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6章:我爹一走你就要打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96章:我爹一走你就要打我

    小厮苦着脸道:“不吃饭,也不喝水,一听说柳公子离开了,便嚷着要找人,谁劝都没用。”

    容棱揉揉眉心,半晌才道:“晚些吃饭也可以,先哄着,我忙完自会回去看他。”

    容棱想得很简单,至少要小家伙哭累了再回去,现在回去,说什么小家伙也听不进去。

    小厮都要哭了,忙又说道:“小公子还跑到房顶上,在上面走来走去,走碎了好多瓦片,要是再这么折腾下去,屋子塌了还好说,就怕人摔下来……”

    小厮话未说完,容棱猛地起身,直接往外面走去。

    小厮急忙随后跟上,后面被晾着的七位副将面面相觑,最后一致看向齐副将。

    东营一队的岳副将说:“齐副将,我记得你好像与三王府一位丫鬟走得很近,你找个机会打听打听,了解了解,咱们这位小公子究竟是个什么脾性,哥几个也好有个准备。”

    齐副将冷眸看岳副将一眼,哼了一声,不说话。

    岳副将皱眉:“你这什么表情?不就是打听打听,你这不是举手之劳吗,有什么可不乐意的。”

    旁边的西营二队李副将拍拍岳副将的肩,摇头,压低声音说:“别提了,黄了。人家姑娘现在不搭理他了,说是连着好几天去王府求见,都被人姑娘赶了出来。”

    “啊?”岳副将张张嘴,看着齐副将满眼同情。

    齐副将心烦意乱的又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容棱赶回王府时,西陇苑里,可谓狼狈一片。

    院子里满地的瓦片,都是从房顶上被踩下来的,屋子里,有几个地方已经破了洞,隐隐遍布着灰尘。

    容棱一点不会怀疑,自己要是再晚些回来,这房子指不定真要塌了。

    看到容棱回来,明叔恍若见到了救世主一般,顶着一脑袋瓦灰,苦兮兮的跑过来,说道:“爷,您可劝劝小公子吧,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啊。”

    容棱没说话,身子却倏地腾起,上了屋顶,脚尖点着瓦片,将那还打算造反的小家伙给抱下来。

    柳小黎晃神的功夫,便被容叔叔带到了地上。

    小家伙不高兴,挣脱容棱的怀抱,就要继续胡闹!

    容棱按着小黎,声音有些冷:“再任性就打你。”

    柳小黎闻言一撇嘴,望着容棱,眼眶一下蓄满了眼泪泡泡:“我爹一走你就要打我,你是坏人!我不喜欢你!我要我爹,我要我爹……”

    小家伙边说边哭,眼睛也红了,鼻子也红了,哭的脖子都烫了。

    容棱到底不忍心,就将小黎抱起来,搂在怀里拍着小黎的背道:“乖,你爹很快回来。”

    “我要我爹……”柳小黎始终念叨着这四个字,刚开始声音很大,后来声音开始变调。

    明香着急的说:“小公子,不能再哭了,再哭就要哑嗓子了。”

    柳小黎一听,哭的更起劲了。

    容棱头疼欲裂,怎么哄也哄不住,最后只能问:“我陪着你,好吗?”

    柳小黎望着容棱,小嘴瘪着,还是说:“我要我爹。”

    “我陪着你,白日带你去衙门,晚上陪你睡,吃饭陪你吃,陪到你爹回来?”

    柳小黎吸吸鼻子,好像在判断容棱的话做不做准。

    他其实挺喜欢容叔叔的,只是比起外人,他还是更喜欢他的娘亲,骨肉亲情,哪怕娘亲平时懒散,不耐烦,总爱差遣他,没事儿还爱欺负他,但他就是想要娘亲。

    想了一会儿,小家伙将手环住容棱的脖子,黏糊糊的脸埋进容棱的脖子,哽咽着,小声问道:“我爹……真的不要我了吗?”

    容棱拍着孩子的背,轻哄道:“不会,你爹很快回来。”

    柳小黎不知信了没有,一声不吭,容棱却始终能听到,小黎小声的还在抽泣。

    实际上,前几日容棱就与柳蔚说过,她一走,小黎肯定不同意,但柳蔚告诉他,她会解决好。

    容棱当时信了。

    可原来,她的解决方法就是临走前留张纸条,让明香塞到他的早膳碟子下面,上面写着——我儿子就麻烦你了。

    真是个上佳的解决方法。

    然后,柳蔚这人就一走了之了。

    总之,在三王府翻天覆地,地动山摇时,柳蔚已经在怀月院甜甜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柳蔚起得很早,阅儿来给她梳头。

    梳了一半,前院来传话,说老夫人叫她过去。

    那传话的丫鬟说完,却没有走。

    阅儿尴尬极了,她当然知道规矩,通常这种跑腿丫鬟都是要打点的,不说给点散碎银子,哪怕是好看的帕子,或者劣质一点的钗子,也是要匀上一样的。

    可怀月院一穷二白,她们家小姐头上连个簪子都没有,又哪来的钱银打赏下人?

    阅儿正想跟那姐姐好生说说,说几句软话糊弄过去,柳蔚却斜瞥过来一眼,挑着眉问:“你还有事?”

    那丫鬟一愣,大概没想到这刚回府的大小姐这般不懂规矩,一下子却不知道怎么说。

    柳蔚道:“没事就去吧,我自会去老夫人那儿请安,不用你带路。”

    谁要给你带路了!丫鬟心里想着,又确定这位大小姐真的不打算给赏钱,顿时脸就垮下来了,轻轻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这才离开。

    等到人走了,阅儿愁心的说:“小姐,您这样不好,那位可是老夫人跟前的二等姑娘,咱们吃罪不起。”

    柳蔚透过铜镜看向阅儿,问道:“我得罪她了?”

    阅儿一噎,心想岂止得罪了,简直得罪透了。

    但想到如今院儿里的情况,阅儿又只能沉默下来。

    哪怕小姐不将人撵走,她去对付,也只能得罪了,拿不出赏钱,注定就揭不过去。

    阅儿不说了,继续给她家小姐梳头。

    柳蔚有些懒懒散散的,等到头发梳好了,上面却光秃秃的,连个木簪子都没有。

    阅儿顿时觉得好寒酸,想了想,把自己的簪子取下来,给小姐别上去,嘴里说道:“小姐,我这簪子是我姐姐给我的,也是老夫人赏赐的,小姐戴着虽然失了身份,但总好过什么都没有。”

    一个要戴丫鬟发簪的小姐,别说相府,哪怕整个京都城,只怕都没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