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8章:柳蔚自己也吓坏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8章:柳蔚自己也吓坏了

    这一早上,就是几位女眷嘴皮子翻翻,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等到时辰差不多了,都要告辞,老夫人又把柳蔚留下。

    老夫人坐于高堂,柳蔚看着老夫人沉静的表情,知道老夫人唯独留下自己必然是要说昨日之事。

    可是老夫人手中捏着佛珠,却并没吭声,只是让杨嬷嬷抱着一叠书出来,才淡声道:“选秀在即,过几日你的几位妹妹便要进宫觐见皇后。到时候,要送上一两件亲手做的东西,你虽不去,但也准备准备,我替你带去。”

    柳蔚讶然一下,有些不解老夫人的意思。

    老夫人道:“你得罪了郡主,莫非还真以为躲着就没事了?回头皇后那里,我会替你周全,但这礼物,你得自个儿准备。”

    柳蔚看着那叠书:“祖母要孙女抄书?”

    “不是抄,是绣。”

    柳蔚瞪大眼睛。

    老夫人道:“你以往不是也会绣东西?虽说过了几年,但手上功夫想必也没怎么生疏。这些佛经都是皇后平日念诵的,你找上一本,绣一段佛偈,全算是心意。”

    柳蔚脸上的镇定有点维持不住了。

    上辈子加上这辈子,顶多就是缝缝扣子,可不会绣什么花,更别说绣字了,一听就很难!

    虽然记忆中原主绣东西的画面还在,但知道不等于会,这玩意儿是熟能生巧的,没绣过怎么巧?

    柳蔚一下说不出话来,杨嬷嬷的一叠书却已交给了阅儿。

    老夫人又与柳蔚说了几句,都是绣工上面的叮咛。

    柳蔚离开时,外面金氏果然在等,罗氏已经不在了。

    柳蔚往外面走,金氏赶紧跟上。

    等到出了老夫人的孝慈院,走到了花园中,金氏才笑看着柳蔚说:“大小姐可是在烦恼什么?”

    柳蔚脸上僵了一下:“三嫂。”

    金氏似笑非笑的看着柳蔚:“你叫我什么?”

    柳蔚眼皮跳了一下,别开视线。

    金氏盯着柳蔚脸上的面纱:“既然大小姐叫我一声三嫂,那你的容貌,总要让做嫂嫂的看看。”

    柳蔚后退一步:“我面容有异,怕吓着嫂子。”

    “你吓不住我,再难看的脸我也见过。”

    柳蔚还是不同意。

    金氏却猛地伸手过来抓。

    柳蔚赶紧躲,两人在花园里竟一来一往的追逐起来。

    阅儿见状,吓了一大跳,想上去询问怎么了,却被金氏的丫鬟浮生抓住:“主子们的事,咱们做奴婢的还是不要搀和的好。”

    “好像打起来了?”阅儿很不安。

    浮生却说:“我们家夫人最爱开玩笑,许是与大小姐说笑呢,你一上去,平白的倒是显得唐突了。”

    阅儿听浮生这么说,心虽然未定,但也的确不敢上去搅合了。

    而前头,柳蔚实在被磨得没办法了,最后只能停下来:“好了好了。”

    金氏也累得气喘吁吁,停了下来叉着腰。

    柳蔚上前一步,拉住金氏的手。

    金氏一把甩开:“少来!要不是付大哥写信与我,我还不知你来了京都!来了京都不找我也罢了,竟连回到相府也不找我!”

    柳蔚被骂得有些受不住:“这里人来人往,回我那儿说。”

    金氏哼了一声:“有浮生在,有没有人靠近我还不知道?”

    柳蔚被弄得实在没办法:“我回相府是有事要办,你嫁给柳逸了,我怕你为难。”

    “柳逸是柳逸!你是你!”

    柳蔚头疼:“南芸,你听我说……”

    “好,你说啊。”金南芸扬着下巴,一脸不死不休的表情。

    柳蔚觉得不止头疼,胃都疼了。

    最后,柳蔚还是磨着金南芸去了怀月院。

    将丫鬟们都打发了,院门紧闭,柳蔚才卸下脸上面纱,坐在椅子上道:“我这次回来,真的有事。”

    金南芸看着柳蔚的脸,上前仔细瞧,很惊奇:“还挺逼真,想必我那老狐狸公公也看不出来。”

    柳蔚拍开她想戳伤疤的手:“别戳坏了。”

    “这么容易坏?”金南芸说着,还是收回了手,却又扬着下巴问:“究竟怎么回事?你可知是为了你,我才特地赶回来的。”

    柳蔚没说话。

    金南芸家里世代经商,从小见识那些南北货物,自有远见,柳逸能短短几年将生意越做越大,未尝不是这个贤内助在后头帮忙的结果。

    而这次回府,柳蔚的确是以为不会那么快见到金南芸的,谁知道,金南芸竟然提前回来了,并且一眼就认出了自己。

    “当初与你相识,你只说与柳逸算是远亲。柳蔚,你是柳府大小姐,往日为何不告诉我?我那次写信给你,说你与柳逸的妹妹同名同姓,你还说是因为你们出生的日子差不多,按照族谱排名的时候,排重了!但因为你分支偏远,也没人在意你叫什么名字,便不了了之,我那时候,还就信了,你这样哄骗我?”

    柳蔚的确有些心虚。

    柳蔚与金南芸相识时,是柳蔚刚到曲江府,那时候金南芸与其姐姐金南翩随金夫人回母家探亲,路过山道,遇到劫匪。

    柳蔚当时路见不平。

    之后肚子作痛严重,金家见她身体不适,带回去后找来大夫把脉,当场把出她怀孕已有三个月!

    柳蔚自己也吓坏了。

    自己就是学医的,知道怀孕初期的各种反应,而这些反应的确都没在自己身上应验过。

    从京都一路到江南,长途跋涉,心惊胆颤,生理期到没到,逃跑中的柳蔚哪有心思多加在意?

    总之,她就是中招了!

    考虑到安胎的问题,善良的金夫人说什么也不让她离开。

    柳蔚只好妥协,在金府蹭吃蹭喝了几个月,与金南翩、金南芸成了好友。

    不过在预产期之前,她还是不告而别,自己寻了地方,诞下小黎。

    只是时过两年后,她与金南芸再次相遇,当时金南芸已经许配给了柳逸,正去街上置办嫁妆。

    而柳蔚已成了曲江府仵作,去那家布庄做衣服。

    结果这次相遇,她因有工作在身逃无可逃,就彻底甩不掉金南芸了。

    与跟付子辰相交不同,付子辰是男人,不会多嘴多舌,而且付子辰孤身在外,府中也没嚼舌头根的人。

    但是金家府中旁节却诸多,人事更乱,柳蔚不愿走得太近,怕人多口杂,到时候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金南芸亲事已定,夫君是丞相之子,娘家很重视,金南芸少女心情,拉着柳蔚便时常说些畅想未来的话,还问她姓柳,也是从京都来的,是不是柳家的什么亲戚?

    柳蔚承认自己是柳府远亲,但是与本家关系不好,所以让金南芸嫁过去后,不要乱说话。

    金南芸嫁到柳府的第二年,就写信回来问她,是不是柳家大小姐?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