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10章:让珍珠叫容棱晚上来一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10章:让珍珠叫容棱晚上来一趟

    如今来了京都,柳蔚原打算等幼儿失踪案告破后,离京前再联系金南芸见一面,却不想,回了相府,两人在府中相认了。

    金南芸年轻,就算落了孩子,调养合适也不会影响再要孩子,柳蔚对这件事本没有太多想法,可是方才金南芸这样躲躲闪闪,不免让人上心。

    有什么是需要隐瞒的?

    难道那孩子,不是因为第一次怀孕疏忽大意而掉?是有什么别的缘由?

    柳蔚这么想着,便招来阅儿。

    阅儿之前被浮生打发离开,这会儿回来,看三少奶奶已经走了,又见自己小姐脸色不好,不免有些不安:“小姐?”

    “你在府中日子久,可知道三少奶奶的事?”

    阅儿愣了一下,虽然心中狐疑,还是恍惚道:“奴婢在外院做事,三少奶奶乃是内院主子,加之又不常住相府,三少奶奶的事,奴婢哪里知道?”

    金南芸的确不常住在府里,柳逸是商人,家里时常会有商人朋友来往,为怕影响相府门楣,柳逸与金南芸大多时候都住在外面的另一栋宅子里,平日很少回相府。

    柳蔚问:“三嫂嫁给我三哥几年,可有孩子?”

    说到这个,阅儿就唏嘘:“之前是怀上了,后来不足三月便给掉了,之后,便没消息了。”

    “怎么掉的?”

    阅儿知无不言:“这个奴婢也是听人谣传的,是真是假,却不清楚,外头都说,那孩子掉,是因着三少爷府中那位游姑娘。”

    “嗯?”

    这个柳蔚还是头一次听说:“说明白些。”

    阅儿道:“那游姑娘是三少爷两年前出外办货带回来的,据说是家里遭了祸,让三少爷撞上,便给救下了。原在府中暂住,但身份却不太清楚,说是借住的娇客吧,偏又做些下人们做的事,说是要纳进门的姨娘吧,偏又住在远远的客院,离三少爷十万八千里……”

    说到这儿,阅儿压低了声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那游姑娘现在还住在府里呢。”

    柳蔚挑眉:“现在还在?”

    “可不是吗,奴婢听说,三少奶奶原要做主,要不就把那游姑娘给三少爷纳进房算了,但三少爷不同意,还说三少奶奶多想了。还闹过一阵子,连相府这边的云姨娘都惊动了,老夫人也出面问过三少爷,说是要不要收那游姑娘进房?三少爷死活说不要,三少奶奶就说,那不要,你让一个大姑娘无名无份的住在你府里,又像什么样子,外面乱传,不是毁人家姑娘的清白?”

    “三少爷却说,他答应了要替游姑娘找家人,便不能失信,他与游姑娘就是普通的男女友人,不带半点那方面的意思。”

    柳蔚突然笑了一下:“后来呢?”

    阅儿叹了口气:“后来没多久,就传出三少奶奶怀孕的消息,但是听说有一次吃坏了东西,孩子掉了,而那天听说进入过厨房的人就有那位游姑娘,但那游姑娘说进厨房是给自己熬红枣粥,没碰三少奶奶的炖品。”

    柳蔚沉思下来,一直觉得金南芸心高气傲,聪慧敏锐,又从小受母亲姐姐教导,哪怕远嫁到京都这样的地方,应当也有一套自己的保命法子,轻易不会让人欺负了去。

    万没想到,竟已经受过了委屈!

    “此事之后,三嫂的态度如何?”柳蔚问。

    阅儿回忆一下:“三少奶奶说,是自己不小心,那次之后,三少奶奶再未怀过。”

    柳蔚已经明了了。

    金南芸不怀,定不是顾忌再被人迫害,而是根本不想怀。

    柳逸,到底伤金南芸的心了。

    将阅儿打发走,柳蔚回到房间,关上房门,便看到桌上的香囊和药材。

    柳蔚走过去将那香囊拿起,放到鼻尖嗅了嗅,嗅到里头的葵花香气,便索性将这香囊别在了腰间。

    柳蔚素来不喜花香,唯独葵花香气淡漠,并不排斥。

    别好了香囊,柳蔚又看向那颗不大的褐色药材。

    此药名唤“逐寒”,是一种生长在深北之处的植物果实,这种植物并不罕有,但凡北方悬崖峭壁之处,多多少少都长一些,但是采摘回来,再加以研制,却是比较费工夫的。

    逐寒药性偏冷,是一种抵制燥火之药,药用价值很高,最常用的,是用在抑制肝火旺盛,火入心扉等药方上。

    但逐寒还有一个偏门的药效,它能封寒。

    封寒,顾名思义,便是将寒气封锁住,北方之人,喜用逐寒研制药浆,在冰冷之地让尸体浸泡药浆中三日三夜,其后,至少十日,能保尸体在烈日之下不受腐烂。

    在柳蔚看来,这药就相当于古代的冷冻库,只是一颗逐寒,药性有限,要想将一具尸体,完完整整的冻结起来,至少需要成百上千颗。

    这在夏日,一般是棺材铺的人购买最多,柳蔚曾经也想过或许可以用逐寒配置出一种保留尸体内脏不腐的药物,可惜最后因为其他配药太过庞杂而且所需实验经费太大,中途放弃了。

    不过她没研制出来,别人却研制出了。

    改版的腐陵散。

    逐寒在改版的腐陵散中扮演的角色,便是配合其他腐蚀性药物,暂时的冻结尸体表面。

    尸体被腐陵散浸泡后,该是立刻加速腐烂,但偏偏其中有一味逐寒,它给尸体盖上一层寒冰似的表皮,让尸体至少保数天不烂,但数天后,加速腐烂的程度,却又一次加倍。

    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小孩尸体被送回来,停灵三天时,尸体没有任何问题,也无人发现任何不妥,但三日一过,一旦下葬入土,立刻从皮到骨,腐烂得再无人样。

    柳蔚其实有些佩服那背后的凶手。

    这么多花样,想必凶手的药剂师才华该是顶级的,若是没有她的干涉,对方这些小心思,大略是无人发现的。

    只是偏偏,她搅了这局,那么这局中之人,又要什么时候才会找上她呢?

    柳蔚一下子有些期待了。

    既然找到了新的线索,柳蔚自然要联系容棱。

    目前柳蔚有三个想法。

    第一,偷偷回三王府一趟,将消息带回去,只是这样会比较麻烦,尤其是她要是被小黎发现了,就别再想走了。

    第二,让珍珠跑腿,但是珍珠描述能力有限,这么多信息,它恐怕无法完完整整的带给容棱,并且要让珍珠传递消息,需要小黎在场,容棱可听不懂珍珠在叫什么东西。

    第三,让容棱自己来一趟。

    柳蔚斟酌再三后,觉得,还是第三个方法省时省力。

    她给珍珠传了话,让珍珠叫容棱晚上来一趟。

    珍珠满口答应的离开,然后……

    下午……

    申时。

    怀月院中院门紧闭,柳蔚看着屋内那端坐在椅上,干净修长的手指捻捏瞧玩着逐寒的男子,开口说道:“我不是说,要你晚上过来?”

    容棱脸部轮廓的冷硬线条勾勒出他精致的五官,看上去十分难以接近,此时掀了掀眼皮,瞧向她:“不是说有要事?”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