”

    “大小姐。”阅儿猛地抓住大小姐的手。

    感受到大小姐小手冰凉,阅儿用力搓搓,眼泪滑落下来:“小姐平安就好,女子容貌再重要,也不及性命重要。纪公子说过,只要找到大小姐定会好好待您,您跟他走,回去纪家,往后,总是有好日子过的。”

    “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柳蔚看着阅儿,眼中溢满柔光:“是你找到了表哥。”

    阅儿咬着唇摇头:“是小姐您有福气。”

    两主仆在房中说起话来,萱儿却等了许久,不见阅儿过来。

    萱儿有些不高兴,正在心里闷闷的骂着阅儿,却见身边两人走过,嘴里议论:“你说的可是真的?是相府的那位大小姐?只怕是听错了吧?”

    “哪里会错,我看那相府丫鬟鬼鬼祟祟的,以为她要偷东西,就跟着去看。结果到了门外,就听到里头说话,我听得一清二楚的!说的就是那个相府的大小姐,五年前逃婚,后无处可去,便躲在寒山寺里躲了整整一年,结果恰逢寒山寺的大火,毁了容貌,现在成了个半面鬼,还说好像有人来接她,明天就要离京了呢。”

    两人边说边走,眼看着走远了,萱儿连忙快步上去,抓住她们,问道:“两位姐姐,你们方才说的,可是相府大小姐?”

    两人看着这莫名其妙的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道:“我们什么都没说。”话落,甩开萱儿就要走。

    萱儿忙从袖子里掏出一锭银子,塞过去道:“好姐姐,您就与我说说吧。”

    女子掂量了一下银子分量,这才朝着萱儿耳朵道:“若离房里,你自己去看吧。”

    两人说完便走了,萱儿思忖着想了想,却没直接往后院走去,而是走到了大雄宝殿。

    而方才那两个女子走了几步,转头,果然见着萱儿已经匆匆离开,其中一个冷笑讽刺一声:“当真是那阅儿丫头的好姐妹。”

    另一人拍拍她的肩:“惜香,你真当谁都像咱们这样要好?”

    惜香笑了一下,又有些担心:“你说,柳公子这样能行吗?虽说贴了那个伤疤,但是公子毕竟不是相府大小姐,况且公子还是个男子,若是穿帮了可怎么好?”

    “不怕,那相府小姐都失踪五年了,当初才十五岁,现在都二十了,这么多年,也该稍稍变样了,再加上那个伤疤那么逼真,谁会使劲去看公子的眉眼?而且咱们公子穿女装又那么合适,不会有人发现的!”

    “但愿如此。”

    明香惜香完成了任务,便躲在人群中。

    而另一头,萱儿找到大雄宝殿,看到里头,老夫人,夫人,加上二小姐还在与大师畅谈佛偈。

    萱儿不敢打扰,只悄悄的叫了守在门口的杨嬷嬷与秦嬷嬷。

    两位嬷嬷看萱儿鬼鬼祟祟的,不悦的走来:“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了,贼头贼脑的!”

    萱儿讨好的拉着两位嬷嬷到一边,小心翼翼的将之前的事说了。

    尤其提到,“大小姐”三个字。

    两个嬷嬷皆是大惊,秦嬷嬷狞笑一声,冷哼道:“带我去看!”

    “等等。”杨嬷嬷拉住秦嬷嬷的手,谨慎道:“不若先禀明老夫人。”

    “是真是假都不知,现在禀明,不是扫了老夫人的兴致?先看了再来禀报,若真是大小姐,将人带来便是!”秦嬷嬷说着,又问萱儿:“你说有府中丫鬟与大小姐接头?是谁?”

    萱儿也不知是谁,但萱儿揣摩了一下,便道:“好像是阅儿,只是,奴婢也不能确定……”

    “这就说得通了!”秦嬷嬷却是明了:“阅儿那个贱胚子曾经就是跟着那人的!要说密会,也只有那贱胚子敢,前头五少爷失踪之事,让她逃脱了干系,这次,我看她怎么逃!”

    秦嬷嬷说着,便让萱儿带路。

    萱儿一想到若真是找到了大小姐,自己便是大功一件,顿时殷勤极了,忙说:“若离房,就在若离房。”

    杨嬷嬷沉思一下,只好快步跟上。

    若离房内,阅儿已经哭得快厥过去了。

    一听完大小姐这五年的遭遇,阅儿便心疼的不得了,一连嘴的说:“眼看这就熬出头了,大小姐跟着纪公子走,往后的日子就好过了,再不会有人欺负您了……”

    柳蔚被阅儿说着,也默默地抹起了泪来。

    阅儿顿时哭的又激动了!

    而就在这时,若离房的门被人敲响。

    两人均是抬起头,都有些紧张,最后还是柳蔚想到:“应该是小沙弥送茶来了,我先前让他端来。”

    阅儿这才松了口气,走过去开门。

    可门一开,看清门口的人是谁,阅儿顿时吓得四肢僵硬。

    秦嬷嬷看阅儿果然在房里,顿时斜着三角眼,笑的恐怖极了:“阅儿。”

    秦嬷嬷这一叫,阅儿顿时膝盖一软,险些摔倒。

    秦嬷嬷却看都不看阅儿,伸手将阅儿挥开,走进房内。

    房间里,柳蔚还坐在椅子上,她脸上的泪痕未干,见到进屋之人,忙拿起面纱往脸上盖。

    秦嬷嬷却先一步过去,将那面纱夺走!

    秦嬷嬷阴狠地勾起唇,说道:“这不是大小姐吗?老奴见过大小姐!大小姐,这是怎么了?脸怎么成这样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