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0章:如此深远的利害关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0章:如此深远的利害关系

    柳蔚将书页翻到方才柳域看的那里,递给柳域,重新说道:“智才,贤才,学才,儒才,大哥认为,单有这四才,便能稳固江山,巩立朝堂?”

    “你要与我谈朝堂?”柳域盯着柳蔚,漆黑的眉宇,不觉间挑了起来。

    柳蔚眼角微翘:“不可以吗?”

    柳域没回答,只道:“朝堂风云,变幻莫测,你一小小女子能懂什么。”

    “我至少能懂,为何圣上,未将此书编入四书房。”

    柳域看向她,眼眸眯了一下:“哦?”

    柳蔚道:“先帝重文,李老先生依先帝之喜,著于此书。并非是为了什么天下大意,朝堂利弊,不过是尊了帝王心头所爱,趁势趋炎罢了。大哥将此书论为宝典,恪尽苦读,到头来思想被带歪了就算了,指不定长此以往,反而惹了当今圣上不悦。”

    柳域没说话,只盯着她。

    柳蔚继续道:“先帝爱文,现帝爱武,当今圣上英明果断,一手建立镇格门,不爱文才爱将才,大哥在圣上跟前当差,学的却是先帝心头那套爱,莫不是反其道而行?妹妹一介女子,多的不懂,却也知道圣上当初登基之初,废了多少文臣,以保持朝中文武之衡。大哥深谋远虑,思虑万千,莫非还不体其中意味?”

    柳域听柳蔚细细说完,再看那本《复才论》的封皮,顿时有种汗流浃背的感觉。

    他觉得心头有些烫,后背却发凉,一冷一热夹击,令他宛若炙烤,备受煎熬。

    柳域咽了口唾沫,眼神飘移一下,又认真的看向柳蔚。

    “这些话,是谁与你说的?”像柳蔚所言,一介女子,又哪里知道如此深远的利害关系。

    这些话,必然是有人教她的。

    柳蔚也不知说柳域小人之心好,还是歧视女性好,她只是淡淡道:“大哥想多了。”

    柳域凝起眸子:“柳蔚,不要在我这里耍花样,我可不是老夫人,对你尚有一分祖孙之情。”

    柳蔚微笑,眼睑轻和:“大哥有空担心我,不若担心担心五弟,我听说,五弟失踪了。”

    果然,一提到柳丰,柳域脸色就难看起来。

    柳蔚见状,又道:“我还听说,府中一些跟着五弟的下人也断断续续失踪了不少,我看这相府的防卫,倒是散漫,哪能让那凶徒来去自如,如无人之境呢。”

    柳域皱着眉瞪她一眼。

    柳蔚看柳域像是真要火了,低笑一声,不语了。

    没一会儿,便到了七王府。

    下了车,看着那巍峨高大的王府大门,柳蔚心中对比着,发现还是三王府的门口要高些,就连三王府门口的那对石狮子,都要威武许多!

    柳域的小厮去敲门,很快,大门打开,门房出来接客,亲自送柳域与柳蔚进了前厅。

    一路过去,柳蔚西下张望,柳域看不过眼,低沉斥责:“老实点,别到处乱看!”

    柳蔚笑着:“这么好看的园子,这么好看的花,不就是让人欣赏的,不让看还摆着做什么?”

    “你……”柳域倒是不知他这个长妹还是个牙尖嘴利的,顿时有些愠怒。

    两人一路到了前厅,门房将他们交给前厅的下人,便走了。

    下人将他们引进厅内,奉上茶水,道:“侍郎大人稍后,我们家王爷有些事给耽误了,这就过来。”

    柳域点头,他身边的小厮,塞了几两碎银子给那下人。

    下人道了句谢,这才退下。

    七王府的厅堂很大,周围的装饰透着一股大气磅礴,可排列上,又显得简单明快。

    柳蔚只看了两眼,便断定了这正与她只有一面之缘的七王爷,是个什么样的性格。

    喜爱大气之物的人,内里潜藏野心,而将明明蓬勃之物塑造成简单清爽之态的,那便说明,此人心中暗藏汹涌,却善于伪装,用简洁遮盖澎湃,令其看上去不那么打眼。

    柳蔚心里想着,看来这位七王爷,果然不止是单单想做个王爷这么简单。

    柳域看柳蔚一直东看西看,搁下茶杯,道了一句:“当初你若不那么任性,这里,便是你家了,还不由着你看?”

    柳蔚摇摇头:“我便是嫁过来,也只是个侧妃,哪里由得我想看哪里看哪里。”

    柳域眯眼:“你当初离开,是不满分位低了?”

    一个庶女,嫁给一个王爷为侧妃,她竟然还嫌低了?

    柳域一时不知说她是好高骛远好,还是胆大妄为好。

    柳蔚却不说了,当初别说是一个七王侧妃,便是一个正妃,一个皇后,她也不会做。

    她柳蔚,从来便不是将自己婚姻大事儿戏对待的人。

    柳域柳蔚等了足足一刻钟,也没看到七王爷出来。

    柳域脸色越发沉了,今日要说是柳蔚一个人来,七王爷不见也就不见了,可人是他柳域带来的,同朝为官,便是看在这个情分上,七王爷也不该如此冷待。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又过了一会儿,下人终于过来,道了句抱歉,说道:“侍郎大人,我家王爷那儿实在抽不开身,若是您有急事,不若就一道过去书房看看?”

    “书房?”柳域愣了一下,眉头皱起来:“书房还有什么人?”

    下人回道:“还有李公子,秦公子,方公子三位。”

    李君,秦徘,方若竹。

    这三个人,可是容溯身边关系最好的三位公侯之子。

    按理说,平时这三人,柳域是接近都不好接近,这会儿七王爷愿意给他做个中间人,他该感谢才对。

    可是他去,必然要带着柳蔚一起。

    柳蔚一介女子,他们都是男子,行走自然不便。

    下人还在等柳域,催促道:“侍郎大人若不便前往,王爷说,那便过两日再约吧。”

    这是逼着柳域非去不可了,毕竟这次,柳域就是带着柳蔚来负荆请罪的,哪里有择日再来的道理。

    柳域沉默一下,还是对下人道:“前头带路。”

    柳蔚在柳域身后,闻言冷笑一声,那笑声太过不加掩饰,柳域听得清清楚楚,顿时,脸有些涨红。

    但柳域在朝为官多年,哪怕有所尴尬,也能极快掩饰过去。

    柳域转头,对柳蔚道:“一会儿你便跟着我,莫要乱说话。”

    柳蔚不言不语,就这么看着柳域。

    柳域被她盯得不舒服,率先出了厅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