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0章:好好呆在府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90章:好好呆在府里

    柳沁皱起眉:“不让人进去?那是想做什么?”

    烟梦摇摇头,却又说道:“那嬷嬷说,出来时听到老夫人叫大小姐跪下,估摸着这会儿,大小姐正在罚跪。”

    柳沁闻言笑了一下,又问:“夫人和二姐姐呢?”

    “好像回去了。”

    柳沁立刻道:“去主院!”

    柳月看了眼紧闭的院门,抿了抿唇,却到底随柳沁一起走了。

    而正院的正厅里,柳蔚的确跪在地上,老夫人坐与首座,手上握着一串佛珠,正一下一下漫不经心地转动着。

    老夫人转了几下佛珠,就看柳蔚一眼,嘴里念叨的经文断了,眼中的深意,也每看一眼便加深一分。

    又过了一会儿,外面杨嬷嬷来报,说是老爷已经回来了。

    再过了一会儿,柳蔚便听到外面大门声响,接着,一连串的脚步声,越行越近。

    回来的不止是柳城,还有柳域与柳琨,柳逸因为出外办货,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柳琨显然也是匆忙间收到消息的,回来时,便在门口遇见了大哥与父亲,才一道进来。

    三人一进来,便看到跪在大厅中央的柳蔚。

    柳蔚此时戴着面纱,眼睛有些红肿,显然是哭过的。柳蔚膝下没有垫垫子,身子瘦弱着,就这么跪在又凉又冷的地上,背脊挺得很直,一动没动。

    柳城脸色当即便不好,但他素来老成,并未失了仪态,只是先于老夫人请了安,才看向地上的女儿柳蔚。

    柳蔚适时的开口,但应该是方才哭久了,此时声音干哑,透着一股砂纸磨砺过的粗糙:“不孝女,见过父亲。”

    “孽障!”柳城骂了一句,却是忍了又忍,才没伸手打柳蔚。

    柳域、柳琨的脸色也不好。

    柳域是文臣,谦谦君子,倒是懂得克制,柳琨是武将,见状却一步上前,抓住柳蔚的衣领,将人拖起来,想要动手。

    柳城大喝一声:“你做什么!”

    柳域也忙按住柳琨的胳膊,说道:“二弟,冷静点,先放开她。”

    柳琨这才不情不愿的将柳蔚松开,但脸色却非常难看!

    要说这府中谁最恨柳蔚?不是老夫人,不是柳城,不是柳域,正是柳琨!

    柳琨少年得志,武状元出身,原本仕途良好,却因为柳蔚悔婚,闹至相府与七王爷不可调和,导致他当初原本有的晋升机会,因着七王爷的干涉,生生将机会流失!

    相府但凡在朝为官的,都因为一个柳蔚而落的不上不下的地步。

    柳城已经是丞相,而柳域是文臣,直属父亲柳城管辖,但他柳琨却是武将,管束他的人,恰恰就是七王党之人,这些年来,柳琨有过三次晋升机会,却都没有成功。

    同期友臣都说,相府得罪了七王爷,但凡当年的结不解开,他一辈子也就是个副将,再也上不去了。

    这些话柳琨听了五年,早已怒火中烧,气愤难平,到如今,见到罪魁祸首的柳蔚,他怎能不狂,怎能不疯?

    但到底,老夫人在前,又有父亲与大哥的干涉,柳琨没有打到柳蔚。

    但柳琨丢开柳蔚时,没有留手,将本就消瘦轻弱的女子砸在地上,只听“咚”的一声,柳蔚的手肘压到了地面,撞破了一块皮,很快便红肿了。

    柳蔚“唔”了一声,却没叫出声来,只是埋着头,倒在地上,眼泪又开始无声的流。

    老夫人皱皱眉,看向柳琨:“你先出去。”

    柳琨不服,正想说什么,柳域已经将柳琨往外推:“祖母叫你出去,你就去外面等,莫要惹祖母不快。”

    柳琨最后还是离开了。

    杨嬷嬷端来新茶,老夫人说道:“你们父子也冷静下来,先坐下。”

    柳城与柳域这次坐下。

    手边茶是新鲜的,柳域喝了一口,却喝不出什么味道。

    柳城直接动都没动,只看着柳蔚,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孽障,你可知你当年的作为,害的相府有多难堪?”

    柳蔚闭了闭眼,瘫在地上,苦笑一声:“父亲,您要打便打,要骂便骂,女儿已经这样,不在乎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当初之事,莫非你还对了不成?”听柳蔚这自暴自弃的语气,柳城顿时拍案而起,怒上眉梢。

    柳蔚看着父亲,没有在老夫人面前哭哭啼啼,只是冷着声音道:“那父亲不问女儿一声,便为女儿决定终生大事,父亲又对了吗?女儿哪怕如今成了这样,也未后悔一次。”

    柳蔚说着,哗啦一声解开脸上面纱。

    顿时,一张红白烧伤的可怖脸庞,露了出来。

    柳城一震,喉咙一噎,顿时说不出话来。

    柳域霍然起身,看着柳蔚的脸也怔忪了许久,才干涩的问道:“你……怎会这样?”

    柳蔚看着大哥,轻讽一笑:“大哥惊讶吗?其实没什么好惊讶的,这大概就是我不孝的报应。不过我不在乎了,我的一生如何都是毁了,嫁给七王爷也好,成如今这样人不人鬼不鬼也好,我都无所谓。此次回来,我只为见祖母一面,如今人见到了,父亲要杀了我,我无悔,要放我走,我便自甘离去,永不入京,一切,但凭父亲做主。”

    “你——”柳域想骂柳蔚几句,可看着柳蔚这张脸,又对上柳蔚不屈的眼神,到底没说什么。

    说来,柳域与柳蔚也不亲,他是嫡子,柳蔚是庶女,他们的关系,说难听点,也就是名义上算兄妹。

    实际上,他到现在连柳蔚到底长什么样子都忘了,因此,他并没有那么大的立场去斥责她。

    柳蔚看出了大哥柳域的态度,她转过头,又看向父亲柳城。

    柳城沉着眸,从柳蔚揭开面纱便没有说话,到如今,依旧沉默。

    柳蔚不知父亲是被自己的容貌吓到了,还是有什么其他思虑,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

    直到后来,老夫人放下佛珠,淡淡出声。

    “柳蔚先回怀月院住下,到底是柳府之女,既然回来了,便好好呆在府里。”

    柳蔚看了老夫人一眼,她知道老夫人会留下她。

    哪怕老夫人说,一切但凭柳城做主,但柳蔚就是知道,老夫人不会让她离开。

    老夫人是个多重视门楣的人,柳蔚很清楚!

    今日她回府之事,看到的人太多,想必过不了几日便会街知巷闻,到时候,各方势力必然会紧盯。

    很有可能,七王爷容溯也会上门一趟,到时若是她又不见了,给不了七王府一个交代,那曾经的矛盾,必然会再次升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