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2章:一分,却也是真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2章:一分,却也是真心

    “看来若竹对你,很有兴趣。”李君也从椅子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衣袍的褶皱,笑看着柳蔚:“他那冷冻一般的人,可甚少对什么提上心思的,柳大小姐,果然不俗。”

    柳蔚淡看了李君一眼,却实在提不起兴趣与这狐狸一般的男人虚以为蛇,她转开目光,看到容溯。

    容溯似乎对棋艺一门很是喜爱,竟然连棋子都自己收拾。

    等容溯将棋子收好,这才转身,黑冷的视线,一瞬不瞬的盯着对面的柳蔚。

    柳域上前一步,对容溯拱拱手:“王爷,今日下官前来,是为了……”

    柳域话还未说完,容溯已经扬起手,给打断了。

    柳域不得不闭嘴,神色却有些不安。

    果然,下一刻李君便说:“你来做什么,我们清楚。不过你妹妹来做什么,我们却不知了。柳大小姐此番前来,是为了给王爷一个交代?还是只来蹭蹭茶水,蹭蹭点心?”

    柳蔚淡笑一声,没看李君,只看着容溯:“柳蔚是来谢罪的。”

    小厮奉上新茶,容溯眉眼微垂的端起,舀了舀茶盖,啄了一口,没有说话。

    李君却道:“谢罪?你这摸样,可半点不像有罪之人该有的态度。”

    柳蔚这才好歹看李君一眼:“我态度真诚,有什么问题?”

    李君笑了,笑的揶揄:“真诚的人,会掩面视人?”

    李君也好,容溯也好,肯定早就听说她毁容一事,现在此言,不过是逼她公开容颜,羞辱一二罢了。

    柳域已经有些怒了,觉得自己已经做足了态度,可这位七王爷,却一丝面子也不给。

    容溯为难柳蔚是应该的,毕竟柳蔚对不起容溯在先,但现在,他这个兄长还在这里,他们是代表相府来的,七王爷此举,是真要与相府对峙到底了?

    李君看出柳域火了。

    却仍只是摇着扇子,看向柳蔚:“怎么,柳大小姐不敢吗?我可记得,曾经我们王爷是见了你便提出要娶你进门,想必不是花容月貌,也不遑多让了吧,那便揭开容颜,让在下也见识见识。”

    “李公子。”柳域皱紧了眉:“慎言!”

    李君摊摊手道:“既然侍郎大人与柳大小姐不是来谢罪的,那便送客。”

    “你——”柳域咬牙。

    柳蔚没做声,只是目光沉沉的低下眸。

    就在下人真的进来摆出送客姿态时,一直未说话的容溯,才搁下茶杯,慢慢道:“阿君,不得无礼。”

    李君笑而不语。

    柳域看向容溯,冷面拱手:“既然王爷不欢迎在下与舍妹,那便告辞了。”柳域说着,唤了柳蔚一声:“走。”

    柳蔚却坐在那里没动。

    柳域顿时面上无光,声音也严厉了些:“我说走!”

    柳蔚这才起身,却不是往门外走,而是走向李君。

    李君脸上的笑容依旧扬着,后背靠在红木椅背上,饶有兴致的瞧着柳蔚越走越近。

    待在李君跟前停住了,柳蔚才弯了弯腰,凑近了李君,抬手,搭在自己的鬓角边。

    李君挑了挑眉,笑道:“看来比起侍郎大人,柳大小姐,更急于求好啊。”

    “祸是我闯的,本就不该连累家里。”柳蔚说着,又靠近了李君一分:“不过李公子,你真的想看我的真容?”

    李君目光深了深:“你敢揭,我就敢……”

    他话音未落,柳蔚已经放下面纱,顿时,一张红白相间,坑坑洼洼,扭曲狰狞的半面丑疤,显露出来。

    “砰。”的一声,站在李君身后,捧着茶的下人,将茶杯摔碎了。

    下人回过神来,连忙跪在地上,磕头:“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没人理那下人。

    李君只是瞪大眼睛,紧紧的瞧着柳蔚的脸,大概靠的太近了,竟仿佛嗅到了那张脸上焦糊的味道,顿时,便觉得喉咙一痒,有些想吐。

    柳蔚却又凑近李君一分,一双眼眸又黑又亮,但配在这样一幅容貌上,却显得鲜外恐怖:“怎么样?满意了吗?”

    李君狠狠咬了咬舌尖,咽下了那几欲呕吐的恶心感,咬着牙说:“柳大小姐,胆色过人。”

    女儿家,但凡容貌有异的,无不是又自卑又怯懦,可这人却将她丑陋的容貌视作武器,攻击企图看她笑话之人的眼球。

    李君深受其害,他甚至觉得,一个人的脸若真的这么恶心,她又哪来的自信继续活下来?

    换做是他的话,不若死了算了!

    柳蔚看李君的确受到了惊吓,她直起身,顶着这样一张脸,走向容溯。

    容溯看着柳蔚靠近,漆黑的眼眸,深深凝起,却没露出害怕,或是一分厌恶的神色。

    不愧是能与太子比肩的人物,容溯的心态让柳蔚不得不高看一眼。

    “王爷今日故意做这些,不就是想讨回曾经的颜面?这样,我们明人不说暗话,王爷要如何才肯消了这口气?是要我顶着这张脸,去外面走一遭,告诉全京都的人,我柳蔚当初不嫁你是我瞎了眼,所以应有此报。还是要我现在下跪认罪,为你斟茶递水,或再磕几个头?”

    柳蔚说到最后,眼底的讥讽满的几乎溢出来,就仿佛容溯真要她做这些,就显得他容溯心胸狭隘,小肚鸡肠了。

    李君此时已经调整回来,也听出了柳蔚的话中之话,却一时不知说什么。

    容溯看着柳蔚,瞧着柳蔚丑陋恐怖的脸颊,这张脸里,已经没有半分曾经的颜色。

    还记得第一次见柳蔚时,是在相府花园,他与柳城在湖心小亭谈事,她带着丫鬟闯入,意识到有外男在,极快被带走,但那惊鸿一瞥,容溯却看到了她娇羞的容貌,可人的身段。

    那时候考虑到要将相府并于麾下,他提出联亲,并愿意纡尊降贵,以侧妃之位,迎娶相府庶长女。

    此事一度传为佳话,而他那一刻愿意娶柳蔚,虽说九分为了党派,一分,却也是真心。

    可万没想到,柳蔚竟敢逃婚!

    时隔多年,容溯早已忘了曾经的柳蔚,究竟长相如何,但再看到她,又是这样一副脸时,他竟突然就想起来了。

    再两相对比一下,容溯突然觉得很没意思。

    就好像,一个正常人,在欺负一个残疾人。

    说出去讨回的不是面子,而是更显他度量窄小。

    面对柳蔚讥讽冷嘲的眼神,容溯转开视线,看向柳域。

    柳域此刻也是一脸羞愤,显然柳蔚受辱,他作为兄长,又是同宗同源,一样感同身受。

    “往事已过,多究无意。”容溯说着,对下人吩咐道:“送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