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1章:王爷,你冷落佳人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1章:王爷,你冷落佳人了

    从前厅到书房,距离不远,没过一会儿二人便到了。

    七王府的书房是在湖中心的小榭上方,四面环水,清风吹拂,透着一股凉爽通透之感。

    下人让他们在小廊下候着,便进去请示,再出来时,对他们拱了拱手:“侍郎大人,柳大小姐,里面请。”

    柳域与柳蔚走去,进入内室,过了两道门才看到房内的四人。

    四人皆是翩翩俊朗的公子哥,他们正在对弈,或者说,容溯正在跟一名身着青色长袍的清瘦男子对弈。

    另外两边的椅子旁,一边坐着柳蔚在艺雅阁见过一次的李君,一边,坐着一位红袍公子。

    柳域在见到四人时,表情便有些不好,他以为容溯有什么事耽搁这么久,原来,只是与好友对弈罢了。

    柳域目光沉了一下,却还是恭敬的行礼:“下官柳域,见过王爷!”话落,又对另外三人拱手:“李公子,秦公子,方公子。”

    容溯干净的指尖,夹着一颗黑子,他目光微抬,紧盯棋盘,薄唇紧抿,从鼻腔发出一个音:“嗯。”

    李君在容溯身侧,李君倒是抬了抬首,手中折扇摇晃,对柳域道:“柳大人来的不巧,方才等久了吧?”

    柳域摇头:“哪里。”

    李君笑着叹了口气:“恰逢今日若竹回京,咱们七王爷盼着与若竹对弈一局盼了快三个月了,怎么能容若竹就这么离开?”李君说着,又调笑的看了对面青衣公子一眼:“是吧若竹?”

    方若竹面色清冷,眼皮未抬,淡定的下了一颗白子,吃掉容溯一片黑子。

    容溯眉头微皱,眼眸又深了些。

    方若竹身后的红袍公子秦徘见状,端起茶杯,啄了一口,说道:“若竹,快些将黑子杀干净了,咱们好走,免得有人自己玩物丧志,还怪到你的头上。”

    李君苦笑的摊手:“你这是说我替王爷兜话了?”

    秦徘瞟李君一眼:“难道不是?”

    李君点点头:“我是我是,但你非要说得这么明吗?秦徘,我就怀疑你嘴这么坏,是怎么活到现在,还没被人打残废的?”

    “因为寻常人打不过他。”再次吃了容溯一片黑子的方若竹,面无表情地说道。

    李君揉眉:“成!你们是一伙的,我不跟你们说。”

    四人聊得兴致勃勃,显然已经将一旁的柳域给忘了。

    柳域尴尬极了,想出声提醒,却见容溯从头到尾都没给他一个正眼,又不好开口。

    倒是柳蔚,在后面站了一会儿,见几人下棋的专心下棋,观棋的专心观棋,像是约好的故意给他们晾着。

    柳蔚一笑,出声问向一旁的小厮:“有吃的吗?”

    她倏一出声,立刻引得房内一静。

    柳域反应过来,转头将她瞪着。

    柳蔚看着那小厮,可那小厮显然也愣住了,傻傻的看着她,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倒是李君扬着唇,满面笑意的问道:“这不早不晚的,柳大小姐,可是饿了?”

    柳蔚转首看着李君,淡淡的道:“没有,不过无聊,嘴里吃点东西,也好打发时间。”

    柳蔚说这话时,眼睛若有似无的瞟了容溯一眼。

    李君没想到柳蔚这样坦白,倒是一笑,推了推身边的容溯:“王爷,人家抱怨你冷落佳人了。”

    容溯捻着黑子,摩挲着棋子上头光滑的纹路,黑眸轻抬,瞧了柳蔚一眼。

    柳域见情势急转,有些担心,忍不住道:“舍妹无状,王爷海涵。”

    容溯视线很快转回,他将黑子落下,淡声吩咐下人:“拿两盘糕点来。”

    下人这才回神,应了声是,便出了书房,再回来时,不止端了几盘新鲜的糕点,还备上了热茶。

    柳蔚自来熟的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先喝了口茶,再拿着糕点开吃。

    李君笑意盎然的看着柳蔚,棋也不看了,就盯着她!

    柳蔚与这李君在艺雅阁对手过一次,对此人没甚好感,眼皮都不抬,慢吞吞的一边观棋,一边吃东西。

    柳域尴尬得不行,走到柳蔚身边,扯扯她的衣角。

    柳蔚看柳域一眼,拿起另一块糕点,递给柳域道:“大哥,你也想吃?”

    柳域:“……”

    “哈哈哈。”李君笑的前仰后合,捂着肚子,靠在椅背上摇头:“柳大小姐,果真名不虚传。”

    柳蔚依旧没看李君一眼,三两下吃完一块糕点,又拿另一块。

    这时,棋盘战局也将近到底,容溯下了一子,对面的方若竹几乎连思考都没有,白子一落,彻底将容溯棋盘上所剩无几的黑兵,吃个干净。

    秦徘见状,起身长吐了口气,似乎乏了,倦怠的用手中扇子,敲了方若竹肩膀一下:“走了!”

    清瘦男子面无表情的站起,随着秦徘离去,离开时,路过柳蔚身边却突然停住。

    秦徘走在前面,见方若竹停下,便也跟着停下。

    柳蔚手里还拿着糕点,摸样看着有些滑稽。

    方若竹看着柳蔚,突然弯腰,探着脖子,脸庞凑到柳蔚的脸颊边,动了动鼻尖。

    柳蔚没躲,却感觉到方若竹身上浅淡的薄荷的香气,索绕住自己。

    柳蔚好整以暇的问:“方公子干什么?”

    方若竹目光微敛,突然道:“芙蓉子,茜草叶,上神花……”

    柳蔚眼神一凛,随即,又松下来,笑着说:“方公子好鼻子,连小女子用什么皂角沐浴,都嗅出来了。”

    芙蓉子,茜草叶,上神花,这三样,的确是有清洁效果。并且索绕香气的草药,素来多被用以制作皂角,供认沐浴。

    但柳蔚身上用这三样,却不是沐浴。

    方若竹深深的看了柳蔚一眼,视线在柳蔚脸上徘徊,似乎想摘开她的面纱,一探究竟。

    柳蔚与方若竹对视,没有露一丝怯,心口却不禁被提了起来。

    两人对视了数秒,最后,还是方若竹先错开视线,不再说什么,从柳蔚身边走过。

    直到方若竹与秦徘一道离开书房,柳蔚才松了口气,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却思忖……芙蓉子,茜草叶,上神花,是她用以熬制脸上那块伤疤所用原材料的其中三样。

    已经过了三天了,疤痕都干了,这个方若竹,却这么轻易的便嗅了出来。

    要知道,她脸上的这东西,足用了十几种草药,这个方若竹是只闻出了三样,还是都闻出来了?

    柳蔚一时不免上心。

    ……

    本文关键词:宅斗,验尸,破案,溺宠,庶女,萌宝。所以没有宅斗肿么可能,女主不是透明体制,相府的女眷也不傻不呆的,碰面了不斗不符合常理与逻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