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7章:故意找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97章:故意找茬

    柳蔚心里好笑,却没有还回去。

    她回来相府是为了查案与探寻身世的,现在怀月院穷,她哪怕身上有钱,也不能拿出来用,那就只好从其他地方弄些银子来,总要把日子过下去。

    毕竟,她现在也是当大小姐的了,不能害自家院子里这些小丫头们一起跟着受罪。

    收拾好了,柳蔚便在阅儿的陪伺下,前往老夫人的孝慈院。

    孝慈院内。

    柳蔚还没进去,便听到里头莺莺燕燕的笑闹声传了出来。

    门口伺候的丫鬟看到戴着面纱的柳蔚过来,便伏了身,请了安:“奴婢见过大小姐,大小姐稍后,奴婢进去通禀一声。”

    那丫鬟进去后,没一会儿,就听里头的笑声停了。

    接着丫鬟出来,对柳蔚打起帘子:“大小姐请。”

    柳蔚走进去,便看到里头还挺热闹的,老夫人坐于首位,杨嬷嬷在老夫人身侧陪伴。

    下面的红木椅子上,一圈儿的坐了好些人,这些面孔有的柳蔚已经生疏了,有的却一眼看得出。

    其中柳瑶、柳沁、柳月也在,再下面的,柳蔚却记不太清,但大略是柳城的妾室们。

    柳沁昨日就想见柳蔚了,只是被吕氏敲打了一下,便褪了心思,打算莫要心急。

    今日见到柳蔚,柳沁很是好奇,尤其是柳蔚那张面纱几乎盖住了整张脸,令她更是对其“毁容”之说,充满期待。

    这么想着,柳沁就真的站起来,说道:“这是……大姐姐吗?”

    柳沁话音一出,仿佛打破了房中寂静。

    其中一个姨娘也迎上来,笑眯眯的道:“哟,是大小姐啊,这可都五年了,咱们大小姐都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那位姨娘说完,另一位也起身,上来拉住柳蔚的手,眼睛酸酸的说:“这好好的姑娘,怎么就走了这么多年,大小姐可知,你可吓死我们了,四少爷往年是最喜欢大姐姐的,您这一走,可让四少爷难受了好一阵子呢。”

    柳蔚这才认出来,这位拉着她手,生的美艳夺目的,正是四少爷柳谈的生母,木姨娘。

    而方才那个先说话的,则是柳沁的生母,钟姨娘。

    两位姨娘说的好听,其中木姨娘更是卯足了劲儿的拉着柳蔚话家常。

    柳蔚不说什么,心里却了然了。

    估摸姨娘是听到什么风声了,知道她这位大小姐是真的彻底回来了,要住在府里,便揣摩着柳城与老夫人估计还是疼爱她的心思,就自作主张的急忙上来巴结。

    木姨娘是柳谈的生母,柳府总共有五位少爷,前面三个,柳域,柳琨,柳逸,都是人中龙凤,一文一武一商,在京中风云的势。

    可木姨娘所生的四少爷柳谈,却文不成,武不就。

    柳蔚五年前还没走时,这位四少爷才十岁,但已经是个冲动冒失,不知长进的了。

    这会儿看木姨娘这个意思,估摸着这些年柳谈也没多少出位,依旧是个不温不火的庶子,所以木姨娘才这么热情的连她这个犯了大错,刚回府的大小姐也要应酬。

    果真是位慈母。

    钟姨娘看不太上木姨娘的饥不择食,与柳蔚说了两句,便回到了位子上。

    木姨娘也不好一个人拉着柳蔚说,只好放了柳蔚,也坐了回去。

    柳蔚这才得空,给老夫人请了安。

    老夫人浅淡的挥挥手,让柳蔚坐。

    柳蔚看着场中的空位置,走向柳瑶前面的位置。

    可路过柳瑶身边时,柳蔚看到柳瑶突然伸出来的脚,不禁在心中低笑,没有跨过那只脚,反倒直直的踩上去。

    柳蔚踩的位置刁钻,柳瑶顿时便觉得脚骨一阵钻心的疼,她猛地缩回自己的脚,站起来怒吼:“柳蔚你什么意思?”

    柳瑶这倏一出声,其他人都看向她。

    老夫人不耐的皱眉:“怎么了?”

    柳瑶一瘸一拐的走到老夫人身边,委屈的告状:“祖母,大姐姐故意踩我。”

    柳瑶说着,将裙角掀起来,果然看到柳瑶白色的内袜上有一个黑色的脚印,而那个位置,刚好是跗骨的位置,那儿被踩,的确脚上最疼的。

    老夫人脸色不悦,看向柳蔚。

    柳蔚微笑一下,看不清容貌的情况,那双眼睛,却格外的灵动:“二妹妹可不要胡说,我好好走我的路,妹妹的脚怎的就跑到我的足下了?”

    “难道你是说,我故意伸脚出来,让你踩吗!”柳瑶不依不饶的道。

    柳蔚看着她:“这可是二妹妹自己说的,我什么都没说。”

    “祖母,你看她!”柳瑶挽住老夫人的胳膊,小脸一片愤慨:“祖母您听听她说的什么话,这青天白日的,难道我还冤枉了她不成?大姐姐在外头五年,也不知道过的什么日子,接触的什么人,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一幅蛮不讲理的摸样?我能故意伸出脚去让她踩?我脑子又没病,我不知道疼吗?”

    柳瑶的话刚说完,柳沁也站起来道:“祖母,我瞧见了,二姐姐的脚好好放在椅子前,结果大姐姐走过时,突然踩二姐姐一脚……”

    柳沁话音一落,钟姨娘脸色便沉了一下。

    柳沁素来巴结柳瑶钟姨娘知道,但眼下老夫人在上,柳瑶故意找茬柳蔚,柳沁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搅的是哪门子浑水?

    钟姨娘是个谨慎的人,在府中循规蹈矩,又在老爷面前柔情似水,为的便是给这个女儿谋个好出路,奈何女儿不争气,总是做些吃力不讨好还引火烧身的事。

    令做母亲的无奈又烦恼!

    柳沁帮了柳瑶一把,还不做准,又转头对柳月道:“四妹妹,你也看到了吧?”

    柳瑶心中一喜,也看向柳月,等待柳月一同帮腔。

    老夫人也看向柳月,问道:“月儿,你看到了什么?”

    柳月起身,恭恭敬敬的屈了屈身,垂着头,温柔的启唇,却道:“回祖母,孙女什么都没看到。”

    “你——”柳沁眉头一皱,狠狠瞪向柳月。

    柳瑶也沉下脸,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柳蔚看向柳月,并不讶异柳月的不与为伍。

    从昨日的短暂交谈中,柳蔚已经知道,这个四妹妹,指不定是三位小姐中最为有主意的,心思深沉,又擅虚以为蛇,恐怕柳瑶柳沁加在一起,也不如柳月的一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