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4章:藏得好似还挺深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94章:藏得好似还挺深的

    柳月很难形容现在是什么心情,其实柳月还记得五年前的柳蔚是什么样子,柳蔚高傲、冷漠,因为年纪是姐妹中最大的。

    那时候柳月刚死了姨娘,想到同样死了姨娘的柳蔚,她便下意识地想亲近这位大姐姐。

    可是柳蔚不给她机会。

    柳月记得很清楚,当时她拿着自己绣得小荷包,笑眯眯的送给柳蔚,第二天,却看到那荷包别在了柳蔚身边丫鬟的腰上。

    那一刻柳月很尴尬,又很失望,一种被人背叛的感觉,令她再不肯靠近柳蔚一步。

    再后来,柳月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法,就更是对柳蔚敬而远之。

    原本彼此都是相安无事。

    直到柳蔚的婚事在府中掀起惊涛,再到柳蔚逃婚……

    其实那时候,柳月与其他人一样,觉得柳蔚真是够傻的,柳瑶想嫁给七王爷,都想疯了!

    而柳蔚竟然将这样的大好机会,生生推了。

    柳蔚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拒绝的是什么?哪怕只是七王爷的一个侧妃,她知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世人都说,七王爷是唯一与太子有一争之力的王爷。

    如果没有太子,那将来继承大统的必然是七王爷,哪怕他是个王爷,按理已经失去了皇位的继承权,但这个世间,本就是成王败寇。

    若是没有皇上,也没有太子,难道朝臣会让皇位空置?

    到那个时候,必然还是有人要登上这个位置,而这个人选,只有可能是七王爷!

    如果七王爷将来登基,那七王爷的侧妃,哪怕不能当个皇后,也是能当个贵妃的。

    贵妃身份,柳蔚有什么不满意的?

    柳月很想不通。

    这次,柳蔚突然回来,柳月觉得自己应该会看到一个对旧事后悔,又因为毁容,而变得自卑、阴暗,独来独往的女人。

    可柳月却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柳蔚,竟对婢女这样温柔。

    竟挽着袖子,修理搅箱。

    柳蔚身上,竟没有她所构想的任何负面情绪。

    柳蔚在笑。

    天啊,柳蔚竟然在笑。

    柳月一时很恍惚,直到看着眼前那戴着面纱的女子朝自己走来。

    身边碧蓉推了柳月一下,柳月才回过神来,一下子的,却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了。

    柳蔚站在柳月面前,眉眼弯弯的,哪怕看不到眼睛之下的容貌,却的确在笑,笑的很是柔和。

    “四妹妹?”柳蔚开口。

    柳月压制住晕眩的头脑,慢慢点头,唤了一句:“大姐姐。”随后,又补一句:“好久不见。”

    柳蔚看着柳月,眼中笑意未减,只抬起头,想摸柳月的头,而柳月却急忙避开。

    柳蔚手停在空中,最后还是放下,说道:“是好久不不见了,上次见你,你才这么高。”

    说着,柳蔚比了比自己胸前的位置。

    柳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反应太大了,这不像自己了,刚才那一刻竟然以为柳蔚要伤害她,便失了分寸。

    这会儿回过神来,柳月只好转移话题,把碧蓉手里的篮子接来,递过去:“一些小小心意,庆贺姐姐回家。”

    柳蔚拿过那个篮子,打开红布,看了看里面,是几样小绣缎。

    “谢谢。”柳蔚说。

    柳月看看四周,问道:“一眨眼都五年了,妹妹有些话想与姐姐说,不知可否找个安静的地方?”

    柳蔚挽着那篮子,一点不嫌自己动作土气,只说道:“我这儿到处乱糟糟的,还在收拾,也没有好地方招待你,不若就在那边吧。”

    柳蔚说着,指着不远处一块大石头,自己走过去,坐在石头上。

    柳月脸上佯装的镇定,到底还是崩裂了。

    但想到自己来的目的,柳月还是走了过去,却没有坐下。

    碧蓉掏出帕子,为四小姐在石头上擦了好几下,又拿了张干净的帕子垫上,这才退开。

    柳月如此坐下,对柳蔚道:“多年不见,姐姐倒是不拘小节了不少,以前,姐姐可是最爱干净的。”

    “当你连那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都过过了,便觉得,干净什么的,没那么重要了。”

    柳月挑眉:“姐姐这些年,吃了很多苦?”

    柳蔚看着她:“四妹妹以为,外面的日子是这么好过的?”

    “姐姐觉得不好过,为何早些不回来?”

    柳蔚不说话,只摸摸自己的脸。

    柳月看着柳蔚的面纱,眼神深了些:“听那些丫鬟乱嚼舌根子,还编排姐姐容颜毁了,姐姐,不是真的吧?”

    柳月这问的太直白,柳蔚一下笑了:“想看吗?”

    柳月沉默。

    柳蔚却已经掀开面纱一角,柳月透过那缝隙,看到里面红白狰狞的痕迹,眼睛倏地瞪大。

    柳蔚又把面纱盖回去,问道:“还要看吗?”

    柳月脸色白了几分,眼睑垂下来,过了很久,才问:“姐姐就因为伤了脸,不肯回来?”

    “还有什么面目回来。”柳蔚苦笑:“当初要走的是我,之后有什么后果,什么下场,也该我自己承担。”

    柳月没说话,似乎在心里缓了好一会儿,将刚才看到的可怖东西缓过去了,才又问道:“那姐姐现在,怎么又回来了?”

    “意外。”柳蔚双手撑在身后,身子往后仰了仰,看着碧蓝的天空,深吸口气:“被祖母发现,给带回来了。”

    柳月突然看向柳蔚:“那姐姐还想走吗?”

    这句话,有点超乎柳蔚的意料。

    柳蔚觉得柳月是来打探的没错,但是这会儿,柳蔚觉得自己似乎低估柳月的意思了。

    可还不等柳蔚回答,柳月又笑着道:“姐姐若是还敢走,便是父亲母亲答应,妹妹可也不答应了。”

    柳月说着,抓住柳蔚的手握在手里:“姐姐可知这些年,妹妹有多挂念你,多怕你在外头受罪。姐姐哪怕是为了妹妹,这次回来,可也得安安定定的,不得再离开了,可好?”

    柳蔚看着她,没有抽回自己的手,只是目光中带着些意味。

    “妹妹多虑了,便是我想走,也没那么容易了。”

    柳月点点头,似是欣慰:“那就好,相信老夫人,也定不会再让姐姐离开了。”

    之后,柳月又与柳蔚说了一些话,等到碧蓉来催,才起身离开。

    柳蔚看着柳月的背影,手摩挲着下巴,心里笑了起来。

    柳蔚知道这柳府的女人,个个都心思诡谲,却没想到,年纪最小的柳月,竟然也有一番别样心思。

    而且,看那味道,藏得好似还挺深的。

    这倒是有趣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